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兽杀人这个说法,一时之间,无论是尉迟家还是冬弥家都不相信。

“可你们也找不到其他的凶手,既然人都已经死了,不如再静观其变。”

叶凌月提议道。

“我家女神说的一定就没错,我也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血迟一改早前嬉皮笑脸的模样。

他在异域纵横了那么久,还从未被人这么栽赃嫁祸过,心里也很是恼火。

血迟扫了尉迟青一眼,尉迟青沉吟了片刻。

“事情的确有些反常,我可以等上三天,但若是三天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线索,那我一定要冬弥家血债血偿。”

冬弥君悟也皱紧了眉头。

他看看冬弥律的尸体,再看看尉军的几具尸体,举棋不定。

“君悟哥,我们不能就此作罢,没准这就是叶凌月和尉迟家的人一起使诈,律不能白死。”

冬弥琴香一脸的恨意。

“三天就三天,既然尉迟家可以等,我冬弥家也可以等,同样的,三天之后,如果没有任何事实能证明这一切是天兽所谓,那我冬弥君悟就算是战到最后一滴血,也一定要尉迟家给个说法。”

冬弥君悟能成为冬弥家新一代的领军人物,自然也不是蠢笨之辈。

从刚才看,光一个血迟,他就没法子应付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从未出过手的尉迟青。

尉迟青,可是异域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那就这么约定了,三天之后,再见。”

尉迟青拖着依依不舍的血迟,暂时离开了冬弥家的营地。

由于冬弥律的死,让冬弥家的士气一下子大跌。

接下来的忌日,冬弥君悟也是没什么心思寻找天兽。

他们安葬了冬弥律,一行人基本都在帐篷里逗留。

第一天,没有任何关于天兽的消息传来,第二天,也是如此。

“已经是第三天了,连天兽的鬼影都没看到一个,看来律的死一定和天兽没什么关系。”

冬弥家的几名男武者坐不住了。

“说得不错,我们冬弥家虽然比不上尉迟家,可好歹也是南域一带的领军者,这口气,我们咽不下去。”

“我们这就去找尉迟家算账。”

几人闹闹嚷嚷着,就要去寻衅。

“就凭你们几个,就算是送上门了,也不够尉迟青一个手指头应付。”

就见了血迟大大咧咧,闯了进来。

“又是你,血迟,你比以为别人怕了你,我冬弥君悟不怕你。”

冬弥君悟一看到血迟,就怒火中烧。

“狗咬吕洞宾,我来可不是来和你狗咬狗的。老子是来通知你,有进展了。你可听说过张家和墨家,那两个家族都是异域的中等家族,他们也进入了诅咒之原。他们的营地距离这里大概两百里开外。大约是昨日,两个家族打了起来。尉迟的鹰眼恰好看到了那一幕,听说双方死伤很惨重。”

血迟和尉迟青这几日,也一直等待消息。

天兽消息还未得到,没想到,倒是听到了这个消息。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又没有现天兽的影踪。”

冬弥君悟不满道。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那连个家族生的事情和我们两家一模一样。也是张家的人,先杀了墨家的人。再之后,墨家的杀人者自杀了,但他身上留下的伤痕,却是张家的少族长留下的。”

血迟不急不慢地说道。

这个死法,还真是和冬弥、尉迟两家一模一样。

这两家实力不像是冬弥和尉迟家相差那么悬殊,又没有人从中调和,可谓是一言不合,就动起了手来。

两家势均力敌,伤亡更是惨重无比。

“怎么会这么凑巧,难道说,其中真的有诡?”

冬弥君悟纳闷道。

“眼见为实,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和我们一起去那边看看,尉迟已经等候在外。女神,你若是有兴趣,也可以陪同我们一起前去。”

血迟也很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同时挑拨四大家族。

血迟冲着叶凌月,一脸的讨好。

那两个家族如今都是元气大伤,不宜带太多人过去。

尉迟青的本意,只是想让冬弥君悟和自己同行,哪知血迟一听,就涎着脸,一定要随同,且还邀请了叶凌月一起前往。

“既是如此,我就陪你们一起去好了,我懂得一些医术,没准会对你们有所帮助。”

叶凌月颔。

一行四人,在傍晚的暴风雪中,一路就往了王、墨两家的营地赶去。

“难道真有天兽作祟?太可怕了。”

“万一那天兽再来,君悟哥这么一走,我们该怎么办?”

血迟的到来,让冬弥家的其他几人都陷入焦虑之中。

冬弥律的实力,在冬弥家算是中上,余下的几人,没了庇护,全都很没安全感。

“一群窝囊废。”

冬弥琴香红唇一抿,恶毒地骂道。

“琴香,你怎么说话的。其实,律之所以会死,全都是因为你的缘故,要不是你和他吵架,他也不会被罚站,就不会横死在雪地里。”

冬弥家的几人一脸的不满。

冬弥琴香冷哼了一声,一摔帐布,就走了出去。

“琴香姐最近好像脾气不大稳定,动不动就脾气。”

几名女武者小声议论着。

“八成是律的死,对她有所触动,毕竟,当晚她也在外面,一不留神,死的就是她。”

天工帐篷里的议论声,越来越小。

冬弥琴香屹立在了暴风雪中,她站了足足有一个时辰之久。

直到她整个人都要被风雪淹没,成了个雪人,她才动了动。

她的眼,一瞬就变成了幽幽的蓝色,嘴角多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回身,大步朝着天工营帐走去。

同样的风雪夜中,叶凌月和两位少族长、血迟一起朝着另一头的营地走去。

“最近,风雪好像变大了。”

冬弥君悟禁不住抖了抖斗篷上的雪。

“我也觉得,正常的风雪天,两个时辰就足以抵达目的地,这都三个时辰了,天都快亮了。”

血迟埋怨着。

“可能是天兽变得越来越厉害了。”

叶凌月看着迷蒙的雪幕,喃喃说了一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