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楚楚的话,一下子触动了风谷神帝的某处神经。

辩机的死,让风谷神帝很是难受,可这并不意味着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

风谷神帝可没有忘记,倾城神后是谁献上来的。

奚九夜是否知道,倾城是异魔?

若是奚九夜明知道对方是异魔,那将一名异魔献给他,奚九夜又是何居心?

他神情稍变,忽打断了兰楚楚的话。

“兰儿,你先行下去,朕有事要和九夜商量一番。”

奚九夜心底一沉,该来的还是来了。

兰楚楚一脸的惶恐,不知道自己的话哪里触到了风谷神帝的底线,她只知倾城和奚九夜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倾城那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她并不清楚。

她更不知道,此事涉及到奚九夜通敌,若是被去其他三大神帝知道了,奚九夜这神尊之位非但保不住,甚至有被诛杀的危险。

她忐忑着,望了眼奚九夜。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奚九夜反倒是镇定了下来。

“兰儿,你先下去。”

奚九夜既是来了诸神山,就已经做好了被风谷神帝责罚的打算。

但他深信,只要兰楚楚在,风谷神帝就不会对其赶尽杀绝。

兰楚楚才刚退出去,风谷神帝就冷喝了一声。

“跪下。”

奚九夜也没迟疑,毕恭毕敬跪了下来。

“奚九夜,你该当何罪!”

“父神,儿臣自知识人不清,险些害了父神,还请父神见谅。但儿臣的确不知倾城神后是异魔。儿臣一直以为,她是上古巫祝后裔,才会将其收罗来献给父神。”

奚九夜一脸的淡然自若,仿佛对辩机的身份毫不知情。

“你当真什么都不知道?”

风谷神帝还有几分不信。

当初奚九夜献倾城给自己时,也的确是这么说的。

可精明如奚九夜,当真会一点都不知情?

“父神,儿臣若是知道了,又怎会将其献给父神。儿臣只是觉得,父神早前因纳妃一事,惹了些不高兴的事。恰好那时又得知巫祝一族有绝色佳丽。也是儿臣一时大意,才会让异魔有机可乘。只不过,倾城神后真的是异魔?此事可有确切的证据?”

奚九夜一脸的诚恳。

“倾城的确是异魔,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不过,她掩饰的极好。”

风谷神帝回忆起当时的那一幕时,顿了顿。

“不过,让她暴露真正身份的,乃是叶凌月,想不到,那叶凌月年纪小小,居然能修炼出佛陀之心来。”

风谷神帝说话时,目光落到了奚九夜的脸上,尤其是在提到叶凌月几个字时,他尤其多留意了几分。

这一次,风谷神帝虽然痛失神后,一度陷入了悲痛欲绝的地步,可他也现了一些可疑的地方。

尤其是在最后封帅的紧要关头,四大神帝最后决意时。

风谷神帝看似萎靡不振,可长生神帝和火炎神帝的话,他或多或少还是听进去了的。

尤其是火炎神帝的话,让风谷神帝很是意外。

风谷神帝认识火炎神帝那么久以来,印象中,火炎神帝性情刚烈,对人公正不阿。

可这一次对待叶凌月,火炎神帝显然是偏爱的有些过了头的。

还有长生神帝的对话,也很耐人思量。

两大神帝的话语里,无不透露出了对叶凌月的另眼相看。

此外,这一次的封帅中,医佛夫妇对叶凌月也是几近关爱。

风谷神帝像是一下子打开了记忆的闸门,早前被他忽略的一些事情,一下子都涌现了出来。

叶凌月……夜凌月?

难道那叶凌月和当年那个北境的夜凌月是一个人?

若是如此,那奚九夜和兰楚楚……

奚九夜低垂着眼眸,表面不动声色。

“佛陀之心?想不到神界还有人有如此高的佛性,能领悟出佛陀之心来,看来那叶凌月的确不是寻常人。父神你打算怎么对付她?”

奚九夜很清楚风谷神帝的性格,哪怕对方已经知道了辩机是异魔,可风谷神帝对辩机那是动了真感情的。

辩机因叶凌月而死,光冲着这一点,风谷神帝也不可能轻饶了叶凌月。

至于叶凌月体内拥有佛陀之心这个消息,也让奚九夜很是意外。

难怪辩机会魂飞魄散,原来是叶凌月炼成了佛陀之心。

奚九夜内心惊涛骇浪,这几年来,叶凌月的修为实在是进步的太过神了,连奚九夜这般拥有天赐神体的人,也不禁对其感到几分避讳。

若是任其自由展下去,只怕将来,她的潜力无可限量。

“那叶凌月害死了朕的爱妃,朕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过阵子,朕会想法子将其弄到天战战场去,就冲着她拥有一颗佛陀之心,她在天战战场就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奚九夜预料的没错,风谷神帝的确不打算放过叶凌月。

他要为辩机报仇。

拥有佛陀之心,在神界兴许没什么,但是到了天战战场,那就成了异魔眼中的香饽饽了。

传说能吞噬佛陀之心,异魔的魔力将会大增。

只要届时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叶凌月必定走不出天战战场。

不仅如此,一些和佛门又过节的大小宗门,必定也会顺势围攻叶凌月。

“父神这一招,委实高明。”

奚九夜表面不动声色着。

“这阵子,你安分点,尤其是要好好对待兰儿。若是让朕知道,你有半点对不起她的地方,朕决不轻饶你。你先退下,让兰儿进来,朕有事与她说。”

风谷神帝已经无心去计较奚九夜的话里有几句真假。

辩机一事,让他心力交瘁,他如今只想好好守着自己的帝业,子孙承欢膝下即可。

奚九夜诺了一声,退了下去。

过了片刻,兰楚楚进了宫。

“父神,你没事了吧?”

兰楚楚笑着迎上前去。

哪知风谷神帝却是一记冷视。

“你心底还有朕这个父神?你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也敢隐瞒着朕?”

兰楚楚心底一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父神,你在说些什么,女儿怎么听不明白。”

兰楚楚迅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泫然欲泣,她心知,风谷神帝最受不住的就是女人的眼泪。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