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家和冬弥家也遇到了相同的事?

墨长空一惊。

“此话从何说起?”

“哪来的那么多事,看看尸体就知道了。”

血迟往前一步,就要去揭一旁的一具尸体的白布。

墨长空大怒。

“慢着,你又是何人,敢在我墨家的地盘放肆?!”

他看血迟跟在了尉迟青身旁,以为他是对方的跟班,压根没讲血迟放在眼中。

血迟嘿嘿两声冷笑,掌心一阵红光闪烁,掌化为爪反手一抓,却是将墨长空的手震废了。

墨长空没料到一名跟班,还有那么高深的修为。

他退了两步,手背上一疼,定睛一看,手背上的一块皮肉已经被撕走了。

更糟的是,他的手背上的伤口,一下子就成了黑红色。

有毒!

墨长空惊诧之时,就见手背上,血肉以肉眼可见的度,迅腐烂溃败开。

他脑中闪过了一个名字。

“你是血迟!”

在异域,动手之间,就能让人皮肉腐烂的,也就只有嗜血魔君血迟了。

这个看似和野人没什么两样的家伙,居然就是血迟。

“算你还有几分眼力,还知道小爷的名讳。”

血迟不紧不慢,掀开了尸体上的白布。

“快给我解药。”

墨长空要是知道眼前的人就是血迟,打死他也不会与其动手。

血迟其人,下手毒辣,他的毒,只有天魔廷的巫仙才能治疗。

“血迟,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再动手,玩笑也开过了,快给墨少主解药。”

尉迟青揉了揉眉心。

血迟压根跟没听到似的,继续查看着尸体。

“你……”

尉迟青颇为无奈地看了看墨长空。

墨长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转悠个不停。

“血迟,你先把解药给墨少族长。”

墨长空正愁着,就听得耳边一个悦耳动听的女声传来。

说话的是和尉迟青、冬弥君悟一起来的另外一名女子。

女子早前进来时,墨长空正为了张家的事焦头烂额,压根没留意到女子,这时一看,顿觉脑中一片昏炫。

女子容貌无双,一袭不合体的宽大斗篷,小脸在了斗篷下,只有巴掌大小。

她眸光动人,说话之声,犹如一根羽毛哎耳边挠个不停,让人心弦颤动。

墨长空险些连自己身中剧毒的事都要给忘记了。

让墨长空更加匪夷所思的是,女子话才说完,血迟那小子就立马一反常态,拿出了解药,丢给了墨长空。

“算你运气好,我家女神开了口,我就饶你不死好了。”

尉迟青很是无力地翻了个白眼,血迟这家伙,重色轻友还能不能做得更明显些。

“可是有所现?”

尉迟青没好气地问血迟。

血迟这人,一身毒血毒肉,是个用毒高手,同时他也是一个医术高手。

他看过了尸体,必定会有所现。

“没有,死法和早前冬弥律、尉军的几人都不同。不过,看手法,的确是张家的风魔断肠爪。”

血迟摊摊手,他现的也就那么多了,看上去,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墨长空已经吞服了解药,可他对血迟还是满脸的避讳,迟疑了下,这才说。

“其实我也留意过,张家的那些尸体上,也是我墨家的手法所伤。”

天工帐篷内,众人一片死寂。

这事的确古怪,任何一家的尸体上,都是对方的家族的手法所伤,而这些家族的独门魔功,显然是不轻易外泄的。

“难道说,伤人者精通诸家魔功?异域有那样的存在?”

冬弥君悟纳闷道。

“也许,对方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

叶凌月走上前去,查看起尸体来。

“女神,你别动手,这种脏活累活,我来就可以了。这尸体我检查过,没啥疑点。”

血迟见叶凌月要动手,连忙制止。

“你只是检查了尸体的表面。”

叶凌月摇了摇头。

“尸体的表面?这是什么意思?”

血迟满脸的不解。

“一具尸体,外伤是一部分,内伤也是一部分。”

叶凌月也看到了那些尸体表面横七竖八的伤口,只是这些在她眼里都是表象罢了。

“女神,内部我也看过了,我用魔力扫了一遍。”

血迟当然不可能忽略了内伤这么重要的事。

“不是内部,而是指血液,还有脏腑。”

叶凌月也懂得,修为高的,尤其是血迟这样的,到了七八步虚空境的强者,一般而言,能洞察体内的情况。

内伤可以一目了然看出来。

“脏腑血液?这怎么看?要不,我把这小子的尸体劈开!”

血迟一听,二话不说,撩起了衣袖,就要动手。

“血迟,你别太过分了!你羞辱我也就算了,连尸体都不放过!”

墨长空一听,差点没背过气。

血迟这事,做得也太不地道了点。

尉迟青和冬弥君悟忙一左一右,架住了血迟,唯恐这小子犯傻。

“不用解剖,也能看清楚那内部的情况,不过我需要一些时间。”

叶凌月说着,将手按在了那尸体的身上。

她的右手掌心内,乾鼎正在活动着。

自从鼎灵溃散后,鼎息一直没有成长。

里面的黑白两道鼎息,叶凌月用一分,就会少一分。

不过这一次,情况特殊,叶凌月必须弄清楚,这些人真正的死因。

从小乌丫告诉叶凌月,不死冥凰的死敌到了诅咒之原后,叶凌月就觉得,自己不给阴谋笼罩着。

可是这阴谋要如何打破,她毫无头绪。

白色鼎息,进入了尸体的体内。

肌肉、血液,脏腑都没有什么问题。

看上去是被爪伤所伤……叶凌月再让鼎息缓缓移动。

“怎么样?可是有所现?”

血迟等人追问道。

“暂时没有。”

叶凌月没有放弃,继续检查第二具尸体。

时间一点点推移,营帐里,众人也在耐心等待着。

可叶凌月依旧是没有任何现,第三具,第四具依旧是没有任何现。

叶凌月能感到乾鼎里的鼎息在不断耗损,再这样下去,白色鼎息只怕是要耗费一空的。

最后一具尸体了,叶凌月迟疑了下,还是将掌心放在了那具尸体上……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