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口小小的轮回盘催动之时,天地之力蜂拥而至。

叶凌月感受到那股天地之力时,很是诧然。

原来用来复活重生的,竟是天地之力,也就是佛力。

“爷爷,这口小轮回盘你是从从何得来的?”

冥日曾说过,冥界的那一口大轮回盘,乃是上古遗留之物,整个神界也找不到第二口。

“是我用了二十载时间炼化出来的。当年我为了救你奶奶,想要让其死而复生。就特意去冥界游玩了二十年,在那现学现炼的。这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于异域的鬼巫而言,炼制一个口轮回盘并非难事。”

幽冥鬼王满脸的傲娇。

他对鬼王妃痴心一片,为其炼制成了小轮回盘。

尽管说得轻松,可个中的艰辛可想而知。

“您是异域的鬼巫?”

叶凌月大概猜测到,异魔的情况和神族有些不同。

“所谓的巫,也就是和你们说所说的方士大致类似,只是叫法不同。我就出生在巫族世家,巫也有巫士,巫尊和巫仙之说。我的级别在异域大抵相当于大巫仙,实力大抵就和你们口中所说的慕容老方仙差不都。不过那老怪物阴险狡诈,才能一举夺取封天令,白日飞升去了。”

幽冥鬼王耸耸肩。

他和慕容老方仙虽说实力相当,可性格却是完全不同。

慕容老方仙野心勃勃,一心要问鼎三十三天,而幽冥鬼王却只求个自由潇洒,所以他才会脱离家族,来到神界,只为了寻觅自己的伴侣。

“那爷爷你知不知道如何重塑鼎灵,我的乾鼎鼎灵,早前为了保护我,魂飞魄散,至今无法凝聚。”

叶凌月说着,摊开了右手掌,手心的那一枚鼎印,脱手而出。

“这口鼎的确丧失了鼎灵,想要修复,很是困难。”

幽冥鬼王凝视着叶凌月的那口鼎。

却见鼎神古朴无华,鼎身上,雕着大量的铭文。

虽然没有鼎灵,却散出一种不属于神鼎的气息。

“早前有人提醒我,说是只能用五彩魂玉才能修复鼎灵。但是放眼整个神界,五彩魂玉只有昙水仙子的素手鼎中才有一颗。我已知的第二颗五彩魂玉,落在了一个叫做帝青玄的异魔王侯手中。”

鼎灵一直没法子修复,叶凌月担心日子久了,鼎灵就再也无法凝聚了。

“帝青玄,那姓氏,难道是帝魔家的人,那个家族,可不大好招惹。不过五彩魂玉,的确可以帮助修复鼎灵,我建议你,最好到昙水仙子手中抢那块无彩魂玉。”

幽冥鬼王提议道。

“可我的实力比起昙水仙子来,终归是差了一截,她的实力甚至比我的启蒙恩师鸿蒙子和玉手毒尊还要厉害些。”

这也是叶凌月一直没有对昙水仙子下手的原因,那女人几次三番暗算于她,照叶凌月寻常的性格,早已先下手为强了。

“昙水那老娘们的确有些背景,她和神界的其他八大方仙不同,甚至连慕容老怪物都要避讳她几分。原因无它,是因为她身后是道门的人。道门,也是三十三天上的大宗门。她的那口素手鼎,十之八九,也是道门赐于她的。你早前不和她硬碰硬,也是对的。但是,那也只是以前罢了,我大巫仙的孙女儿,怎能输给道门的小喽啰。”

幽冥鬼王不屑道。

“爷爷,你的意思是?”

叶凌月一听能打败昙水仙子,就满脸的期盼。

她如今虽然是第七军团的元帅了,可是元帅之上,还有军部,昙水仙子那老娘们,一定会处处针对她。

若是能拔掉这颗眼中钉,又能获得五彩魂玉,实在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只要你听爷爷的话,重塑圣体,自是不用怕那老女人。那老女人说白了,最厉害的不过是那一口鼎。那鼎力,含有道门的三昧真火。你拥有吞噬火种的能力,如果能够得到道门的真火,身具佛火和道火,那真是所向披靡了。”

幽冥鬼王说着,眼眸里,腾起了一抹异光来。

佛宗和道门的人一向自视甚高,如果知道他们看不起的九十九地中,一介蝼蚁神族居然拥有如此厉害的火种,必定会气得七窍生烟。

幽冥鬼王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格,他早前想替叶凌月重塑圣体,想要采用的是和帝莘一样的法子。

可想到叶凌月还要对付昙水仙子,直面三昧真火,他就不得不换一种法子,替叶凌月重塑圣体。

他当即让小吱哟停留在了小轮回盘边,替小乌丫护阵。

另一方面,就带着叶凌月径直到了十里花海之中。

“接下来的七天里,你必须逗留在这一片花海之中。你记得,整个过程会痛苦无比,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但若是你熬过来了,将来就算是面对三昧真火,你也不会畏惧。”

幽冥鬼王说罢,身影一掣,人已经凌空悬浮在了十里花海之上。

叶凌月的脚下,那一条蜿蜒小道以肉眼可见的度消失了。

耳边,一阵梭梭声,叶凌月抬眸看去,就见了身旁,大量的彼岸花就如潮水般,蔓延而来。

早前看似艳丽无比的花朵,刹那间,就成了血盆大口。

那些翠绿色的,娇艳欲滴的枝叶,也化为了森寒的倒刺。

叶凌月挑了挑眉,不知幽冥鬼王让她置身花海的具体用意。

她想要学幽冥鬼王那样,飞身而起。

可身子才拔高了半寸,只听得“噗噗”数声,彼岸花的花丛中,多达百条的花藤飞掠而起。

那花藤,缠住了叶凌月的手腕和脚腕,看似柔韧的花藤,竟一瞬间,爆出了近千斤的力量。

百条花藤,力量更是多达十万斤之巨。

叶凌月身子用力往下一坠,人已经滚落在彼岸花海中。

叶凌月一个鲤鱼打滚,想要挣脱花藤是束缚。

大量的倒刺,狠狠扎入了叶凌月的体内,这些彼岸花丛,已经多年未尝到人血的滋味了。

它们见血就吮吸,有些倒刺,更是深入骨头。

“糟糕!”

叶凌月能感到自己的体内,血液和神力都在大量的流逝。

这一片十里花海,简直就是屠宰场,难怪当年真正的蚩印带着数万神兵,最终都没突破这一片花海。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