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月,回来了?

奚九夜凝视着云笙,他想从云笙身上得到一个答案。

一个他期待,同时又恐惧了无数年的答案。

“怎么,九夜神尊怕了?”

良久,云笙才再度开了口。

奚九夜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云笙的脸上。

他没有留意到,云笙握着那一条医佛项链的手,微微在抖。

一道柔和的光晕,从那一颗颗佛珠上流转而出,那光晕,像是阳光一样,一点点通过云笙的指尖,一直朝着云笙的体内扩散去。

被玄冰符链束缚住的神力,在了那一缕缕光晕的作用,琵琶骨上的符链,正在悄然生着变化。

“好笑,本尊何曾怕过谁!”

奚九夜断然否认。

他怎么会怕夜凌月……夜凌月早已经死了啊。

一个死了五百多年的人,他又为何要惧怕。

“九夜神尊,你不用口是心非了。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没想明白,你一直以为你恨月儿,是因为她是你的杀父仇人。可事实上,你只是在怕而已。你怕她的锋芒压过你,你怕自己身为神尊,却连一个小小的军师都不如。你怕自己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却连一个连神力都并没有的弱女子都比不上。”

云笙声音陡然转厉。

“闭嘴!”

奚九夜目光一变,一双眼里布满了血丝。

他大口喘着气,云笙的每一句话,都犹如重拳一般,一拳一拳,狠狠击在了他的胸口上,让其心口绞痛,一阵阵的难受。

一派胡言,他怎么可能会怕夜凌月。

可仿佛,云笙说得一切又都是真的。

曾几何时,他建立了北境。

可是每一次的军事会议上,众将军听命的都是夜凌月,每次巡查北境,最受子民拥戴的还是夜凌月。

她就像是北境的凌空明月,受到了无数的敬仰和信服。

而他,虽是北境真正的神尊,可是在所有的子民和将士的心中,却一直站在了夜凌月的身后。

“呵~怎么,说中心事了?什么北境的战神,说白了,不过是个窝囊废。”

云笙冷笑道。

当年,女儿叶凌月失踪。

在其失踪之后,北境双塔崛起,第一塔乃是夜凌,第二塔才是奚九夜。

夜凌名声最显时,早已凌驾夜北溟之上。

若非是夜凌体质不行,无法修炼上神力,又怎会是奚九夜当北境神尊。

这个血淋淋的事实,云笙夫妇早已看破。

奚九夜这般聪明的人,又怎会不知。

他娶夜凌,又何尝不是为了招徕人心。

他的本意是如此,至于他到底内心对夜凌月的真实感情如何,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

“杀!立刻给我杀了她!”

仿佛怕从云笙的嘴里,听到更多更加让他恐惧的话来,奚九夜勃然大怒。

身后,神兵们手中,百余把劲弩同时暴射而出。

云笙眼眸一变,忽见她手腕一动,手中的那一串佛珠滴溜溜转动了起来。

只听得“啪”的一声,佛珠应声而裂。

圆滚滚的佛珠,四散而开。

近百颗小佛珠,同时激射而出,它们就如生了眼般,朝着四面八方射去。

而就在佛珠断开的一瞬,云笙背脊上的那一根玄冰符链,竟也下子炸开了。

砰砰砰--

佛珠迎头撞击上了那些神弩,看似脆弱的佛珠,此时却是威力惊人,竟是将天罡竹炼化而成的箭一下子打断了。

奚九夜也是一怔,再看云笙。

却见云笙眉心的神印,早已生出了一片光华。

九根狐尾如疾风一般,狂扫而来。

也不知是不是奚九夜的幻觉,他一眼看过去,只觉得云笙的狐尾之上,隐隐带着紫色的光芒,和平日看上去有些不同。

“玄冰符链失效了?”

奚九夜心底大惊。

眼前,忽有一物飞了过来。

奚九夜手一扬,双指就夹住了那黑影。

他定睛一看,看到的却是一颗圆溜溜的佛珠。

佛珠上,有一股微弱的力在流淌。

这股力,并非是寻常意义上,神界的神力。

“佛力?!”

忽然间,奚九夜明白了什么。

那一串佛珠?!

医佛项链,早前那名年轻的神兵送给云笙的医佛项链里,竟蕴含着一股浑厚的信仰之力。

当然,一个小小的神兵的医佛项链,自是不可能有这么惊人的信仰之力。

可是这项链,乃是几百年间,就从云步江渔村流传下来的。

这里面集齐了多少渔民的信仰,这无形中,将项链本身炼化成了一件信物。

今日的法场上,这一串看似很寻常的佛珠,却起了异乎寻常的作用。

它悄然吸收了诸神广场上,广大神尊、上位神急于想救云笙的心愿。

这一部分心愿,竟是直接化为了信仰之力,凝聚在了这一串医佛项链上。

“原来,这就是信仰之力的作用,连神帝之力都能打破。”

奚九夜掂量着那颗佛珠。

他终于明白,为何父亲一定要获得人界。

区区神民和几百名神尊上位神的心愿,就能凝聚成打破神帝之力的信仰之力。

那若是集中了神界的信仰之力,那四大神帝又算是什么,再或者说,异魔又算是什么。

手指骤然一缩,奚九夜手中的那一颗佛珠顿时粉身碎骨。

“你也知信仰之力,不愧是奚三千的儿子。”

云笙本人,也对这股新生的力量感到很是吃惊。

关于信仰之力,她曾经接触过,但是却是第一次真正使用。

当年奚九夜之父,奚三千曾经为了搜集信仰之力,和云笙挚友,也是萌宠啵啵一较高下。

云笙搜集了大量的信仰之力,可是为了帮助啵啵登上界神之位,云笙将那宝贵的信仰之力,悉数给了啵啵。

所以,她本身并不知道什么信仰之力。

可是今日一见,她才知,信仰之力的作用,远过了她的想象之外。

“不管你是否拥有信仰之力,今日,你非死不可。我本想用你引出夜北溟,可写了,那缩头乌龟一直没有出现。看来,我只能用你的血,来先行祭拜我的爹娘在天之灵了。”

奚九夜说罢,体内,两股截然不同的神力,破体而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