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弥家只是中等家族,尉迟家的却是大家族,后者又有血迟帮忙,实力对比一目了然。

“大哥,那人就是专门吃女人的血迟?”

冬弥琴香吓得不轻。

“君悟大哥,我们快走吧,趁着那采花贼被鬼鳗缠着。”

传闻着血迟最喜食美女的血,说美女的血有滋补养颜之效。

而且他还是个疯子,无论大小家族的女眷,一旦被他看中,都会被他分肢惨食。

冬弥家的其他几名女武者也吓得不轻,催着冬弥君悟快离开。

至于叶凌月的死活,她们压根没有理会。

“不行,律还在前方,我们不能丢下他。”

冬弥君悟沉声道。

他身为长兄,本就要顾全兄弟姐妹的周全。

冬弥君悟不肯丢下冬弥律的另外一层原因时,若是冬弥律也死了,那他们的队伍里就连一名巫都没有了,对于他们接下来的狩猎很是不利。

冬弥琴香的话不轻不重,就落到了血迟的耳里。

他本正和鬼鳗缠斗,一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气晕过去。

什么叫做他专门吃女人,有没有搞错,他吃高等魔兽和极品美女的血才对,就冬弥家那几个说屁股没屁股,说脸蛋没脸蛋的女人,他还嫌吃了塞牙缝呢。

“丑八怪,老子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的血肉。”

血迟冲着冬弥琴香破口大骂。

哪知他这一个分神,鬼鳗身上的那一片可怕的魔纹闪了闪,鬼鳗的口中,喷涂吃了一道形如闪电的魔光,不偏不倚,就击中了血迟。

血迟只觉得全身一个痹,五感六识的敏锐度瞬间下降了一大截。

挥掌拍向鬼鳗的手,就如慢动作似的,缓缓落下。

“我靠!”

血迟吓得浑身毫毛倒竖,他被诅咒鬼鳗的诅咒之力给击中了。

完蛋了完蛋了,他这会儿死定了。

血迟扯着嗓子喊道。

“尉迟青,你个龟孙子,你爷爷我要死了,快来救我!”

血迟这一嗓子喊得又尖又利,只可惜尉迟青的那一只鹰眼隼早已飞到了其他地方去了,他就是叫破了嗓子也没有人有半点反应。

鬼鳗的半截身子已经成了冰窟,它圆滚滚的身躯呈横扫之势,紧紧缠绕住了血迟。

血迟的身躯,很快就被死死绞住了,中了诅咒之力的他,连呼喊都来不及了。

“叶小姐,诅咒鬼鳗狂了,我们招架不住,还是快些离开的好。”

冬弥律瞅准了机会,一把抓住了叶凌月的手,入手之处,只觉得叶凌月的手温暖滑腻,冬弥律的耳根子唰的一声红了。

手倏地一空,却见叶凌月非但没有退出战圈,反倒是翻手一挥,手掌之上,出现了一朵煞是好看的火莲。

一抹倩影,几个起落,就落到了鬼鳗的身前,叶凌月手中的火莲,化成了万千红色的火瓣。

火瓣一碰到鬼鳗,鬼鳗就出了一阵阵凄厉的嘶鸣声。

它那魔兵都难入的皮肤上,顿时起了一个个水泡。

叶凌月那火,可不是寻常的火,而是她吞噬了红莲业火和麒麟王火后的混沌灰火,那火碰柔即化,就算是诅咒鬼鳗也是难以消受。

鬼鳗痛到了极致,一把将困住的血迟甩了出来。

它那双褐绿色的眼,死死盯着叶凌月。

眼前这个小小的人,竟比那些异魔强者还要难缠。

它拼尽了全身的气力,口中又是一道诅咒之力。

“叶小姐!小心了!”

冬弥律大惊失色,飞身扑向了叶凌月,替叶凌月拦住了一部分的诅咒之力。

可鬼鳗拼死的最后一击,又岂是轻而易举能够拦下的。

一部分的诅咒之力,还是击中了叶凌月。

叶凌月只觉得全身一麻,手下却没有半分迟缓,手中的红莲业火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她神念一动,无邪剑握在了手中,红莲业火将无邪剑烧得如同烙铁一般。

她凌空而起,手中的匕狠狠刺入了鬼鳗的心脏,只听得“嘭”的一声闷响,鬼鳗的体内,心脏炸开了。

她手下又是一个用力,足足有数十丈长的庞然大物诅咒鬼鳗,竟是被她当胸给剖开了肚子。

鬼鳗的身子,在了暴风雪中,僵立了片刻,下一秒,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鬼鳗的身子倒毙在地,激起了满地的雪屑。

“律,你没事吧?”

冬弥家的几人快步行来,搀起了受了伤的冬弥律。

叶凌月翩然落地,手中的无邪剑上,火光渐渐退去。

“你……”

冬弥君悟满面带困惑之色,看着叶凌月。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诅咒之力对你一点作用都没有!”

冬弥琴香一个箭步,蹿到了叶凌月的前面。

冬弥家的人方才都看得很是分明,诅咒之力先击中了冬弥律,冬弥律一瞬就丧失了战斗力,下一刻,诅咒之力,击中了叶凌月。

可叶凌月却如同没事人一样,奋勇上前,一斩击杀了鬼鳗。

她周身散出来的红**力,还有那一把诡异的匕,都很不寻常。

那哪里像是一个普通的村落里出来的巫。

“诅咒之力?我不知道为何它会对我没效果。”

叶凌月回忆了下,方才鬼鳗的攻击的确击中了她。

她只是一瞬觉得有些身子麻痹,但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你还装蒜,我看你分明是哪个家族的奸细,趁机想要混入我们冬弥家的队伍,获取天兽的消息!”

冬弥琴香无法接受,叶凌月这么一个乡巴佬实力比她强,长得还比她好看。

“琴香姐,你不要含血喷人。叶小姐不像是撒谎之人。”

冬弥律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方才为了替叶凌月阻挡那一袭击,承受了大部分诅咒之力。

“你先不要说话,你受了很重的伤,伤势伤到了肺腑,我先替你治疗。”

叶凌月也不多说,只见她纤指一扬,一张回春符翩然落下。

回春符化为了一道绿光,犹如甘霖一般,洒在了冬弥律的身上。

冬弥律只觉得浑身一轻,早前身上的所有伤痛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就连身上的诅咒之力,也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两千五的月票了哦,十五号会再额外加五更,大家还别藏着掩着哦,大芙这次真不会食言啦,月票有,加更一定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