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叶凌月觉得怀里一阵骚动,她低头一看,就见了小乌丫探出了脑袋。

“小乌丫,你没事了?”

叶凌月喜道。

“老大,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到我和不死冥凰打了一架,它想要抢占我的肉身。我当然是不肯了,我刚开始打不过它。可就在最后关头,我想啊,我要是打不过它,就见不到你和小吱哟了,我就拼尽了全力,打败了它。再之后,我就继承了不死凰的一些记忆。”

小乌丫眨巴了下水灵灵的大眼。

它吸收了不死冥凰的魂魄后,就清醒了过来。

她才知道,这些日子,她让老大担心了很久。

“八成是你体内不死冥凰的魂魄起了作用,好在,你总算是熬过来了。”

叶凌月摸了摸小乌丫的脑袋,她算是明白了,这些日子小乌丫的萎靡不振,并非是因为它身子虚弱的缘故,而是因为它的魂魄和不死冥凰的魂魄争夺身躯的缘故。

不死冥凰果然厉害,在被生死符吞噬之后,还能保持魂魄不灭。

好在小乌丫的意志力够坚韧。

小乌丫也兴奋地拍了拍翅膀,她忽地,转了转脑袋。

“老大,好像有些不对劲。”

“怎么?你是说这帐篷里?”

叶凌月警惕了起来。

四周,只有她一人没有冥想,其他冬弥家的人,都在冥想状态。

“不是,我是说,外头有些不对。我感到了一股很危险的气息,那气息……我不是继承了不死冥凰的一些记忆嘛。其中有一些关于它在三十三天的事,它有一个很厉害的死对头。不死冥凰之所以坠如冥狱,也是因为它的缘故。我好像,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

小乌丫融合了不死冥凰后,等同于小不死冥凰,对方的天敌,也就是小乌丫的天敌。

所以对方的气息一出现,小乌丫就最先感受到了。

不死冥凰的天敌,那不就是天兽?

叶凌月也警觉了起来,她第一反应,就是立刻叫醒冬弥君悟等人,可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先出去看看情况,免得生了什么误会。

叶凌月出了天工帐篷。

外面风雪交加,是午夜前后,正是诅咒之原一天环境最恶劣的时候。

“律少爷?冬弥琴香?”

叶凌月想起了被驱赶出帐篷的两人。

外头天寒地冻,那两人也不知如何了。

“老大,有血腥味。”

小乌丫提醒道。

血腥味?!

叶凌月循着小乌丫说的方向看去,就见了雪地里,有一抹极淡的粉红色。

乍看之下,叶凌月还没意识到那是血迹,可是小乌丫一提醒,她就反应过来了。

叶凌月循着血痕,一路往前走。

走了约莫一里开外,叶凌月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冬弥律!”

叶凌月一眼看过去,就见冬弥律背部朝上,匍匐在雪地里。

她快步上前,将冬弥律翻了过来。

她眼眸一缩,手松开了。

冬弥律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他身上的皮肤,被剥除了。

冬弥律,死了。

“律!”

身后,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冬弥君悟和冬弥琴香等人一起奔行了过来。

冬弥君悟一步蹿上前去,看到了冬弥律的死状,冬弥君悟面色一下子惨淡如灰。

“是你,是你害死了律!”

冬弥琴香怒咆着,上前撕打叶凌月。

“琴香,你冷静点。这件事不管叶小姐的事,她离开营帐之前,律就死了。”

冬弥家的几位女武者,来了冬弥琴香。

冬弥律的尸体看上去已经死去了至少半个时辰以上,叶凌月离开天工帐篷没多久,冬弥君悟等人就已经察觉了。

他们只当叶凌月是去找冬弥律去了。

哪知没一会儿,冬弥琴香就神情慌张跑了进来,说是听到了冬弥律的方向,有异动传来。

她循着声音找去,却没有现人。

冬弥君悟担心律有不测,就带人找了过来,哪知道就看到这一幕。

“是血迟。”

冬弥君悟检查了冬弥律的尸体后,眼眶红,握紧了拳头。

一身血被吸干了,还残忍的被剥去了皮。

在异域,只有血迟才有那个嗜好。

“都怪她,如果不是当初她拦着我杀血迟,律也不会死。”

冬弥琴香冲着叶凌月火。

“律的死,尉迟家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天一亮,我们就去找尉迟青要人。”

冬弥君悟和冬弥律的关系虽然一般,可律毕竟是冬弥家的人,血迟杀了人,他一定要对方杀人偿命。

“队长,我觉得这件事,还需要详细调查。”

叶凌月也对律的死很是难过,毕竟冬弥律是冬弥家唯一一个真心对待她的人。

他和那些异魔不同,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只可惜,生在了冬弥家。

叶凌月留意过现场,没有任何脚步和气息。

小乌丫也说,它早前现的那股天兽的气息消失了。

叶凌月怀疑,冬弥律并非是被血迟杀的,而是被天兽所杀。

那天兽狡诈多端,它伪装成了血迟的手法,杀了冬弥律,目的就是为了挑起两家的纷争。

只可惜,真在气头上的冬弥君悟等人,谁都听不进叶凌月的话。

“没什么好调查的,一定是血迟下的手。叶小姐,我早前袒护血迟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若是之后,你还要袒护他,那你就是和整个冬弥家为敌。”

这一夜,所有人都没有合眼。

冬弥律的尸体被摆放在外。

天一亮,冬弥君悟还未宣布启程去找尉迟家算账,就听到了天工帐篷外,一阵嘈杂声。

“冬弥狗贼们,出来。”

尉迟青的声音,自天工帐篷外传来,就见外头,一队黑压压的尉军围住了冬弥家的帐篷。

“这群混账,我们还没找他们算账,他们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也好,省得我大费周章去找人。”

冬弥君悟冷哼了一声,带着冬弥家的几人一起冲出了天工帐篷。

尉迟青和血迟并肩而立,尉迟青一脸的怒容。

血迟却是东张西望,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他看到了自天工帐篷里出来的叶凌月,眼睛一亮。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