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薄情和望结成联盟,两人一起加入了火炎神帝座下。

火炎神帝是一位明君。

他在观察了薄情和望一阵子后,就现,这两名年轻人身上,有几大的潜力。

薄情身上,有一股神秘莫测的风之神力。

这种风之神力,和神界正统的风之神力的掌控者风谷神帝的神力有所不同。

薄情本既是魔教出身,他的神力亦正亦邪,带着一股极强的邪性。

加之望又蛰伏冰原多年,他拥有一手很惊人的赶尸的能力。

结合了两者的特点,火炎神帝教了两人一种特殊的带兵之道。

既降魔伏尸,他让望回到了冰原,望通过了特殊的技艺,将冰原下埋藏了无数年的那些尸体全都炼化,薄情再辅之以自身的风之神力,在那些尸兵身上注入了风翼。

这一只数量达到了万人之多的风翼尸兵,度奇快,可谓是神行千里,乃是神界第一只亡灵尸兵。

“你要把它们交给我?”

叶凌月满脸的诧然。

“医佛有难,我自是要鼎力相助。我知你一定要前往诸神山,所以把手下这批人借给你。这也是火炎神帝的意思。”

薄情笑着说道。

对于他而言,只要是他有的,哪怕是他的性命,只要叶凌月一句话,他都可以交出去。

看到了这些尸兵,叶凌月似是有了什么触动。

“多谢诸位,能够鼎力相助,我们这就赶往诸神山。”

一行人浩浩荡荡,就如压境的乌云,往诸神山的方向行去。

时间眨眼即过,距离午时还有半个时辰。

诸神山内,一片异常的静谧。

风谷神帝的某一处侧殿内,兰楚楚给奚九夜披上了战铠。

“九夜哥哥,只是一次监斩罢了,你何必亲自上阵?”

“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五百年多年了。更何况,我也不放心把此事交给其他人,曾四轩不给夜北溟通风报信就不错了,我可不指望他能够监斩。”

奚九夜冷哼道,小怪物奉命外出搜查夜北溟的下落,可是一天一夜过去了,什么线索都没有。

“曾将军不会害我们的……我是说,他毕竟是父神的手下。那云笙也是罪有应得,就是不知道,八荒神尊会不会来救人。”

兰楚楚还想辩解,却被奚九夜一个冷漠的眼神给吓到了。

这让兰楚楚不禁想起了多年之前。

那一夜,当奚九夜得知夜凌月是夜北溟、云笙之女时的神情。

他那眼神,可怖的像要吃人似的。

想起了夜凌月,兰楚楚莫名的有些心慌。

她自我安慰道,叶凌月已经回了兵王营了。

她不可能会参与今日的事,只要奚九夜杀了医佛夫妇,届时叶凌月就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今日的奚九夜看着杀气腾腾,戾气尤其重,兰楚楚忙转移了话题。

“他最好是别来,否则只是多死一人罢了。我已经在上山的路上,埋下了层层埋伏,就算是他带着八荒的兵马来了,也只是徒劳。”

奚九夜淡淡说道。

外界一直以为,诸神山只有十万神兵,可奚九夜却知道,诸神山至少也有二十万的兵力。

他在调配人手时,已经将北境乃至他手下的天罡殿的兵士们全都埋伏在了诸神山的路口。

只要夜北溟一靠近,等待他的就是天罡殿的三十六殿主和万千天罡战士。

“九夜哥哥,夜北溟死后,你大仇得报,届时你就可以登基成为新的神帝,你多年的心愿也就可以了结,你一定会很高兴。”

兰楚楚满脸骄傲望着眼前的男人。

这男人,她恋慕了多年,他从最低处走起,一路坎坷,与她风雨同济,终于,他要走上那至高的殿堂了。

她也陪着他笑到了最后,将会成为整个神界最尊贵的女人。

“高兴?”

奚九夜似是被兰楚楚的这个问题问住了。

“怎么,难道你不高兴?”

兰楚楚诧然。

她认识的奚九夜,一直野心勃勃,想要让奚族再度崛起。

他这些年所做的一切,难道不就是为了这些。

可他高兴嘛?

正如兰楚楚所说,今日一过,他大仇就能报了。

可他却没有意料之中的高兴。

内心,相反,空荡荡的。

这些年,除了仇恨之外,他还留下了什么?

“九夜哥哥?”

兰楚楚见奚九夜怔怔出神,轻唤了一声。

“没什么,我只是想着待会监斩之事。兰儿,你待会就不要去了。法场那种地方,血腥味太重,你身子骨太弱,免得沾上晦气。”

奚九夜将心底的那阵子空虚撇在了脑后。

他一定是这阵子事情太多了,才会胡思乱想。

奚九夜出了侧殿,朝着天牢的方向走去。

距离午时还有一刻钟。

奚九夜步入了天牢内。

“把犯人押出来。”

一阵枷锁声响,云笙被押了出来。

看到奚九夜的那一刻,云笙并不感到意外。

“九夜神尊亲自来监斩,在下还真是受宠若惊。”

云笙的神情自若,看不出有半点行刑前的紧张之感。

她离开前,还向几名狱卒道谢,感谢他们这一日多来对其的照拂。

狱卒们排成了一队,红着眼眶,目送着云笙离开。

这一点,让奚九夜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夜凌月。

夜凌月即便是在最后关头,也不曾求饶过。

她也像是云笙那样,具有很强的亲和力,能够短时间内,和人打成一团。

这对母女,还真有些相似之处。

想起了夜凌月,奚九夜的心头,有一阵异样划过。

这种感觉,很是怪异。

奚九夜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就连夜凌月死时的那一天,也不过如此罢了。

“医佛在神界声望高,若是不由在下亲自监斩,只怕会引起骚动。”

奚九夜不得不承认,光是云笙这一副临死不惧的心态,就足以让他佩服。

身为风谷神帝座下的得力战将,奚九夜也监斩过不少人,但是像云笙这般谈笑自若的,还真是第一回见到。

“骚动?这不正是九夜神尊想要的嘛?”

云笙挑了挑眉,无需人押送,就径直走出了天牢。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