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筛选出来的三个地点,叶凌月最终选择了冰湖附近作为第一个抵达点。

清晨的冰湖,比起白天里还要美丽几分。

绿色的水面上,有一层薄雾,那雾气朦朦胧胧,犹如蒙在了美人面上的薄纱,分外诱人。

叶凌月在湖水旁走了片刻。

那层薄雾渐渐将叶凌月笼罩在其中。

叶凌月看周遭的环境,也变得朦胧起来了。

“事情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了。”

叶凌月的嘴角轻轻扬了起来。

她感到了,一股气息,正在靠近。

“既然来了,为何不出来,藏头露尾就不怕丢了天兽的颜面。”

“咯咯,姓叶的,你还真有胆量,居然敢一个人来。难道你就不怕我像夺去了冬弥琴香的肉身那样,将你的肉身据为己有。”

叶凌月眸光一变,忽然落到了不远处的冰湖上。

翡翠色的冰湖上,现出了一个人形。

人形在平静的湖面上,不断凝聚,最终出现了冬弥琴香的模样。

“我的肉身可不是冬弥琴香那样好抢的。”

叶凌月淡然一笑。

“别以为你是佛修,我就奈何不了你。”

天兽的脸上,闪过一抹狠绝,看样子,她和佛门有些过节,否则也不会一提起佛门,就如此痛深恶绝的模样。

“镜音,就算是我不是佛修,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叶凌月嗤笑了一声。

听到了叶凌月口中吐出了的两个字时,湖面上,冬弥琴香的影子猛地一晃。

她的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你怎么会知我的天讳!你,你到底是谁?!”

对于天兽而言,它的名字就是它的族群,也是它实力的象征。

三十三天上的天兽,都有自己的天讳,但是这个天讳显然不是叶凌月这样的九十九地上的小小佛修应该知道的。

“我家老大自然知道你的名讳了。”

话音才落,一道红影出现在了叶凌月身旁。

那是一头火红红的小鸡……小鸟?!

湖面中,天兽看到小乌丫时还一脸的懵。

那是什么玩意,居然敢直呼她的天讳。

“你是哪来的不识相的东西,滚开。”

湖面上,一条水吸龙拔地而起,朝着小乌丫袭去……

在冰湖的另外一边,一处断崖附近。

在断崖旁,跪着一名男子。

男子一袭红黑色的斗篷,遮住了脸面,在他斗篷上,有一个巨大的“天魔”两字。

凡是在异域的异魔,稍有见识些的,见到此斗篷,都会知道,这是出自天魔廷的人。

只是,相对封闭的诅咒之原,怎么会有天魔廷的人出没?

血迟面色凝重,他的手中,多了一封信。

“这个消息,可是真的?”

斗篷男子沉声回答。

“殿下,此事千真万确。”

“封天令出土这么重要的事,帝魔家的人竟然敢一直隐瞒不报。帝魔一族,也未免太猖狂了些。”

血迟面色阴沉,和早前在众人面前的血迟判若两人。

封天令的重要性,血迟早有耳闻。

帝魔家隐瞒不报,分明就是为了想要挟天灵,号令整个异域。

这对于一直统领异域的天魔廷而言,无疑是一个不小的冒犯。

“上头的意思是,让殿下尽快去天战战场一带,防止帝魔家的人抢占了先机。”

那名斗篷男子一直在寻觅血迟的下落。

那知道殿主回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

血迟握紧那封信,他早前刻意不联络天魔廷的人,就是为了懒得让廷里的人打扰自己。

没想到,这一次一联络,就得了这么大的消息。

看样子,他这次“度假”也该结束了。

只是……血迟想起了叶凌月来,他在离开之前,必须先把天兽的事给解决掉。

“传消息给距离这里最近的天魔骑兵,派人尽快到诅咒之原一趟。”

血迟自己是不方便直接出手的,否则只会暴露他的身份。

可他也不放心,让叶凌月一人留在诅咒之原。

“那天战战场方面?”

那名斗篷男子迟疑道。

帝魔家可是派了四小姐过去的,早前还有异魔王侯之一的帝青玄据说也已经进入了神界。

“我自有分寸,这里没你的事了,立刻回去传令。”

血迟不耐烦挥了挥手。

后者不敢再顶撞了这位,只得匆匆离开。

血迟想着心事,他的确不能再耽误下去了,他打算先去和叶凌月打一声招呼,兴许告诉她自己真正的身份。

只是,这么一来,会不会惊吓到她。

血迟真正的身份,连身为他好友的尉迟青都不知道。

毕竟嗜血魔君在异域的名声也足够响亮,谁能想到,血迟身后还有一层身份。

毕竟天魔廷在异域的名声有些……血迟想着心事,一路回了天工帐篷。

此时已经是天明前后,一般这个时候,叶凌月都在炼制当日用的平安符以及其他符箓。

为了不妨碍她炼符,冬弥君悟就将冬弥家的天工帐篷单独给了叶凌月使用。

血迟知道她的这个习惯,就在叶凌月的那顶天工帐篷外站了片刻。

“女神?”

他轻问了一声。

帐篷里,没有回应。

血迟等候了片刻,再看了看天工帐篷。

有些不对劲。

他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挑开了帐布,走了进去。

帐篷里,哪里还有叶凌月的踪影。

“尉迟!墨长空!冬弥君悟。”

血迟脸色一沉,快步走出了天工帐篷,他高喝了几声。

几顶天工帐篷里,几位少族长慌忙走了出来。

“一大早的,你小子乱嚷嚷什么?”

尉迟青满脸的不满。

“我嚷什么?你们是怎么保护人的,我家女神不见了!”

血迟气得面红耳赤,一把拎住了尉迟青。

尉迟青等人一听,也都变了脸色。

他们一问,才知道清晨前后,有人看到叶凌月一人离开了营地。

“我不过是一个晚上不在,你们就把人丢了!她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我非把你们都废了不成。”

血迟狠狠朝着尉迟青的脸上揍了一拳,暴怒着朝着叶凌月离开的方向走去。

“这小子,疯了不成。”

尉迟青半边脸都被打歪了,可见血迟用了多大的气力。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