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佛陀说罢,却见其一扬手。

只见他身下的那一个莲台,忽是一片红光闪烁。

莲台之上,显露成了小乌丫来。

小乌丫已经恢复了人形,只是她双目紧闭,身上有多处烧伤,看上去已经是不省人事。

“是小乌丫!”

叶凌月和小吱哟都是一震。

她们早前还以为小乌丫下落不明,哪知道,竟落到了莲池佛陀的手中。

那莲池佛陀也是狡猾,他看成了小乌丫身怀上古圣兽之血,恰好戒律佛新进喜圈养拥有圣兽血的上古兽。

他有心讨好,就将小乌丫藏了起来。

“我要去救小乌丫回来。”

叶凌月见了小乌丫,咬了咬牙,就要出寂灭塔。

“老大,我去。”

小吱哟自告奋勇。

一人一兽都知,莲池佛陀必定不怀好意。

可她们都不愿看着小乌丫落入莲池佛陀之手。

“那秃驴找的是我,放心,我自有法子逃脱。切记,你不要妄动,切不可主动离开寂灭塔。我不会有事。”

叶凌月深吸了一口气,最差,她还有鸿蒙天,必定能避开莲池佛陀的暗算。

叶凌月出了寂灭塔。

看到叶凌月上当,莲池佛陀心下大喜。

叶凌月步步走近莲池佛陀,同时,她也全身戒备着,唯恐莲池佛陀使诈。

只要莲池佛陀稍有异动,叶凌月会立时遁逃,莲池佛陀的各种手段,叶凌月早已见识过了。

就在叶凌月即将靠近小乌丫时,莲池佛陀忽是放声大笑了起来。

“叶凌月,受死吧。”

他的眉心,原本莲形的佛印,骤然金光大盛,方圆数十里,一片佛光忽然笼罩,一尊金色大佛出现了……

“前面就是集合地了。小野猫,你不用太担心,月儿一定已经赶到了。她不会有事的。”

荒野之外,数里之外,云笙和夜北溟也已经赶至。

夜北溟略有些担忧地望了眼云笙。

自从月儿离开后,云笙就显得很是焦急。

一路上,她不曾停歇过。

“夜狐狸,我感到很是不对劲。早前我不该送月儿先离开的。”

云笙用时空魔法送走了叶凌月之后,就后悔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前方那是?”

行在前头的薄情忽是说道。

众人抬头看向了前方。

一片天幕之下,正东方处,有一个庞大的蜃影出现了。

那蜃影像是一尊人像,出了一片金光。

那金光所及之处,犹如旭日东色升,天地间一片金色的光晕。

一股熟悉的力量,让云笙刹那色变。

那不是寻常的神力,与云笙早前在天牢里遇到的莲池佛陀身上的神秘力量有几分相似。

但是比起那一日的莲池佛陀来,今日的这一股金色力量,更加的强大。

光晕所到之处,众人犹如碰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

“这是怎么回事?”

夜北溟和薄情很是意外。

“是他。”

云笙惨白着脸,一脸的失魂落魄。

莲池佛陀说他会回来,他回来了,还找上了月儿。

月儿有危险。

一想到女儿很可能面临危险,云笙了疯似的往了佛相金光里冲。

“小野猫,你快回来。”

夜北溟唯恐云笙受伤,想要拽住她。

可他一遇上了金光,就被反弹了回来。

再看云笙,她身影一逝,阻拦夜北溟和薄情的那道金光对她没有半点作用,一瞬之间,她就已经穿过了金光,朝着前方的荒野行去。

佛门的佛相金光,对于非佛门中人而言,不可穿越。

可是对于身具五寸佛根的云笙而言,却乜有多少阻挡作用。

“小野猫!”

夜北溟担忧道。

“夜狐狸,月儿有危险。一切都是因为我。”

云笙听到了爱人的呼喊,怆然转身。

她那双比星辰还要闪亮几分的眼眸里,此时早已满是泪水。

“小野猫,到底生了什么事?月儿为何会有危险,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

夜北溟试图上前拦下云笙。

可是一次又一次,他被佛相金光拦在了外头。

眼前的佛光,就像是一个不可打破的禁制,将夫妻俩生生给隔绝开了。

“佛门的人还是来了。五百多年了,我还是没能躲过佛门的人,上一次,我躲过了。这一次,我再无路可退。夜狐狸,我舍不得你,舍不得我们的孩子,可是……”

云笙声音哽咽,她眼底,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落下。

“小野猫,你不要哭,告诉我到底生了什么,什么佛门中人,什么无路可退。”

夜北溟一见云笙哭,就有些六神无主。

他,夜北溟,天不怕地不怕。

唯独面对爱妻的泪水时,手足无措。

曾几何时,夫妻俩面对生离死别时,云笙都不曾像今日者按懦弱过。

夜北溟心知,必定是生了什么,云笙才会如此难过。

“夜狐狸,答应我,无论将来生了什么,一定不要难过。我虽然离开了,但是我一直在,哪怕我将来长伴青灯,我依旧是你夜北溟的妻。”

云笙惨然一笑。

想到了月儿的安危,云笙不敢再多做逗留。

她最后看了一眼夜北溟,转身绝然离开。

“小野猫!”

夜北溟怒咆着,试图冲破那一道佛相金光。

一次又一次的冲击,金光非但没有减弱,反倒不断增强。

夜北溟尝试了几次后,无法冲破金光,他暴怒之下,身形一变,化身成了上古麒麟王。

黑色的麒麟王身形犹如一座小山丘。

它出了惊天动地的怒咆声,全身的鳞片悉数张开,重重冲向了金光。

用力之猛,周遭的空气瞬间扭曲了起来。

轰——

又是一阵强烈的反弹,黑麒麟王被狠狠反弹了回来。

黑麒麟王已经是头皮血流,全身多处鳞片破碎,那模样看上去很是可怖。

黑麒麟王的力量,已经达到了十万斤之巨,可是在了佛力无边的佛相金光前,却是依旧没有用。

五百多年来,夜北溟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他第一次意识到,人外有人的道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云笙消失的背影,直到云笙彻底化为了一个黑点。

心的某一处,彻底空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