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弥君悟在旁看着,皱了皱眉。

一旁的冬弥琴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居然想要破冰入水,她倒是往里面跳啊,跳的快死的快。”

尽管诅咒之原的外部温度武者还能抵御,可若是入了水,那就不同了。

水下的温度,能让一名身强力壮的异魔战士瞬间冻成冰垛子。

就算是冬弥君悟这样的,体质强的异魔,进入了水下,也必须用体内的魔力御寒,如此一来,魔力消耗至少比6地上要快三倍。

早前冬弥琴香是猎杀了一头魔兽,将其投入水中,才引诱得鬼鳗出来的。

叶凌月这般举动,在冬弥家的几位少爷小姐的眼中看来,等同于慢性自杀。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叶凌月在凿开冰洞后,会立刻入水寻找诅咒鬼鳗,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叶凌月在敲出了一个窟窿后,并没有立刻下水,而是躲避在了一旁。

“她这又是做什么?既不下诱饵,也不下水?”

冬弥琴香一脸的懵。

“先静观其变。”

冬弥君悟命令几个兄弟姐妹退避到一里开外的位置,等待叶凌月的猎杀。

转眼,午时即过。

叶凌月依旧是隐匿在一旁,不动声色。

午后一过,诅咒之原就开始飘雪。

风雪越来越大,一个下午过去,整个湖面的冰层足足结厚了两寸有余。

冬弥家的几位,在那等候了半天,也不见叶凌月有所行动。

“怎么回事?那女人还是一动不动,该不会是冻傻了吧?”

冬弥琴香在原地跺着脚,这种天气,她只想躲进天工帐篷里。

“再等等,说过多少次了,要有耐心。”

冬弥君悟也弄不明白,叶凌月到底在干什么。

眨眼之间,又过了一天一夜。

冬弥家的几人,忍不住在湖面十里开外的地方驻扎了营帐。

反观叶凌月,就如老僧入定那样,在湖面上坐了一天一夜。

她的周身,已经被冰雪覆盖,整个人就如一个雪人那样,只留出了一双眼。

“我看那女人根本就在拖延时间,大哥,我们没时间再耽误下去了。万一让其他家族的人先找到了天兽……”

冬弥琴香已经彻底失去了耐性。

“琴香,说过多少次,不要开口闭口天兽,这一带,并非绝对安全。”

冬弥君悟留意过,过去的一日一夜里,有好几股神念乃至强大的气息,在这一片冰湖附近游离。

那些人,很显然是其他异魔家族的探子。

又是一夜等待,到了第三天,清晨刚过。

叶凌月睁开眼。

“烛照老爷爷,你确定,是时候引诱下面的诅咒鬼鳗出水了?”

“时机刚刚好,鬼鳗这种魔兽,其实并非是像异魔们想的那样是水生魔兽,它其实是一种两息魔兽。它靠饱食来维持战斗力,一般三天,会外出觅食一次。必须等到其饥肠辘辘时,动袭击,才最为有效。切忌在其肚饿时,用猎物诱捕,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引其狂性大。”

叶凌月初来异域,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

所以她没有选择贸然行动,而是听从烛照的建议。

这才有了叶凌月早前的举动。

“水下,有动静了。”

和烛照才刚说完,叶凌月就听到了水下一阵异动。

“来了!”

冬弥君悟等人,也留意到了这边的举动。

“足足拖了两天,那女人不吃不睡,我就不信,她还能熬得过去。”

冬弥琴香冷嗤道。

只听得湖面下,一阵地动山摇,一条黑色的蟒状的怪物,从了冰下钻了出来。

那怪物全身无鳞无铠,一身水光亮的皮肤,上面布满了怪异的魔纹。

这鬼玩意没有眼睛,

距离上一次冬弥琴香猎杀鬼鳗,已经过去了数天的时间。

鬼鳗在那一次猎杀中,被冬弥家的人围攻,受了些伤,成了惊弓之鸟,一直蛰伏在冰湖下。

就算是早前叶凌月也采用了猎物诱惑的方式,它也不会轻易离开湖泊。

这几日,诅咒鬼鳗都在小心观察冰面上的动静,确定了冰面上没有半点反常,这才敢出水面。

冬弥家的众人,没有靠近,全都远远地观望着湖面上的情况。

他们倒是要看,叶凌月要如何出手。

鬼鳗一出手,身上就挟带着一股惊人的寒气,它刚离水丈许,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只听得周遭,忽有百道剑光,如飞流直下的瀑布,朝着其射去。

鬼鳗何等狡猾,却见猛摔尾巴,尾部一道魔力,击碎了湖面,湖面的冰层化为了万千冰棱。

冰棱“突突”一阵激射,竟是将叶凌月的剑阵扫落在地。

“看样子,那乡巴佬撑不住了。”

冬弥琴香嘲讽道。

不过是区区的剑气,就像要伤诅咒鬼鳗,诅咒鬼鳗可不是寻常之物,它一身皮肤看似柔韧,实则坚硬无比。

早前冬弥琴香用了上品魔兵,也没能伤他分毫。

“琴香姐,你能不能不要落井下石。”

冬弥律烦不胜烦,一双眼紧紧盯着湖面上的举动。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湖面上的风雪大了起来。

诅咒之原的夜晚,是暴风雪最猛烈的时候。

由于风雪的缘故,众人都没有留意到,在高空有一头金羽魔隼,那鹰隼有一双暗黄色的鹰眼,正一瞬不瞬,严密监视着湖面上的情况。

在距离鬼鳗出没地二十里开外的某处冰峰上,坐落在另外几座天工帐篷。

居中最大的天工帐篷内,温暖如春,它比起冬弥家的天工帐篷,要大一倍有余。

在帐篷的正中,悬挂着一颗燧晶,燧晶散出了明亮的光芒,这种燧晶,属于火曜晶的一种,但是比火曜晶珍贵的多。

在异域,也只有少数的大家族才能拥有。

帐篷里,只有两名男子。

其中一名男子,端坐在兽皮椅上,一袭云纹金枝雪袍,面容俊美,额头有一只眼,那眼和早前那头鹰隼一模一样。

另一名男子,满头金,手中端着一壶酒,正往嘴里倒酒,那酒水倾斜而出,却是血红色的,散出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金男子喝的,竟是生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