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几人也是一脸的自责。

“我们也快跟上去,只是不知道,队长去了哪个地点?”

他们没想到,叶凌月的胆子居然会那么大。

“我们兵分三路,各自去找找,但愿,那天兽还未出现。”

几位少族长一商量,各自去找叶凌月去了。

却说血迟第一个冲出了营地,他脚程快,只是他也面临着一个选择,叶凌月来了营地后,究竟去了何处?

血迟稍一考虑,决定还是先去石林一带。

而偏偏,叶凌月并非在石林,而是在冰湖。

由于天兽作怪的缘故,水面上的雾气已经大范围扩散开,几乎是笼罩住了整个湖面。

从外围看上去,雾气几乎是无法穿透的。

而就在雾气之中,有一道水吸龙拔地而起,水龙来势汹汹,目标却只是前方一头小小的红鸡?红鸟!

水龙眼看就吞没了那头可怜的小鸟。

“小乌丫,回来。”

叶凌月见了小乌丫可能遇到危险,情急之下,就要上前救助。

哪知小乌丫回道。

“老大,放心,且看我收拾它!”

小乌丫振了振小翅膀,身体不断膨胀开,转瞬之间,就成了一个球体,看上去飞行都很困难的模样。

只见她嫩黄色的鸟喙上,出现了一道道金红色的纹路。

只听得“噗”的一声,小乌丫小小的身体里,刹那间,迸成了一道火柱。

火柱从天而降,狠狠砸在了那一条水龙之上。

猛烈的火光,将整条水龙瞬间就蒸一空。

湖面之上,天兽看到了这一幕,嘴角狠狠抽了抽。

她难以置信,看着那一片在水面上不断蔓延开的火光。

“真火!你是不死冥凰!”

“我不是不死冥凰,我是她姑奶奶小乌丫!”

小乌丫的小身子板,稳稳落在了叶凌月的肩上。

“不对,你的确不是不死冥凰,它照理说,应该已经修炼成了四昧真火,甚至是五昧真火,你的真火,最多才只有三昧。”

诅咒天兽镜音看出了些端倪来。

“谁说三昧真火就不如四昧五昧,待我彻底蜕变,绝对会被她还有你强一百倍。”

小乌丫不满道。

“原来只是一头小雏鸟,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真是好笑。我来猜猜,不会是不死冥凰那没用的东西,被你吞噬了魂魄吧?”

天兽镜音冷嗤了一声,她也立刻猜出了不死冥凰和小乌丫之间的关系。

不死冥凰是她的死对头,不死冥凰的一切,镜音都很清楚。

眼前的小乌丫,除了实力暂时不如不死冥凰,其外形和小时候的不死冥凰如出一辙。

不死冥凰那没用的东西,亏了也是朱雀古族中的强者之一,没想到别打入冥狱数千年,居然被一头杂毛小鸟给吞噬了魂魄。

不过如此一来,镜音可算是想明白了,难怪这个叫做叶凌月的佛修一路上会知道那么多她的事,还能准确炼制出平安符防止自己的攻击。

“我的确是吞噬了不死冥凰的魂魄,下一个,我就要连你的魂魄也一并吞噬了。”

小乌丫扬了扬小脑袋。

“好大的胃口,竟是想要吞噬我的魂魄,那我们就来比比,是你先吞噬了我的魂魄,还是我将你们一并吞噬了。”

镜音出了刺耳的笑声。

她的目光,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越看,她越是觉得叶凌月的肉身近乎是完美。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想要我的肉身,放马过来就是了。”

叶凌月不知道该替自己欢喜还是忧伤的好,她这副肉身,也算是死过一回了,依旧那么惦记。

“不知死活,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厉害。”

镜音说罢,正欲行功。

却听到白雾之外,有人高喊着。

“女神!女神!你可听到了我的声音。”

叶凌月和镜音俱是往声音的方向看去。

“看来,你的那些跟班们找过来了。只可惜,他们是没法子穿透这一层白雾的。”

镜音一直在伺机寻找叶凌月落单的机会。

只可惜,早前一直没有寻觅到合适的机会。

叶凌月的几个跟班中,镜音最避讳的也就是血迟。

那男人,论起真正的修为,似乎还不如尉迟青,可天兽拥有极强的洞察力,她潜意识认定了,血迟比尉迟青更家的危险。

所以,在昨夜血迟独自一人离开营帐后,就立刻开始寻找机会,对叶凌月下手。

哪知道叶凌月竟会蠢笨到,一个人离开营地,到了冰湖。

而冰湖,又是所有的几个地点中,对天兽镜音最有利的地方。

叶凌月一进入冰湖的范围,就已经落入了镜音的陷阱之中。

“血迟,你可听到了我的声音?”

叶凌月听到了血迟的声音后,忙开口回应。

只是她的声音,压根没传出去。

“没用的,这一片白雾看似只是普通的白雾,但是并非是白雾,它是一种水系的天兽法门。里头的人,能听到外头的人的声音,外头的人却没法子听到里头的声音。”

镜音洋洋自得着。

这就在意味着,就算是血迟等人与叶凌月近在咫尺,他们也没法子现,叶凌月被困在了冰湖上。

天兽法门?

叶凌月听着,这个词很是陌生。

小乌丫一听,惊道。

“你居然拥有了法门?”

“小家伙,你以为当初不死冥凰为何会输给我,除了打狗还要看主人之外,还有个原因,就是我顿悟了出了我的镜之法门。就凭这一点,我也足以打败不死冥凰。”

镜音越说越是得意。

血迟等人的声音,在外头回荡了一阵子,依旧没有听到叶凌月的声音。

冰湖白雾之外,血迟和尉迟青刚赶过来没多久。

血迟先去了一趟石林,现那里并没有人,这才找到了冰湖。

只是,这附近依旧没有叶凌月的踪迹。

血迟看了眼冰湖上的那层白雾。

“湖面上有白雾,我们没法子深入,我想叶小姐也不会到这一带来,否则早就开口理会我们了。我们还是去最后一个地点,也就是断崖一带看看再说。”

尉迟青见血迟盯着白雾,劝说着他不要白费功夫。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