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还在检查着最后一具尸体,营帐内的几人却已经有些等不住了。

“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异常,可见此事真的和张家有关。这件事,我墨家绝不会善罢甘休,明日一早,我就带人去找张家算账。尉迟少族长、冬弥少族长,你们若是可以帮忙,在下可以承诺,离开了诅咒之原后,墨家一定会重金酬谢。”

这墨长空也是有心机的很,他也知墨家如今的势力,很难在诅咒之原待下去。

若是能和尉迟家或者冬弥家联盟,那结果将大不相同。

他以为尉迟青和冬弥君悟到他的营地来,也是对其有联手的意思,他哪里知道,尉迟青等人只是就近找到了墨家。

尉迟青冷嗤道。

“墨长空,你觉得,墨家有什么值得我感兴趣的东西?”

墨长空被如此反问,一时吞吐,不知如何作答。

墨家,没落到了今日,还真没有什么足以吸引尉迟家或者说冬弥家的宝物或者是魔功。

“女神,你就别费力气了,我早就说过了,这些人死因没有异常。”

血迟见叶凌月还在摆弄最后一具尸体,心疼道。

“我找到凶手了。”

叶凌月却是缓缓起身,樱唇一张一合,忽然说道。

“什么!”

三位少族长都是一惊。

“我是说,我已经找到杀害张家的人的凶手了。”

叶凌月指了指最后一具尸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的人从未对张家的人动过手。”

墨长空没好气道。

这女子,空有美貌,可却没有脑子不成。

没有他的命令,墨家的人怎么会对张家的人贸然动手。

“你没下过命令,但不意味着他没有下手。这人应该死者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他早已不是墨家的人了,他被天兽控制了。”

叶凌月指了指那具尸体。

墨长空先是一愣,叶凌月所说的话中,有一半是真相。

几名死者中,就属最后一位,墨图的修为最高,大抵在五步虚空境,墨图是墨家第五房的次子,修为仅次于墨长空。

人活着,除非是遇到了修为比自己高的,否则很难直接开破修为。

人若是死了,丹田干瘪,压根看不出修为,这名美貌女子,又是怎样第一眼就看出了墨图的实力的?

“空口无凭,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二哥不可能是墨家的叛徒。”

一名年轻的墨姓女武者站了出来,质疑着叶凌月。

“我说的,是事实。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打开他的胸膛,看一看他的心脏。他的心脏上,有一个天兽魔纹标记。”

叶凌月早前检查的几人,浑身上下只有伤口。

可唯独轮到墨图时,她看到了他的心脏上,有反常。

这足以证明,墨图早已被天兽给控制了。

“这还不简单,打开胸膛,看一看心脏就是了。”

血迟上前就要动手。

“住手,不可羞辱我二哥的尸体。”

那名女武者一怒之下,蹬腿而上。

“滚,老子懒得和丑八怪动手。”

血迟鼻子里闷哼了一声,挥掌而出,那名女子连靠近血迟都不能,就被一掌给震飞了。

“墨长空,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若是不愿意,老子大不了在你的胸膛上开个口子。”

血迟威胁道。

墨长空冷着脸,半晌一个字未吭。

“我开膛破肚,若是里面没有魔纹,我可以保证,在墨家和张家血拼时,提供足量的回春符,保墨家子弟不败。但若是我确实现了魔纹,那墨家在诅咒之原,就必须听我指令。”

叶凌月示意血迟先退到一旁。

“打手”血迟忙屁颠颠滚到了一旁。

叶凌月言语之间,却有一种摄人心魂的威力,此时,她哪里像是一个乡村出来的普通巫者,倒是更像是一个沙场指点春秋的元帅,一时之间,豪气万丈。

尉迟青和冬弥君悟见了,两人暗暗心惊。

他们当然也有意招徕墨长空,毕竟墨长空是墨家未来的族长,可他们没想到,叶凌月会抢先一步。

叶凌月的提议,对于墨长空而言,很有诱惑力。

尤其是回春符的支援,墨家之所以在这一次血拼中,损失惨重,就是因为其没有治疗的巫。

眼前这名女子,连血迟都对其言听计从,相信一定是名极其厉害的巫。

但如果墨图身上真的现魔纹……若是真的现魔纹,证明真的有天兽出没。

墨家单人之力,更需要回春符的支援。

墨长空权衡再三,还是决定答应了。

“好,我就以你所言,但是我也有个要求,即便是开膛破肚,也不能损伤了墨图的尸体。我要将其好好地待会墨家安葬。”

墨长空眼眶含泪,周遭的墨家子弟也是一片缄默。

墨家能否复兴,就全都靠这一次的天兽了。

所以墨家倾巢而出,没有想到,墨家的精英子弟,会损失如此惨重。

叶凌月见了,心中暗道,没想到墨离那般狼心狗肺的东西,家中的族人倒还算是有几分血性。

“放心,不会损伤尸体。”

叶凌月上前,取出了无邪剑。

只见她手下一挥,剑端精准地对准了墨图的心口。

只是轻嗤了一声,甚至连血都没有现出多少。

心口处,一颗早已破碎的异魔之心就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什么手法,女神,你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啊,这咋能一刀子下去,一滴血都不出?”

血迟看叶凌月的眼神,那叫一个崇拜。

“只要避开血管和神经就可以了。”

叶凌月淡淡地说道。

“血管和神经,那又是什么?”

血迟一脸的懵,看叶凌月的眼神就跟看外星人似的。

叶凌月一时语塞,她自小跟随娘亲,有些现代的医学知识耳熟能详,可其他人就不同了。

“若是将来有机会,我可以仔细告诉你,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先看看心脏上的魔纹。”

叶凌月指了指墨图的心脏。

几人数双眼,一致都看向了墨图的心口,只见一颗破碎的心脏静静地躺在那里,心脏上面,没有任何血管,只有一个面目狰狞的兽。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