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侣面对云笙的询问,微微一笑。

“佛渡有缘人,所谓的引路人,引得自是坦荡佛路。”

云笙暗暗心惊,眼前这位僧侣很显然,正是佛门中人。

早在五百多年前,云笙被神界尊称为医佛之后,她的佛根就已经形成。

佛门曾有佛音降落八荒神宫,想要引渡云笙,帮助其踏上佛法之路。

云笙那时顾念爱人和家人,断然拒绝了那一份佛缘。

为了不得罪佛门中人,她的挚友姬如墨代替其踏上了佛路。

佛路无边,自那之后,云笙再未见过姬如墨。

为此,云笙还难过了好阵子。

可她以为,在那时,她就已经断了佛缘,哪知时隔数百年之后,她在造下了杀孽,几经身死时,却再度得到了佛渡的机会。

而这一次,她的引路人并非是佛音,而是一名佛陀。

无疑,这一次云笙佛渡的规格更高了。

“可是大师,我刚造下了杀孽。您应该也知道,我刚杀了人,午时就会被行刑。”

云笙苦笑道。

“你的确是早了杀孽,可杀的是该杀之人。贪图名利,戮父之徒,乃是十恶不赦之辈。所谓佛者,慈悲为怀成佛者有之,此乃你的第一条佛路。然,也有杀身成佛者,这一次杀戮,却是替你开启了第二条佛路。有一才有二,佛渡之路,为你再度开启。云笙,你可谓是当世无双的幸运儿。”

那僧侣对于云笙的罪行,全然不以为意。

却见其谈笑之间,将长生太子的死说得微不足道。

“所以说,白天生的一切,佛门都是一清二楚的?”

云笙纳闷道。

“世上法相无双,所谓神界,不过是尘芥世界,微不足道罢了。这里的一切,自是尽在佛门的掌握之中。”

莲池佛陀笑道。

他笑语平和,可言语之间,却有一种俾睨之态,仿佛世间一切,都在了佛门掌握之中。

“那大师可否为我作证?”

云笙不禁问道。

莲池佛陀一怔。

“佛门中人,本是不理尘芥俗事,我是你的引路人,却不能替你渡劫。”

池莲佛陀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他不会帮云笙洗脱冤屈。

“所以,所谓佛门,就是不分青红皂白,任凭是非颠倒,逼迫走投无路的有缘人遁入佛门?”

云笙话锋一变,言语里多了几分讽刺之意。

几百年过去了,从佛音渡人到佛陀渡人,云笙对佛门依旧是没有半点好感。

佛门这一次所谓的引渡,不过是趁火打劫罢了。

“放肆,炎云笙,你前后两世为人,也当懂得,修得了双份佛缘。若非如此,你根本没机会获得第二次引渡机会。你要知,只要你加入佛门,你就可以远离神界的一切纷嚣俗事。”

莲池佛陀也被云笙的话激怒了。

作为佛门引渡人,莲池佛陀引渡过无数的有缘人。

那些有佛根的人,没有一个像是炎云笙这般大胆妄为。

“如果所谓的佛缘,就是放弃自己的家人和爱人,那这份佛缘,我不要也罢。”

云笙的答案一如当年。

“炎云笙,明日午时,我自会再度前来,相信那时,你自会明白佛门是无所不能的,届时,你自会求我替你引路。”

莲池佛陀说罢,那莲花迅钻入了地下,佛门“卍”字紧接着就消失了。

“尘归尘,土归土,万法皆空。”

天牢里,只留下了一段叹息般的呓语。

“!”

云笙猛然从梦中惊醒。

额头满是冷汗,四下一看,周遭一片通明,油灯还亮着。

神帝青雷组成的牢笼里,一切依旧。

“是梦?”

云笙一时之间,也分辨不清,那莲池佛陀是真的存在,还只是她的黄粱一梦。

这时,云笙留意到了牢房中,有一片金粉色的花瓣。

花瓣金光熠熠,闪动着一层粉色的流光,正是一片莲花花瓣。

云笙只觉得喉头一紧,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油然而生。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抛弃我的家人。”

云笙握紧了那片花瓣,像是誓一样,沉声说道。

“无论如何,我也要救小野猫。”

夜北溟挣脱了薄情的束缚。

“八荒神尊,还请冷静一些。”

薄情也是一脸的焦虑。

“说得不错,此时,不宜冲动,否则只会上了他们的当。”

小怪物也劝说着夜北溟。

薄情和小怪物同时得到了诸神山动乱之事,他们是同时赶回诸神山的。

从诸神山,趁乱强行带走了夜北溟后,就用了一身的风之神力,强行困住了夜北溟。

可即便是如此,他也只是困住了夜北溟数个时辰罢了。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小怪物找到了他们。

他同时还带来了诸神山午时会处置云笙的噩耗。

这个消息,无疑大大刺激了夜北溟,他当场作,强行冲破了薄情的束缚。

“即便是自投罗网,我也要救小野猫。我过誓,此生,不能同生,但求同死。多谢你们,若是明日我夫妇俩双双陨落,还请将我们的骸骨,送回八荒。还有,我们的死讯,暂时不要告诉凌月姐弟们。”

夜北溟盛怒之下,反倒恢复了几分理智。

他也知,薄情和小怪物都是为了他好。

理智上,他也知,这一次诸神山诛杀云笙,说变了,就是奚九夜的阴谋。

那狼子野心的东西,想要将他们夫妇俩赶尽杀绝。

可情感上,他却一定要去涉险。

“八荒神尊,还请三思而后行。为何你不能缓一缓,先等凌日将军回来。至于医佛那里,我和薄情会想尽一切法子,暂缓她的刑罚。”

小怪物已经联络过了,云笙身为医佛,在位五百多年来,她救过的人、神不计其数。

其中不乏有神尊、上位神以及他们的家属,这些人的数量达近万之多,薄情和小怪物已经紧急联络这些人,希望他们一起赶到诸神山,替云笙求情。

此外,他们还列举了长生太子在位时所作所为,以减轻云笙的罪行。

“我等不了了。你们没有深爱过,也许不懂那种心情。若是有一日,你们的挚爱遭受生命危险,哪怕只是一丁点可能,你们也会甘冒天下之大不违,只为了保全她的一世长安。”

夜北溟深情地遥望着北方,那是诸神山所在的方向。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