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广场的钟鸣声再度传来时,辩机等人就知,剖心手术即将开始。

四大神帝以及多位元帅也6续回到了诸神广场。

云笙陪同着叶凌月一起,早已等候在了那里。

“叶将军,朕再问那一次,你当真要冒这个风险,开膛破肚,证明自己的清白?”

长生神帝再问了叶凌月一遍。

叶凌月的生死,可不仅仅只是关系到她个人的生死,她还关系到长生神帝的性命安危。

毕竟,世上除了叶凌月之外,如今再无人会炼制回春天符。

“我已经确定了。”

叶凌月颔。

“医佛,你可准备好了?”

火炎神帝也担忧着,问了一句云笙。

云笙看了看火炎神帝,再看了看一旁面色沉凝的夜北溟,斩钉截铁道。

“臣已经准备好了。”

“既是如此,那剖心手术即将开始。诸位,还请退避开。”

四大神帝和多名元帅,纷纷退避到广场的角落里。

只听到一阵犹如石磨转动的声响,广场的中心位置,“突突突”升切了一方石台。

石台的大小,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平躺,和现代意义上的手术台很相似。

云笙走到了一旁,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些手术用品。

医佛云笙在神界,素来以奇特的医术闻名于世,包括她所使用的各种手术设备,也都是千奇百怪。

四大神帝等人都是看的目不暇接,元帅们也是交头接耳。

唯独叶凌月看到这些手术器材时,心底升起了一种熟悉之感。

这些器材,全都是各种现代器械,其中有些是神界所没有的,云笙和夜北溟具备了时空穿梭之力后,云笙曾一度回到现代,收拢了一批材料回来。

但是这些材料都是极其珍贵的,非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云笙绝不会拿出来使用。

今日,她使用这些材料,也全都是为了能够力保叶凌月在手术时,绝对安全。

“月儿,你可相信娘亲?”

云笙拿起了一把形状很奇怪的小刀,那是现代意义上的手术刀。

在手术前,云笙笑着看着女儿叶凌月。

“我任何时刻,都无条件相信娘亲。娘,在我这个位置,划一刀,我不会有事的。”

叶凌月淡然自若,坐上了石台,母女俩就像是闲话家常那样,闲聊了几句,旋即,叶凌月就躺了下来。

为了确保叶凌月在手术过程中,不会有任何不适。

云笙动用了一部分的麻醉药和法术。

它们能确保叶凌月能够在清醒的情况下,清楚知道周遭生的一切。

云笙的手术刀很是锋利,一划之下,叶凌月的铠甲和皮肤应声而裂。

当药效挥作用时,叶凌月能感到,冰冷的手术刀划过自己的皮肤的声音

那声音,很像是布匹撕裂的声响。

血,冒了出来。

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凌月的身上。

夜北溟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在石台上的,是他在这世上最爱的两个人。

一个是他的爱妻,一个是他的女儿。

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他都不希望出事。

只听到一阵血肉蠕动的声响,云笙每落下一刀都很是小心。

她避开了叶凌月的血管同时迅止血,只是“异魔之心”所在的位置极深,她必须确保让凌月的身体尽可能少的受到损伤。

云笙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

可是她不能肯定,在她最终剖开叶凌月的胸膛时,看到的那颗“异魔之心”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一个时辰前,当女儿叶凌月告诉她,她的体内的确有一颗搏动的异魔之心时,云笙的震惊可想而知。

可是作为医者和母亲,云笙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她遵从了叶凌月的意思,使用光明魔法和她一起用佛门舍利洗礼那一颗异魔之心。

可是一个时辰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到了最后,召集的钟声响起时,母女俩都不知道,那一颗异魔之心,到底有没有被完全净化。

云笙甚至已经打了退堂鼓,让叶凌月不要进行这一场手术。

可叶凌月却坚持,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戳穿辩机。

这一刀刀下去,血不断涌出,又不断止住。

手术的困难程度,比云笙和叶凌月想象的都要难。

看着女儿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云笙的心像是被一只手死死握住,频临窒息。

终于,她的手术刀已经到了那一颗异魔之心的附近。

透过蝉翼般厚薄的手术刀,云笙能感到叶凌月体内的那一颗心脏正在有力地跳动着。

云笙的手一顿,在旁已经围观了多时的四大神帝、辩机、元帅等人也留意到了云笙的异常。

叶凌月的软甲遮遮掩掩着,上面已经染满了血迹。

“昙水仙子,你上去看看。”

四大神帝沉吟了下,示意昙水仙子上前,毕竟叶凌月还是云英未嫁的女子,这种情况下,神帝和元帅们还是不便上前的。

昙水仙子亟不可待地走上前去,凑近叶凌月一看。

她能看到,血肉之下,有一颗心脏。

那心脏,这会儿还在扑通扑通跳动个不停。

那心脏呈暗红色,在心脏的表面上,还覆盖着一片密密麻麻的东西。

那东西,看上去像是一种特殊的纹路。

正常的神族的心脏,绝不可能是这样子的。

“是异魔之心!那异魔心脏上,全都是魔纹。叶凌月的确就是异魔!”

在看到那一颗异于常人的“异魔之心”后,昙水仙子面上大喜。

她出了一阵欢呼声,夜北溟、薄情、小怪物等人的脸上则是一片死灰。

“看来臣妾的返璞宝镜没错,叶将军的确是……”

辩机一脸的惋惜,可她的眼底,却满是得意之色。

这一颗异魔之心,足以成为压死叶凌月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哦?那就是异魔之心?怎么臣看着,上面的那些纹路不像是魔纹,倒像是……倒像是我以前在寺庙里看过的梵文。”

云笙听昙水仙子这么一说,也凑上前看了看,她脸上流露出了困惑之色,质疑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