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叶凌月神情有异,云笙不禁多留意了几分。

“月儿,你这是怎么了?”

叶凌月将信收了起来,笑了笑。

“没什么,娘亲、爹爹,你们等我片刻,我去去就回。”

说罢,叶凌月就匆匆离开了。

“夜狐狸,我有些担心。”

云笙皱了皱眉,知女莫若母,她觉得月儿有些不对头。

直觉告诉云笙,那封信只怕是和那人有关……

“她已经长大了,既然月儿已经决定去见他,必定有其打算。”

夜北溟方才也扫了一眼那封信。

信上只有“叶凌月亲启”五个字,那字迹遒劲有力,分明是个男子的信。

叶凌月在诸神山认识的人不多,若是薄情、曾四轩等人,他们必定会直接来找云笙,这般隐晦,呵~奚九夜,看来你也没有表现的那般淡定。

云笙夫妇担心着叶凌月,另一方面,叶凌月暂别了爹娘后,拾阶而下。

山腰间,有一处慈光亭,身处飞崖怪松之间。

叶凌月的那封信上,只不过寥寥一句话。

“欲知中毒事件真相,到慈光亭一叙。“

信上并没有留下落款,可即便是过去了五百多年,叶凌月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字迹。

奚九夜,想不到,你还有胆主动联系我。

叶凌月看到信的一刻,有种撕碎信的冲动,可是中毒几个字,却让叶凌月忍下了心底的那股冲动。

这封信,愈证明了叶凌月早前的猜测。

长生神帝的死,的确和奚九夜有关,他竟还敢以此为威胁。

尽管已经知道了长生神帝中的毒乃是异魔精血之毒,可长生神帝的尸骨却早已收殓。

尸骨暂时由奚九夜看守,所以即便是叶凌月,一时之间也没法子靠近。

叶凌月到了慈光亭时,已经是月正当空。

黑魆魆的夜色下,一片朦胧的月光。

却见嶙峋的怪石奇松之间。有一道影子,坐在了亭中。

亭中有一张青玉石案桌,桌上,两个月光酒杯,一把玉壶。

男人转过了身来,冷眉俊目,深邃的五官,一袭灰袍,却比夜色还要浓郁几分,正是奚九夜。

“回来了?”

奚九夜正把玩着那酒杯,眸光比月色还要朦胧。

叶凌月冷笑了两声。

“不错,我回来了。”

奚九夜手中的酒杯一扬,酒杯在半空中划过了一道弧线,朝着叶凌月飞去。

叶凌月身形未动,眉宇一拧,只听得“嘭”的一声。

神念作用之下,那酒杯在半空中就炸开了,香醇的酒水,化为了无数的水滴,在了月光下,竟是折射成了一道旖旎的彩虹。

两人一坐一站,隐隐有暗潮涌动,生生是破坏了那种旖旎之感。

“怎么,故人相见,连喝一杯酒的面子不肯给。”

奚九夜苦笑道。

碍于风谷神帝和兰楚楚的面,他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叶凌月。

兰楚楚的情绪刚稳定了些后,他就借故离开,迫不及待地联络上了叶凌月。

他也知,用中毒的事来诱骗叶凌月出来,很可能暴露自己勾结异魔的事,可他甘愿冒这个风险。

因为他知道,唯有关系到云笙,叶凌月才会来见他。

曾几何时,他连见她一面都变得如此的困难。

“怕你毒死我。这种阴损的伎俩,你也不是第一次做。”

叶凌冷笑道。

一个连神帝都敢毒杀的男人,毒杀她一点也不奇怪。

虽然,她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夜凌月了。

“夜凌,在你心目中,我就是那种人?”

奚九夜有些恼火,拍案而起。

不管她是不是夜凌月,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杀她,可他又何曾下过手。

一掌落下,案桌上,那一柄玉壶应声而裂。

他脚下一快,身形一声,已经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夜凌早已在被你千刀万剐时,就已经死了。”

叶凌月往后骤退了几步。

她的嘴角扯开了一个讥讽的弧度。

这个男人,居然还敢喊她夜凌。

那个曾经爱他如生命的夜凌,早已魂飞魄散了,自从她葬身陨神崖时,就已经死了。

“你没死,你还活着。你是夜凌,你是我的夜凌。”

月色朦胧,佳人一袭战铠,丝微微有些凌乱,绝美的五官,一双灵动的眸,她的美,惹得他浑身都躁动了起来。

奚九夜近乎贪婪地凝视着叶凌月。

这一世,尽管容貌如出一辙。

可叶凌月对他的吸引力更甚,只因叶凌月的身上,有种夜凌月没有的生机。

那种生机,就如致命的毒,让奚九夜舍不得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他要她,迫切的要。

“奚九夜,你我之间,早已没有什么情谊,有的也只有仇恨。我只问你一句,长生神帝身上的毒,是不是与你有关?”

叶凌月见奚九夜双目通红,觉得有些不对头。

“仇恨?那你的情谊给了谁,蚩印那小子?叶凌月,你不用掩饰了,你前世为了我,连父母双亲都能不认,不过是重了一次,又怎么可能彻底对我忘情。你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奚九夜又往前走了一步,伸手就要去抚她的脸颊。

可他的手,僵在了半空。

他留意到了叶凌月的神情,那是一种,厌恶到了极致的表情。

“奚九夜,我不爱你了。这一世,我爱的只有一人。是他,让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爱,没有伤害,有的只是羁绊。”

想到了帝莘,叶凌月的眼眸瞬间柔和。

即便是相隔了千山万水,可在叶凌月的心中,帝莘一直在。

他温柔的目光,安全的怀抱,他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寸时光,她全都记着。

是帝莘让叶凌月意识到,重活一世,并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与他相遇。

奚九夜不懂爱,前一世的夜凌月又何尝懂得爱。

从叶凌月的嘴里,亲口听到这么决绝的回答,奚九夜的心,还是钝钝的疼了起来。

那种疼,最初不显,可到了最后,却是泛滥成灾,锥心刺骨。

她不爱他了。

她怎能说不爱就不爱,她怎能让他痛苦了数百年后,一个人说不爱了。

在他意识到,他深爱着她时,不爱他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