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九夜神色不变。

长生神帝真死假死他并不清楚。

但是有一点,奚九夜早已看明白了。

辩机是什么人,她蛇蝎心肠,做事历来是斩草除根。

她给长生太子的毒药,又怎么会是“假死药。”

但是长生神帝真死也好,假死也罢,对于奚九夜而言没有半点意义,因为奚九夜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太子,奚某不知你在说什么。奚某只知道,长生神帝已经不幸归天,害死他的人正是医佛云笙。”

奚九夜斩钉截铁道。

长生太子打了个哆嗦,一种绝望之感没顶而来。

他上当了。

可事已至此,就算是他明知自己上了当,也不敢指责奚九夜的不是。

“不错,杀人的就是医佛。立刻敲响诸神钟,全力捉拿医佛云笙!”

长生太子咬了咬牙。

他原本打算,趁着今夜的混乱,逼迫云笙就范,可如今看来,云笙必死无疑。

若是云笙不死,死的就是他!

噹噹噹——

却听得诸神钟一阵嗡鸣,整个诸神山的静谧在这一刻被打破了。

云笙听得钟声不断,心底也是激起了千层浪。

她纵有九尾天狐护身,可终归是一人之力。

她也知,今夜的冤屈,她一时是难以洗脱了。

三大神帝集齐,她就算是有逆天的本事,也无力回天了。

她倒是不担心自己,她最担心的是夜北溟还有已经离开诸神山的叶凌月。

钟声齐鸣,正在诸神山山腰上巡逻的夜北溟眉心蹙了蹙。

他看向了钟声传来的方向。

“是长生神帝的寝宫?”

夜北溟有些意外。

这个时辰,长生神帝早已入睡,钟声又急又乱,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莫名的,一阵心烦,夜北溟一挥手,人已经如离弦的箭,风驰电掣而去。

另外三座神帝的寝宫,在听到钟声不绝于耳后,三大神帝也被惊动了。

无数的神兵神将,如潮水般,涌向了从长生山。

“生了什么事?”

三大神帝几乎同时赶到。

他们看到的却是奚九夜等人围攻云笙一人。

医佛云笙一身雪衣早已染血,丝也有些凌乱。

“启禀几位神帝,医佛云笙毒杀了长生神帝……长生神帝他仙逝了。”

奚九夜一脸的悲悸,长生太子也是红着眼眶,声声切切。

“父神!那女人杀了我父神!”

火炎神帝大惊,风谷和冰原女帝也是一脸的震撼。

“此事可是调查清楚了?”

火炎神帝万万不敢相信,云笙会是行凶杀人之人。

“长生太子亲眼目睹,还有几名内侍作为认证,已经医佛傍晚给长生神帝送的药,全都是证据。臣已经一一收集了证据,就等几大神帝明鉴。”

奚九夜沉声说道。

火炎神帝哑然。

“既是如此,还迟疑什么。拿下她!”

冰原女帝一扬手,却听得半空中,多了无数冰棱雪刺。

那雪花刺飞旋转着,嗖嗖嗖,朝着云笙掠去。

“小野猫!”

却见一道黑影,破空而现。

却见夜北溟面色阴沉,一身神铠哗然作响。

只见他左右手臂一震,却听得“突突”两声,他浑身的筋脉就如蚯蚓般扭曲了起来。

本是光洁的皮肤上,一层层黑色的鳞甲出现了。

麒麟臂一出,一股浩然的麒麟神力,蓬勃而出。

漫天的雪花刺还未近身,就在了夫妇俩的数尺之外,被震成了碎末。

再见夜北溟长臂一捞,将云笙搂在了怀里,用了身躯挡住了那些意图伤害自己的爱妻的敌人们。

夜北溟低头看了看云笙。

却见其身上有着零零碎碎的伤口,一副娇躯已经隐隐可见血光。

看到这些,夜北溟的眼眸从黑转为了墨蓝色。

眼眸就如浩瀚的怒海,一时之间,风云突变。

“夜狐狸,我没事。”

知夫莫若妻,云笙靠在了夜北溟的怀里,安抚道。

“别怕,有我。”

夜北溟深深地吻了吻妻子白净的额头,将其抱得紧紧的。

他内心,无比自责,若非是自己今夜因为巡逻,没能陪伴她,就不会生这等事。

这些人,竟敢为难她!

冰原女帝面色一白,身子轻轻颤了颤。

“八荒神尊,你这是要造反不成!”

风谷神帝喝叱道。

“北溟,不要冲动。”

火炎神帝也是一脸的急切。

火炎神帝也不相信,云笙会杀长生神帝。

她照顾长生神帝那么久,一直是兢兢业业,又怎会在这时候,突然毒杀长生神帝。

可证据确凿,长生太子又是一口咬死了就是云笙毒杀了长生神帝。

火炎神帝只能是先让云笙认罪,届时再调查此事。

若是夜北溟这时候出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是谁伤了她?”

夜北溟毫不理会火炎神帝的话。

身为麒麟王族最后的纯种麒麟王,夜北溟是何等的心高气傲。

他会归顺于火炎神帝的座下,并非是因为真的敬佩火炎神帝,而是因为妻子云笙乃是炎氏后裔。

可若是连火炎神帝都不相信云笙,他又何必再听命于火炎神帝。

“是我。”

奚九夜缓步走了出来。

“又是你?奚九夜,五百年前,我就想杀了你。今日,我更是要杀你不可!”

夜北溟的眼中,喷出了火来。

“小野猫,你且等等我,我杀了那负心汉后,再带你离开。”

夜北溟温柔地叮嘱着云笙。

“夜狐狸……奚九夜不简单。”

云笙担忧道。

方才和奚九夜交手时,云笙就注意到,奚九夜的神力很是怪异,早已不是一般的神尊可以媲美。

“怎么,不信你的男人?女儿的仇,还有你的仇,我今夜一并都报了。”

夜北溟旁若无人,轻轻勾了勾她的鼻子,这才将其放开。

却见夜北溟身法一变,人已凌空而起。

几乎是同时,奚九夜也一蹴而起,两人就如冉冉升起的晨星,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着。

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神界最年轻有为的两大神尊,在五百年后,再度对持在了一起。

“夜北溟,五百多年前,我杀了你女儿。今日,眼看你的女人也要死在我手上,怎么样,你是不是很难受?”

奚九夜嗤笑了一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