听到了叶凌月焦急的声音在耳边盘旋。

“老大,你放心,只是吞噬了太多的火焰,身体出了负荷。但这些天火,对我的修炼有好处,只是接下来的一切,就要靠你一人承受了。打破镜术的唯一法子,就是找到镜音的真身藏匿在哪一面镜子里,将其打败。镜术就会犹如水月镜花,不攻自破了。”

小乌丫冲着叶凌月勉强笑了笑,小脑袋有气无力,靠挨了叶凌月的手背上,昏睡过去。

“混账东西,那小雏鸟居然继承了朱雀古族‘噬火’之能。不过,我就不信,躲过了这一次,你还能躲过其他六次!”

眼看叶凌月再次躲过了镜术的模拟攻击,余下的六面镜中,六个冬弥琴香恨得咬牙切齿。

所谓镜术也不是无穷无尽可以使用的。

当年在三十三天时,镜音可以使用六次。

几千年过去了,镜音也不过是只能使用八次而已。

虽然只是八次镜术的机会,可是其威力非比寻常,即便是在三十三天,除去极少数的佛门大能,鲜少有人可以打破镜音的镜术。

早前镜音甚至以为,只要一次镜术,就可以击溃叶凌月。

叶凌月将小乌丫小心翼翼放进了怀里,她抬起了头来,环顾着四周六面镜子里的冬弥琴香,或者说是天兽镜音。

小乌丫说过,只要找到镜音的真身,将其击溃,镜术就会随之化解。

若是攻击到了假的镜音,镜术就会将攻击反弹。

但若是能够找到真正的镜音,攻击就不会被反弹。

当年,不死冥凰就是不慎中了镜音的奸计,判断失误,才会被其打败。

只是,说来容易,找起来困难。

眼前的六面镜子里的人,说话度,就连眼神头都没有差别。

怎么去区分,哪一些是镜相,哪一个是镜音。

六分之一的机会,叶凌月可没有把握,像早前那样,将镜术一一化解。

所以,她只有一次机会,必须一击命中。

“怎么不敢再攻击了?我谅你也没有保命的其他招数了。”

镜音见叶凌月不再攻击,嘴上不断挑衅着。

镜术虽好,能攻能防,但也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攻击只能由镜音本尊才能激,其余的攻击只能靠对方的攻击来反射。

所以,除非镜音有把握一击必杀了叶凌月,否则,她也不敢贸然动手,免得暴露了自己行踪。

可叶凌月偏是不肯出手。

这让镜音很是焦躁。

叶凌月也不理会六个相同的声音,在耳边叽叽喳喳个没完。

她索性盘腿坐下,打量着六面镜子。

“没用的,你根本不可能看出任何破绽来。”

镜子里,冬弥秦香香又是各种冷嘲热讽。

小乌丫说,必须找出真正的冬弥琴香,只要将其击溃,就能获胜,只是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冬弥琴香。

“不死冥凰告诉你,只要找到真正的我,就能获胜吧。没用的,用肉眼,根本没有人可以现我的真身。”

六个冬弥琴香一脸的骄傲。

每张嘴脸,都是一样的。

用肉眼没法子辨别哪一个是真正的。

那若是不用肉眼的话,是不是就能看清了?

叶凌月在心底暗想道。

想到了这里,叶凌月就闭上了眼,六面镜子紧接着就消失了。

镜中,天兽镜音也眯起了眼来,她嘴角弯起了一个微乎其微的弧度。

闭眼又如何,除非是佛门大能,开了心眼,否则,依旧是不可能辨认出她的真身来。

佛门之中,哪怕是地位最高的千佛宗内,开了心眼的大能,也至少是五六百岁。

这黄毛丫头,看上去充其量不过二十来岁,怎么可能开了心眼。

镜音不断出言挑衅着叶凌月,试图干扰叶凌月的思绪。

叶凌月闭着眼,封闭了五感六识。

她感觉自己恍如置身在了天地之间,周遭的一切,都变得安静无比。

脑海中,只有六面镜子和六个冬弥琴香。

叶凌月试着用佛力去区分,没有任何作用。

她又试着用神念之力,依旧是毫无破绽。

到了最后,叶凌月甚至动用了神机符,可即便是在十大天符之一的神机符的帮助下,叶凌月也什么都看不清。

具体的缘由,恐怕是因为神机符只能看到比自己修为略高的人的究竟,像是镜音这样的天外来客,已经出了神机符的洞察范围之内了。

连最后的法子都试过了,却依旧没有结果。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了。

转眼之间,叶凌月已经在里面困了近三个时辰了。

冰湖外,已经是从清晨到了正午。

而在冰湖之内,一切都犹如静止了般。

只有六面镜子和静坐在其中的叶凌月。

难道说,真的没法子区分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天兽镜音?

叶凌月为难着。

镜术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其具有反射和模拟作用。

叶凌月若是没法子打破,就可能永远被困在里面。

外界的人,也没法子进入那冰湖之中,这样下去,她只有死路一条,她必须打破这个镜术。

“我到底该怎么办?”

叶凌月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周围,没有任何人能够给她建议。

她必须靠着自己,解决这一个难题。

她的身体内,那一颗佛陀之心放出了一片光芒。

这一片光芒,让叶凌月原本不安心,一下子平静了许多。

佛陀之心像是在提醒叶凌月,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情况下,也不能忘记了本心。

她必须固守本心,这才能看清楚一切。

若是有心,闭眼睁眼又有何区别,心明眼则清,镜子再怎么像人,依旧只是幻象。

叶凌月想到了这里,眼眸陡然睁开了。

“怎么,终于哟啊放弃了?”

六个冬弥琴香,看着叶凌月,出了刺耳的笑声。

“恰恰相反,我终于知道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镜音。”

叶凌月缓缓起身,眼神笃定。

六个冬弥琴香俱是一愣,可旋即,她们全都放声大笑了起来,她险些就要上了叶凌月的当了。

“那你倒是说说,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