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了声音,在场的人俱是一愣。

却见营帐外,有一人走了进来。

看清了来人,昙水、秦家人全都是满脸的惊愕。

夜凌日等人则是又惊又喜。

“叶将军,你回来了?”

第七军团的黄老将军等人,也围了上来。

“叶凌月,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自违反兵王营的规定。”

昙水仙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本以为,叶凌月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的。

可没想到,她会在最后关头出现。

不过即便是她出现了,又能怎样,一切都已经成了既定事实。

这第七元帅,秦松是当定了。

叶凌月看了夜凌日一眼,眼底喜色一闪,她已经有许久不见家人了,这时见到夜凌日还是颇为喜悦的。

两人互看了几眼,从彼此的眼底都看到了关怀和想念之意。

可此时,也不是姐弟俩叙旧的好时机,叶凌月冲着他点了点头,这才走到了人群之中。

“昙水仙子何出此言,我离开兵王营,乃是名正言顺,我已经获得了精英兵王的称号。”

叶凌月此言一出,昙水仙子和秦帅等人都一脸的难看。

尤其是秦帅,他在心底暗骂道。

“秦律那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居然连让这死丫头得了精英兵王。”

其他元帅也是惊诧不已。

他们都是军旅出身,很清楚从普通兵王道精英兵王要经历多少的磨难。

叶凌月一介女流,体魄很是一般,居然能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攀爬到精英兵王,可见其天赋有多强。

“既然叶将军来了,那第七军团的赞同票就该由她来。”

黄老将军也是万分欣喜能够再遇到叶凌月。

按照军衔算,当时叶凌月离开第七军团时,军衔就已经比黄老将军还要高了。

此次元帅之选,黄老将军心底是有千万个不情愿的,但迫于秦帅等人的压力,才只能选秦松。

叶凌月一来,黄老将军自然乐意将这烫手山芋甩出去。

“我不赞同秦松成为第七军团的元帅。”

叶凌月斩钉截铁道。

第七军团,任何一位老将军都有资格问鼎元帅,唯独秦松不可以。

“就算是你不赞同又如何,少数服从多数,不赞同的人只是少数。”

昙水仙子冷嗤道。

“我不赞同秦松为元帅,原因有二。其一,他功勋值根本没我高,怎么能成为元帅?”

叶凌月说罢,就取出了自己从兵王营带回来的功勋手册。

打开越来越多功勋手册一看,在场元帅又是一阵哗然。

叶凌月如今是叶盟的领,她获得的功勋值就是整个叶盟的功勋值。

近四百万的功勋值,这个基数,可比秦松的两百多万功勋值多了足足一倍啊。

烈红衣也是一脸的意外。

“乖徒弟,这真的是你的功勋值?咋来的那么多功勋值啊?”

昙水仙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毫无疑问,她和烈红衣的这场赌注,以她失败告终。

可是赌注可输,第七军团元帅的位置,昙水仙子和秦帅却是怎么都不肯放弃的。

“功勋值又如何?成为军团元帅,考验的也并非仅仅是功勋值,你论起资历,加入军团不过一年,根本不可能和秦松相提并论。”

昙水仙子也知,在军团这种地方,资历才是第一位。

“说得没错。”

秦帅等人也随声附和。

“我今日来,不是来听你们谈资历的,我要说的是秦松没有资格成为第七军团的元帅,原因无他,只因为他没资格,他是害死前任元帅骆帅的真凶之一。”

叶凌月声音陡然转厉。

这一喝,叶凌月还用上了神念之力,落到众人耳中,犹如惊雷落地。

秦松更是吓得头皮一阵麻,半晌才反应了过来。

“胡,胡说!你这分明是栽赃嫁祸,我怎么可能害死了骆帅。”

秦松吞吞吐吐着。

“叶凌月,你别含血喷人,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家秦松杀害了骆帅。骆帅出事时,你甚至还只是奶娃娃,根本没有踏入军界。”

秦帅上前质问道。

当年骆帅之死相关的人,十之八九都已经处理掉了。

秦帅和秦松都不相信,叶凌月能拿出什么真凭实据来。

“既然你们要证据,我就给你们证据。”

叶凌月说罢,拍了拍手。

却见营帐外,又进来了两人。

“这两位,你们应该都认识吧。秦帅,这位是你的嫡孙,秦律。至于这一位……”

叶凌月刻意说慢了半拍。

“是王武!他不就是骆帅座下的王武嘛。”

黄老将军率先认出了王武来。

“他已经改名叫做王武。至于当年他为何会离开军营,就让他自己告诉你们吧。”

叶凌月看了王武一眼。

王武此番也是劫后余生。

他早前险些被秦律杀人灭口,亏了叶凌月用了回春箓将其起死回生。

他也为此看清楚了秦家人的真面目。

“王武,你可别乱说!”

秦松一见王武,就知大事不好。

王武咬了咬牙,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启禀御史、元帅们,小的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没什么好再隐瞒了的。当年骆帅之所以会死,全都是因为秦帅和秦松爷孙俩居心不良。他们收买了我,答应给我上将军之位,趁着骆帅外出剿灭异魔之时,伪装成异魔,杀害骆帅。当年我们参与此事的,足有三十多名兄弟,全都被他们给……”

王武说道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

这些年来,他虽然一直躲在兵王营,可内心一直心怀愧疚。

满众哗然,昙水仙子也是一脸震怒。

秦松爷孙俩加害骆帅的事,连她都是事先不知情的。

“他在说谎,他分明是嫉妒我们秦家,才蓄意嫁祸。”

秦松张口结舌。

“王武会嫁祸你们,秦律是你们秦家人,他总不会嫁祸你们吧。秦律,你倒是告诉大伙,当年的事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冷笑了两声。

秦律中了五命丧魂针,此时形同行尸走肉,完全听命于叶凌月。

他听罢,上前一步,拿出了一些书信以及当年那场刺杀时的人员部署图。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