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律手中,寒光一闪。

叶凌月眼眸微眯,看得仔细。

却见其手指上,伸出了五根犹如尖锥利刺般的东西。

“怎么,秦教头想像杀秦武那样,杀人灭口?”

叶凌月冷嗤道。

“杀了你,未免太便宜你了。啧啧,看看你这模样身段,难怪那么多男人会对你神魂不守。”

秦律一双眼里,闪动着淫邪之光,目光从叶凌月那张晶莹剔透的俏脸上,一直往下移,最终落在了叶凌月饱满的胸口上。

眼前这女子,可是第四御史蚩印的心头好,就连风谷神帝都曾为其神魂颠倒。

若是能将其控住,不仅仅能完成家族的任务,还能好好享用一番神帝都觊觎的女人的滋味,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我要将你炼化成魁,为我所用。”

只听得滋滋数声,秦律指尖的那几道森光闪动。

“那是五命丧魂钉,丫头骗纸,你可是要小心了。想不到,神界的名门正统里,居然有人炼制这么邪恶的魂器。”

叶凌月的意识之中,烛照提醒道。

五命丧魂钉,是一种邪恶的神器。

它是用了暗黑方士的头盖骨炼制而成,共有五根,一旦入体,就能吸食能的五魄。

它最厉害的,是见血既生效。

只要叶凌月被碰触到任何一处,丧魂钉都会入血游离,迅游移至全身。

五魄一失,人就会陷入五感不明,神智不守的境地,为人所用。

秦律身为秦家子弟,竟会炼制这般邪恶的神器,也的确是大大出乎了叶凌月的意料之外。

秦律的修为大抵比秦武还要高一筹,达到了七步虚空境之多,叶凌月何其足足四五个武境的差距。

她不敢轻敌,只听得一声衣袂作响声,秦律已经先夺人。

他承袭了秦家子弟的神力,修炼的乃是风雷两属的神力。

身形一动,就听得风雷嚯嚯,犹如奔雷不断。

一掌劈下,叶凌月的反应亦是不慢,手中几张瞬移符已然施出。

“看你往哪里逃。”

秦律见叶凌月连连使用数张符箓,暗骂了几句。

又是一道风力凝聚,罗摩河上,风卷起了个巨浪,照着叶凌月的面门砸去。

“冰火两仪,给我破!”

叶凌月娇叱一声,手中一张冰火两仪符脱手而出,符箓一沾上浪潮,浪就凝固在了半空中。

身后,一阵暗力袭来。

叶凌月不敢小觑,背脊一屈,人就如绷足了劲的弓,嗖的一声,人已经驰出了老远。

哪知身后,忽有一股刺疼袭来。

叶凌月暗暗心惊,一枚漆黑的丧魂针已然穿透了琵琶骨。

“怎么会?”

叶凌月眼眸一缩,身子僵直在了半空,进退两难。

“可别想看了我们秦家的方士技艺,五命丧魂钉早已有了灵识,它就如跗骨之蛆,如影随形。就好好享受丧魂的滋味吧。”

言下之意,那五命丧魂针早已拥有了灵性,能够自攻击敌人。

秦律放肆大笑着。

他身影一瞬,人已经落在了叶凌月身旁。

却见其抬起了掌,朝着叶凌月的天灵、内关、曲池、阳陵等穴拍去。

五钉入体,叶凌月红润的面色上,顿时兴起了一股黑气。

“秦律,你会为了你今日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叶凌月忍受着剧疼,俏脸上早已是汗水如注。

“只怕你过不了今日了,这五钉入体的滋味可不好受,我若是你,不会再徒劳挣扎,只会乖乖就范。”

秦律得意洋洋道。

此时已经是午夜前后,再过片刻,就是明日凌晨。

恰好有一缕乌云飘过,遮挡住了半空中的明月。

叶凌月惨白的脸上,忽有血光一闪而过。

“还真是如你所言,你是万万熬不过今日的。”

叶凌月忽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笑声,在了暗夜里听上去,很是可怖。

秦律听了那笑声,不觉一怔,有些狐疑地望着叶凌月。

这女人,该不会是神志不清了吧,这种时候还能笑得出来。

就在秦律诧异之时,叶凌月背脊一张,人就如一张大弓,一下子绷直了。

她的体内,只听得“噗噗噗噗噗”五声,五枚丧魂钉破开了血肉。

丧魂针上,裹着白茫茫的鼎息。

说是迟,那是快,在叶凌月取出了丧魂钉之时,她玉手一扬,一张符箓随着丧魂钉飞了出去。五根丧魂钉在了斗转乾坤符的作用下,反客为主,朝着秦律射去。

秦律哪里料得到这一点,只听得皮肉一阵剧疼,一枚丧魂钉已经刺入了秦律的曲池穴。

紧接着,又是四枚丧魂钉,每一枚都是深刺入骨。

秦律的面色,瞬息万变。

意识在丧魂钉的作用下,正在迅流失,秦律万万没想到,叶凌月居然会反咬一口,在瞬息之间,记住了他丧魂钉的施展手法,将五枚丧魂钉都用在自己的身上。

“叶凌月,你敢!我是秦门子弟,你要是敢对我下毒手,秦家满门不会放过你!”

秦律还在垂死挣扎。

“秦门子弟又如何,你的好妹妹秦妃也想对我下毒手,她又落了个什么样的下场?”

叶凌月轻描淡写道。

“秦妃是你杀的?”

秦律的身子,激烈的颤抖着。

“她可不是我杀的,至于她是怎么死的,该去问她的好夫婿才对。”

叶凌月不再多说,手指连动,催动着丧魂钉的威力。

大量的黑气,从秦律的头顶冒出。

秦律的眼睛里,神识溃散,到了最后,他的眼神变得一片茫然。

几枚丧魂钉也彻底钻入了秦律的眼中。

“主人。”

秦律如同树桩一样,候在了叶凌月面前。

“五命丧魂钉果然名不虚传,亏了方才一番诈唬,我才能摸索清楚五命丧魂钉的使用法子和炼制之法。”

叶凌月又试探了秦律几次,秦律果然恭顺得很,叶凌月问什么他就立刻回答什么。

当年骆帅如何被秦家陷害,被偷袭遇害,以及骆锦冰又是如何被谋害的,秦律全都事无巨细,说了个明白。

“万事俱备,也是时候,回第七军团找秦家人算账了。”

叶凌月看了看天空,午夜已过,北方天空处,有一处启明星辰,异常璀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