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的心,急得像是要跳出胸膛般。

她早就知道,一定是生了什么。

是奚九夜?

还是异魔?

还是诸神山?

无数个可能,同时闪过了叶凌月的脑海。

“小吱哟、小乌丫!”

旷野之内,火依旧燃烧个不停。

叶凌月疾步狂奔,一路走过,脚下是无数白骨。

她在尸堆里不断寻找着。

一具又一具,叶凌月唯恐看到两小兽的尸体。

一番寻觅后,叶凌月找到了多名地煞君主的骸骨,好在,其中并无两小兽的骸骨。

“这是……佛力?”

叶凌月留意到地煞君主的骸骨上,留有了一丝丝佛力的痕迹。

缕缕寒意,从背脊攀爬而上。

十万异魔大军离开诸神山不过数个时辰。

从尸骸的损伤程度看,地煞兵被击杀不过一个时辰。

她早就该猜到,能在一个时辰内,歼灭如此多的地煞兵的只有地煞的克星,佛门中人。

只是叶凌月想不到,在神界,还有哪一方佛门中人,能够有如此强大的佛力。

“阿弥陀佛,贫僧总算是等到了正主了。”

一声佛号,叶凌月缓缓抬起了头来。

“小吱哟!”

叶凌月抬头就看到一片红云,红云形如火莲,莲台之上,坐着一名素一素衣僧侣。

素衣僧侣周身,弥漫着浩瀚佛力。

叶凌月在看到那僧侣的第一眼,就肯定了,在场的地煞兵正是死于此人之手。

此人的佛力很是高强,早前叶凌月遇到过的无论是魏判还是小南无和尚,无一人的佛力可以与此人相媲美。

那僧侣右手之中,小吱哟被其捏住,看上去奄奄一息。

“老大,快走。”

小吱哟一身的鬼畜之力被莲池佛陀所制,又亲眼目睹小乌丫生死未明,早已心灰意冷,若非是它心里还记挂着老大的安危,只怕早已与这秃头和尚拼了个鱼死网破了。

“是你杀了地煞兵?”

叶凌月眼眸里,多了几分怒意。

十万地煞兵虽然只是地煞,可对于叶凌月而言,早在她成为地煞大君主时,她就已经将他们看成了自己兵。

此人杀了她的兵,又伤了小吱哟和小乌丫,叶凌月绝不会轻易放过他。

“我看你身具佛缘,也算是半个佛门中人。你可知,你私盗天地阵,滥用地煞兵,犯下了多大的罪孽。”

莲池佛陀一脸的大义凌然。

地煞兵,乃是世上大奸大恶之辈死后,其鬼魂作祟,化为了地煞。

十万地煞,若是沦落在外,必定会危害一方。

有一方佛门大贤就炼化成了特殊的天地阵,将地煞镇压在了多个天地阵中。

哪知有一日天地阵被人盗走,沦落到了异界。

莲池佛陀乃是佛门戒律佛之门生,奉命前来寻找消失的天地阵。

他在神界,恰好就感受到了天地阵的气息。

当得知有人竟敢用天地阵侵略诸神山,莲池佛陀自是不会放过。

考虑到不能暴露佛门的存在,颠覆了神界多年来的平衡局面,莲池佛陀才会在诸神山之乱后,亲自动手,用业火焚净十万地煞魂魄。

“罪孽?敢问大师一句,何为罪孽?”

叶凌月顿觉十分好笑。

莲池佛陀说道。

“所谓罪孽,乃是恶因恶果,世间一些罪恶不公之事。你身为人臣,却叛上作乱,残害神兵数万,是为罪孽。身负罪孽者,当诛之。”

叶凌月一笑置之。

“我看大师乃是佛门高僧,想必神界生的一切都瞒不住大师。那我敢问一句,所谓因果,那我爹娘一生为神界效力,救下神民无数。诸神山却污蔑我娘亲,动用十万神兵围剿我父亲,这可是罪孽?若是有罪者,都须诛之,那诸神山的那几位,是否应诛之。”

莲池佛陀冷哼一声。

“黄口小儿,倒是会狡辩。所谓因果,也有大因果与小因果一说。诸神山四大神帝此番却有偏失之处。然,一切皆有因果。四大神帝早年征伐神界,建立神界,拯救万千神民于水火之中。其位列四大神帝,乃是因果。如今诸神暗淡,气数将尽,也是因果。”

佛家最讲因果。

莲池佛陀身为佛门高僧,更是如此。

叶凌月听得心头一凛。

莲池佛陀话语之间,似乎是在预示,四大神帝……

长生神帝已经陨落,冰原女帝失踪,难道说诸神山上的那两位也…

“大师,四大神帝位极至尊,乃是大因果,不能与我等小民相提并论。那我再问佛陀一句,若是说我擅用天地阵,造成杀孽。那奚九夜也身怀天地阵,坐拥十万天罡兵。他造下的杀孽,难道就比我轻?为何大师只与我我道因果,却不去寻他?”

看到莲池佛陀出现,叶凌月已然现,天地阵乃是佛门之物。

她和奚九夜很可能都意外获得了佛门法宝。

莲池佛陀被叶凌月这么一问,一时语塞,奚九夜拥有天地阵,他自也是知道的。

“小丫头,你无需强辩。本座知你和那九夜神尊有仇。他也却有天地阵护身。本座只能告诉你一句,他乃是身怀大造化之人,既是被选中之人,身负天地之责。他的因果,却不是本座能去左右的。”

莲池佛陀越说,叶凌月心越是往下沉。

她早前面对天罡牢笼时,就觉奚九夜的实力比起早年,更胜无数。

她从傻女重生,到一路到神界,本已是天大的机缘。

想不到,奚九夜的造化,竟是连佛门高僧都要退避三舍。

难道,她此生就没有机会向奚九夜报仇了?

因果因果,所谓因果不外如此。

奚九夜欺世盗名,害得她魂飞魄散,迫害长生神帝,莲池佛陀却只是一句“不能左右”,一笔带过。

而她的十万地煞兵,却因为救母援父,惨被一把佛火化为了灰烬。

叶凌月想到了如此,不禁冷笑。

“说来说去,所谓的佛门,也不过是欺善怕恶之辈。话不投机半句多,大师,你杀我十万魔兵,又伤我两兽,我今日,就算是被迫得灰飞烟灭,也要和你讨个说法。”

叶凌月眸光一变,却见其纤手一扬,一股神念这里,喷薄而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