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云笙夫妇猜测的那样,长生神帝接见了叶凌月。

看到叶凌月的一瞬,长生神帝就认出了她来。

倒是叶凌月有些认不出长生神帝了。

长生神帝和叶凌月不过一面之缘,印象中,那时候的长生神帝虽有些虚弱,但至少还有些生机。

可是眼前的长生神帝……叶凌月半跪在地,抬头的一瞬,看到了一张虚弱不堪的脸。

那脸上,满是疲惫和虚弱,他就好比一盏随时都会枯竭的油灯,随时都可能熄灭。

更糟糕的是,叶凌月还看到了长生神帝的眉心寸许处,有一团黑色的氤氲之气,仿佛随时都会钻出来。

这团黑气是怎么回事?

叶凌月用力眨了眨眼,再看长生神帝时,那团黑气又不见了。

难道是因为神机符的缘故?

叶凌月诧然道。

“朕认得你,你是那日制止朕进入长生殿的小丫头。”

长生神帝端详了叶凌月片刻,笑道。

他才刚笑了笑,就忍不住一阵猛烈的咳嗽。

“神帝陛下,你今日可是用药了?”

云笙见状,忙送了一杯热汤药给长生神帝服下。

长生神帝这才面色稍缓,脸上有了几分血色。

“我这把老骨头,还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整日躺着,好不容易能坐起来片刻,就成了这副样子。吓到你了吧?”

他慈眉善目,冲着叶凌月笑了笑,这时,长生神帝眸光微微一变,却是看清了叶凌月额头的那一枚神印。

“你这神印,是太虚神印?来,上前让我看看?”

长生神帝示意叶凌月上前,叶凌月看了看云笙,后者颔了颔,叶凌月这才上前。

“真是太虚神印……想不到,一向眼高于顶的太虚,最终会选择一名女继承人。”

长生神帝和太虚神尊的关系,是五大原始神尊中最好的。

否则当初符箓分院也不会依附于长生神院。

两人一度情同手足,可是后来,却不得不分道扬镳。

这个中的曲折,外人早已不得而知。

可这并不妨碍长生神帝一看到叶凌月,就想起了故人。

早前云笙夫妇推荐叶凌月,说是她能炼制回春天符,长生神帝还有几分不信。

毕竟身为天符师的关鸠,在最后关头都没能炼制出回春天符。

叶凌月即便是他的徒弟,想要炼制出回春天符,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可若是她也是太虚神尊的传人,那就大不相同了。

太虚神尊,天纵英才,他所擅长的,旁人不知,身为他知己好友的长生神帝又怎会不知。

“属下也是机缘巧合,才得了神印的。”

叶凌月轻声说道。

“朕听说,你有本事能炼制回春天符,就让朕看看你的本事。”

长生神帝收回了思绪,忽然要求到。

“属下遵命。”

叶凌月也不推脱,却见神识凝聚,眉头的那一抹神印骤然生了变化。

神印之中,有一抹纤细的柳枝率先出现了。

柳枝抽枝吐叶,不过是眨眼之间,就舒展开了一身的筋骨。

整个神殿内,顿时飘出了一片悠然的清香,一抹很事亮眼的新绿色,擦亮了在场每个人的眼球。

一株亭亭玉立的柳树,在了夜风中微微摇曳。

它枝叶柔美,体态修长,每一片叶子,都仿佛嫩得能掐出水来似的。

不仅如此,它的周身还洋溢着一股可喜的生命力,仿佛任何死亡在它面前都显得微不足道。

“这就是你的神植?果然是造化之物,得天独厚啊。”

长生神帝原本有些精神萎靡,可是一看到这一株绿意满目的玉净柳,觉得心灵犹如被净化了般,耳目一新。

云笙也是含笑而立。

她也没想到,叶凌月的神植竟是这般可爱的一株小柳树。

九重玉净柳忽然被自家主人召唤了出来,也是一脸的懵。

它啪啪甩了两下柳枝,嘴里叫嚣着。

“主人,你好久没让柳柳出来透透气了。这次我们是要杀人,还是要干架?”

别看玉净柳看上去萌萌哒,小清新脱俗的很,可实则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暴力狂。

一开口,就把它的小清新画风给彻底给扭转了。

“……”

叶凌月顿时一脸的囧,连忙上前,捂住了玉净柳的嘴。

“柳柳,胡说些什么,还不快拜见长生神帝。”

叶凌月一脸的欲盖弥彰,身为娘亲的云笙却是哭笑不得。

长生神帝的老脸上,呆滞了片刻,可旋即又大笑了起来。

“哈哈。”

长生神帝至患病以后,已经许久没有这般爽朗大笑了。

“让神帝陛下见笑了。”

叶凌月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少年就是好啊。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这般有活力,朕也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朕是你们那个年龄时,也是天不怕地不怕,善恶不分的性格。难怪太虚会选中你作为继承人。你的性子,和他其实很相似。他也是个好恶分明的,天赋方面,你也很出众。”

见过了叶凌月之后,长生神帝对于云笙夫妇所说的,叶凌月能够炼制九重玉净柳的话已经是信了七七八八了。

他也不打算再为难叶凌月,毕竟叶凌月可是同时得到了太虚神尊和云笙等人赏识的人。

“那陛下您的意思是?”

云笙试探道。

“朕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不过在给出答案之前,朕还有一事,想要问一问你们。”

长生神帝说罢,顿了顿,目光从叶凌月的身上移到了云笙的身上。

眼前的两名女子,年龄有差距,性格相貌也有一些差别,但都是艳压群芳,放在了诸神山也毫不逊色之辈。

若是两人分开看,是各有特色。

可是今日两人聚在了一起,再一比较,精明如长生神帝,不免现了一些猫腻来。

医佛云笙是何许人也,她待人接物,自有一套原则。

她几次三番向长生神帝推荐叶凌月时,长生神帝就已经感到好奇了。

“朕只问你们一句,你们俩究竟是何关系?”

长生神帝话音一落,云笙和叶凌月都是面色一变。

两人的身份竟是被长生神帝一眼看穿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