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距离较近的缘故,叶凌月和血迟最早赶回了冬弥家的天工帐篷。

因为邻近清晨的缘故,暴风雪比起午夜前后已经消停了很多。

冬弥家的天工营帐还在那里静静矗立着,昏黄的灯光在雪夜里看着很是显眼。

血迟快行了几步,忽是脚下顿住了。

他鼻子微微一动。

“血的味道,大量的血。”

身为嗜血魔君,血迟对于血的敏感度,比魔兽还要强。

“迟了。”

叶凌月的眼眸暗了暗,两人一起站定在天工帐篷前。

“我先进去。”

血迟抬脚先走了进去。

这一进去,就连血迟这样的嗜血之人,也一下子变了脸色。

“女神,你先不要进去。我怕污了你的眼。”

血迟声音沉了沉,身后,冬弥君悟等人已经随后赶了上来。

“生了什么事?让开。”

冬弥君悟见天工帐篷外一个巡逻的都没有,已经意识到了不对。

他一把推开了血迟,这一次,血迟没有反击。

帐篷内,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尉迟青只是往里面扫了一眼,身子也是微微一震,他转瞬就往尉迟家的天工营帐奔去。

风雪兜进了冬弥家的天工营帐里,叶凌月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里面一个活人都没有,到处都是断臂残肢,零碎的脏腑满地,大量的鲜血高高溅起,整个天工帐篷,就像是一个屠宰场。

“二弟,四妹……”

堂堂七尺男儿的冬弥君悟,看到了这一幕,膝盖不禁打起了颤。

他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颤巍巍走上前去。

“不可能,到底是谁杀了你们!我一定要替你们报仇!”

冬弥君悟跪倒在一颗头颅旁,抱着那颗头颅嚎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他怎么也想不到,他才离开多久,就成了这副模样。

“杀人的是冬弥琴香。”

身后,叶凌月说道。

“不可能,琴香怎么会杀人!”

冬弥君悟双眼猩红。

“她若是真的是以前的冬弥琴香,自然不会。但她被天兽控制了,她杀人后,特意将现场弄得血腥无比,还特意毁了容,到处都是断肢残骸,可仔细拼凑,会现,女子的尸体少一具。”

叶凌月分析道。

她并不喜欢如此血腥的场面,可是她还是第一时间,筛选出了几具女尸。

冬弥君悟一看,的确是少了一具尸体。

“那你怎么就能断定是琴香?”

冬弥君悟还有几分不信。

他宁可相信琴香是逃脱了,或者是被掠走了。

“我早前以为律少爷才是被天兽控制的那一人,可后来回想,律少爷的死状很是凄惨,显然下手之人很是厌恶他,还刻意伪装成血迟下的手。甚至于,我认为,尉迟家的人也……”

叶凌月还未说完,早前随尉迟青离开的血迟又折返回来了。

“尉迟家?”

叶凌月追问道。

“死了,一个活口不留。”

血迟声音低沉,虽然他不算是尉迟家的人,可在尉迟青那蹭吃蹭住了那么久,心底还是有亏欠之感的。

尉迟青此行出来,带了二三十人,其中有十几名尉军的人,可无一例外,都死了,而且死状极惨。

“那些人的死法和这里的一样,用的是……冬弥家的武学。应该是一个人下的手。我们赶回去的及时,现了对方的行踪,那人就是冬弥琴香。”

血迟说罢,看了眼冬弥君悟。

亏了叶凌月反应及时,只可惜,还是迟了,但尉迟青和血迟赶回去的时候,对方刚杀了最后一名尉军。

“真是琴香,她怎么会……”

冬弥君悟一时之间,还没自接受这个现实。

“我们奇怪的是,为何早前张家或者是墨家的受控者在杀了自己人之后,都死了,唯独冬弥琴香没有死。”

半晌之后,尉迟青也到了冬弥家的营帐。

不过是一夜之间,两家都遭遇了如此变故,两位少族长沉默了片刻后,还是尉迟青先开了口。

“我也不明白,光从实力,琴香未必比其他人强,她平日只怕连尉军的人都打不过。可能,真的是像叶小姐说的那样,她被天兽控制了,才会一反常态。”

冬弥君悟叹道。

“她应该不仅仅是被天兽控制那么简单,早前我留意过她,她应该是被附体了。”

叶凌月开口说道。

从张、墨两家的情况看,兽魔纹是天兽控制人的法子之一。

但是受控者在被控制后没多久,兽魔纹就会开始疯狂吞噬被控者体内的魔力和精血,不消几日,那人就会异魔之心破碎而亡。

天兽的这一做法,可谓是极其狠毒。

新的兽魔纹若是没有被处理干净,就会重新攻占一名新的宿主,将其控制。

早前墨图心脏上的魔纹,就险些控制了墨长空。

那兽魔纹最可怕的是,很难消除,也就唯独叶凌月身怀的佛火对其有直接的杀伤力。

冬弥琴香只是一介女流,她被兽魔纹控制后,只是杀了冬弥律和几名在附近埋伏的尉军。

她一直蛰伏着,等到实力最强的尉迟青和冬弥君悟离开后,这才出手杀人。

如果不是叶凌月中途折返,没有人会现,行凶者竟是她。

“附体?那么说,天兽就是琴香?它居然一直就藏在我们是身旁!”

冬弥君悟没想到结果竟是如此。

“这些也只是我的推断,至于真相如何,还要先找到冬弥琴香。”

叶凌月只能根据小乌丫给的线索,推断出这些接过来。

诅咒之原的这一头天兽,它是雌性,一般而言,它喜欢吸食强壮的男人的精血,而附身的话,则是会选择女人。

也不知该说冬弥琴香倒霉还是幸运,她刚好被选中了附体,所以她才会侥幸逃过一死。

在杀了冬弥和尉迟家的两帮人马后,冬弥琴香或者说是天兽以极快的身法逃避开了尉迟青等人的追踪。

“她”一路遁逃了诅咒之原的最深处。

“该死,是谁撞破了我的计谋。”

“冬弥琴香”确定了身后没有人追踪之后,恶狠狠地唾骂了一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