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之上,夜北溟如同一尊石像,久久没有动弹。

薄情看到这一幕,为夜北溟感到很是难过。

可同时,他也很担心叶凌月。

“前辈,医佛已经离开了。你一定要振作,你快看看凌月,她的情况不大对头。”

薄情也知云笙的离开,会让父女俩很是悲痛。

可至少云笙只是离开,性命暂时无虞。

可叶凌月就不同了,从方才薄情和夜北溟赶到后,叶凌月的情况就很是不对劲。

她的周身,弥漫着一股灰色和红色的火焰。

薄情想要靠近,可是才一靠近,那两种颜色的火焰就如临大敌,冲着薄情张牙舞爪着,薄情根本难以接近。

灰火和红莲业火之中的叶凌月,又呈现出了另外一番景象。

她充耳不闻身旁的事,就连云笙离开了都不自知。

薄情说的话,夜北溟一句话都没听到,他的脑中,只有云笙离开前的那一幕。

直到他听到了“凌月”两个字。

不错,薄情说得不错,小野猫虽然离开了,可她一定会遵守诺言回来的。

就算是她一时回不来,他就算是上天入地,也要找到佛门所在。

他如今不是戒律佛的对手,不代表他将来不是对方的对手。

在此之前,他必须遵守和云笙的约定,照顾好他们的孩子。

“月儿。”

夜北溟起了身,看向了叶凌月所在的方向。

“夜前辈,凌月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怕她有危险。”

薄情眼底满是担忧之色。

“不用担心,若是我没看错的话,月儿没有什么危险,她在突破。我们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放心,以月儿的心性,一定能突破。我们要做的就是静待其变。”

夜北溟的眼力比薄情更精准些,他看得出叶凌月身上的力量正在不断波动。

早在叶凌月返回神界时,夜北溟就注意到,叶凌月修炼的神力和一般的神界五行神力不同。

那是一种脱神界定义的神力,如今看来,这股神力应该和佛门有关系。

云笙离开,想必也和月儿身上的这股力量体系有关。

薄情听夜北溟如此一说,心思稍定。

“我们先找找看,周围是否还有活口。”

夜北溟已然接受了云笙被带走的事实,无论云笙是否留在神界,他们夫妻俩的罪名必须洗脱。

当务之急,是先帮助叶凌月返回兵王营,想法子先找到被绑架的冰原女帝。

混沌灰火和红莲业火中,叶凌月的神情不断变化。

她的体内,虚空之海也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次红莲业火的吸收,比起叶凌月早前吞噬任何一种火焰都要困难的多。

她的身体,在强大的佛力冲击下,呈现出无法承受之态。

血液逆流,体内的器官也叫嚣着,随时都要罢工,她的脸色,由红变白,不断抽搐着。

额头之上,大量的红色汗水疯狂地流下。

换成了是早前,叶凌月还能忍受这样的折磨,可是早前,她刚经历过戒律佛的行刑,千刀万剐之刑造成的精神折磨无疑是惊人的。

她能感到自己的意识在一点点地溃散开。

“丫头骗纸,你一定要支撑住。”

虚空之内,烛照也替叶凌月捏了一把冷汗。

那红莲业火比烛照预期的还要厉害得多,它在不断地磨损叶凌月的自制力。

若是叶凌月熬不过去,虚空将会崩溃,连带着烛照自己,也会随着叶凌月自爆而亡。

叶凌月也已经到了极限,浑噩之中。

她脑中不断闪现过帝莘、娘亲、爹爹、阿日、阿光的模样。

“爹娘、帝莘、大家,我怕是撑不住了。”

叶凌月喃喃自语着。

“夜前辈,凌月的情况有些不对头。”

薄情现了叶凌月的异常,他留意到,叶凌月周围,早前势均力敌的红、灰两色的火焰,红色火焰正在吞噬灰色火焰。

“月儿,你冷静些。”

夜北溟感觉到,叶凌月身上的那股特殊力量正在削弱。

只可惜,叶凌月根本听不到夜北溟的话。

夜北溟看得心惊,那红色的火焰很是霸道,若是再纵容其反噬下去,月儿很可能被火焰反噬。

届时,就算叶凌月能保住性命,只怕也是神志不清,成为痴儿了。

夜北溟自是不愿意再看到这种事的生,他不再迟疑,却见其摇身一变,化成了黑色的麒麟王。

黑麒麟落地之时,仰天长啸一声。

却见其口中,一道黑金色的火焰破口而出。

那火焰横冲直撞,直冲向了叶凌月。

夜北溟的麒麟王火虽然不是佛火,却是其修炼多年,取自麒麟族的至宝。

此火刚猛无比,蕴含了夜北溟的一部分神力。

早前兰楚楚就是伤在了麒麟王火之下。

刹那间,红色的业火、黑金色的麒麟王火和灰色的混沌火混为了一体。

那黑色的麒麟王火一碰上了红莲业火,就如水遇上了火,侵略性十足。

本命火和宿主的性子很是相似,夜北溟的火就是黑麒麟王火,红莲业火却是云笙,两者一遇上,却是刚柔并济。

红莲业火竟是一下子气焰被压了下去。

一黑一红的火焰,水乳兼容,很是慈爱地围着灰火打转。

而此时,神识已经有些浑噩的叶凌月,也觉得耳目怡情。

她口中,不自禁开始吟唱了起来。

只见一句句梵文经文,自叶凌月的口中流出。

“那是?”

夜北溟和薄情只觉得耳边一阵佛经吟唱,耳边,一阵轻吟。

叶凌月的周身出现了一句句的梵文,那金色的梵文一个个融入了火焰之中。

原本桀骜不驯的红莲业火和黑色麒麟王火在了梵文的作用下,变得温驯无比。

灰色的混沌火趁着两火被梵文驯化之时,展开了反扑。

它“嗷呜”一口,就将红色的业火和黑色的麒麟王火吞了个干净。

灰火的颜色,也变得更加通透了一些。

就在业火和麒麟王火被吞噬的瞬间,叶凌月的体内,虚空海“轰”的一声炸开了。

叶凌月的体内,一股惊人的佛力在这一刻,如浪潮般,喷涌而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