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离叶凌月所在地八九里的位置,一座大营帐魏然立在了风雪中。

尽管风雪很大,可天空的那一个蓝色的太阳依旧是散出了阵阵寒意。

营帐内,一片暖融融。

有七人正在营帐里休息,这七人有男有女,正如叶凌月早前猜测的那样,这些人都是异魔。

很不幸的,叶凌月被啵啵一个流放,直接流放到了异域。

异域的面积,比起神界还要广袤的多。

这里不像是神界,有四大神帝。

在异域,有无数的大小家族。

势力庞大者,如帝魔家族,不仅历史悠久,族人也遍布异域的各个角落。

势力小一些的,就好比人界的一些门派,零零散散,分布在异域的某个区域。

叶凌月无意中撞到的这几名异魔,乃是一个中等势力的异魔家族的子弟。

他们来到这片叫做诅咒之原的地方,正是为了完成异魔的成年礼。

异魔是极其骁勇好战的种族,他们比起人族神族和妖族,都要嗜血很多。

对于每一名异魔而言,无论男女,在年满二十岁时,都必须开始一场成年礼。

他们可以选定一个试炼地,组队前往进行试炼。

若是试炼成功,家族将其奖励其丰厚的奖赏。

可若是试炼失败,那他们很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眼前的这七人,属于冬弥家族,和叶凌月早前预料的有些不同,这个家族的人,长得并不像是叶凌月早前遇到过的异魔魔兵那样丑陋高大。

其实在异魔中,越是大家族的子弟,越是在意外表。

异魔比神族具有更强的隐匿身形的能力,也更在乎外貌,在他们看来,异魔魔兵那样只是最底层的异魔,粗俗不堪,和兽族没什么区别。

冬弥家族的子弟,大多拥有极其出色的外表,他们中的男子,身形颀长,大部分麦色的皮肤黑色的头。

女子身姿窈窕,拥有金色或者火红色的头。

“律,你怎么随便让他人加入,万一是其他家族的奸细怎么办?”

说话的是一名相貌妖娆的红女子,她身材火爆,说话时,拨了拨波浪形的长,显得几近妩媚。

这一位,是冬弥家直系第七房的长女,叫做冬弥香琴。

被责问的男子,个头适中,有张白净的书生脸,他的身上披着一件素灰色的巫袍,巫袍上,有一个银白色的烙印,象征着他巫尊的身份。

此子乃是冬弥家第十房的第二个儿子,名叫冬弥律。

冬弥家尚武,家主一共有十八房儿子,子嗣一多,儿孙就多,其中受宠的乃是长房和第三、第七房。

这一次负责带队的队长,就是冬弥家主长房的第三子,冬弥君悟。

至于早前和叶凌月神念相通的冬弥律,因为其父就是名巫者,武力不强,所以在家族中的地位有些尴尬。

这一次外出历练,也是因为需要巫者辅助的缘故,才选中了他,冬弥律更擅长的是阵法。

本来负责治疗的是他的胞妹,但是早前在诅咒之原受到了一头诅咒兽的狙击,他妹妹受了重伤,不都被送回了家族。

这件事,还一直被冬弥家的几位哥哥姐姐嘲笑。

面对冬弥琴香的刁难,冬弥律已经习惯了。

“琴香姐,对方是一名神念师,而且是名女子。听她的口气,应该对这一带并不熟悉,不大可能是奸细。”

冬弥律的脾气很好,换成了其他人,此时必定已经和冬弥琴香起争执了。

“女人又怎么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怜香惜玉的心思不成。早前你那蠢妹妹,就是同情一头受伤的诅咒兽,才会害得大家被伏击。我可不想再重蹈覆辙。”

冬弥琴香言语里很是傲慢。

“你!”

一听冬弥琴香侮辱自己的妹妹,冬弥律涨红了脸。

“够了,琴香,你少说一句。是我同意律,让那名女神念师加入了。对方似乎也是一名巫尊,最可贵的是,她懂得回春符。这种符,异域只有大家族才懂得炼制,如果对方所言非虚,对于我们接下来的历练后大有好处。”

身处最中心区域的一名壮实男子开了口,他身形高大,留着络腮胡,一身肌肉疙瘩如同小山丘似的。

尽管处于冰天雪地之中,男子上身却是赤裸着的,上面有大大小小的疤痕无数,一看就是骁勇好战之辈。

冬弥君悟负责这一次的历练,他也知这几个兄弟姐妹之间一直有矛盾,每次调解起来,都很是麻烦。

“大哥,你小心引狼入室,万一那女人也是冲着‘那东西’来的,不就坏了我们大事了。”

冬弥琴香对这位兄长还算是敬重,话语间,已经开始服软。

“不可能,知道诅咒之原的事的人很少。况且,不少家族的子弟都去了天战战场,寻找什么封天令的下落去了。对方如果是同等家族的人,必定不会孤身前来。更何况,就算她有什么问题,也只是一个人。若是呆会,她不能炼制出回春符,我们就直接杀了她,永除后患。”

冬弥君悟眼底,闪过了一抹狠戾之色。

冬弥律听罢,唇抿紧了几分。

他本意是好心搭救那名迷路的女子,可这么看来,没准是羊入虎口。

自家的这几位,可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冬弥君悟说罢,耳朵微微一动。

“人好像过来了。”

外头,一阵雪声,并无脚步声。

过了片刻,就听到营帐外,一阵轻微的叩帐门的声响。

一个极其微弱的女声在外面问道。

“请问,是早前与我联络的那位嘛?’

女子的声音微微有些抖,也不知是胆怯,亦或者是天气严寒的缘故。

“只有她一人。”

冬弥律用神念扫视了一下四周,确定了对方是一人前来。

“进来吧。”

冬弥君悟沉声说道。

营帐的门一下子打开了,一阵寒冷的雪风兜了进来。

一抹纤细之中,不失窈窕的身影走了进来。

女子披着一件斗篷,浑身都是冰雪。

帐篷内的温度,让女子身上斗篷上的雪一下子化开了,滴滴答答,雪融成了水。

女子解开了身上的斗篷,露出了真容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