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命帝魔啊……

一夜之后,雷暴骤停,天罚戈壁再度恢复了平静。

数百年前,在天罚戈壁曾经有过一场相同的雷暴,那时,有一对父子几乎死在了这里。

帝莘的记忆片段很有限,毕竟他在那时,不过是个一岁大的孩童。

帝纣后来是怎么在这场雷暴中存活下来,又是怎么逃离天罚戈壁,到了妖界,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但是有一点,帝莘却已经是万分肯定了,那就是,他是帝魔族的人。

他不是妖,不是神,是异魔。

当初帝纣从帝魔族里偷盗出来的秘宝,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秘宝,而是他,一个一岁大的婴孩。

为何帝纣要那么做,他的娘亲又是什么人?

可是光冲着帝莘身上能觉醒五命帝魔的血脉就可以看得出,帝莘的娘亲必定不是普通人。

万清流曾说过,帝青玄和帝纣兄弟俩是帝魔旁系,帝魔旁系中,帝青玄这样的能够觉醒四条帝魔命脉的已经是天赋异禀。

他还未正式化身异魔之身,就能觉醒五条命脉,可见其娘亲很可能是帝魔族更高级别的存在,或者说是直系的女眷。

只可惜,帝纣已经死了,想要查明真相,除非是返回帝魔族。

返回帝魔族这个念头,只是在帝莘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帝莘给否决了。

无论他是五命帝魔,亦或者其他,他都没想过再回帝魔族。

帝纣就是典型的帝魔子嗣,他从小对帝莘的教育,让帝莘对于帝魔有一种极端的厌恶。

他想要的,只是和自己的洗妇儿一世长安。

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刚觉醒的第五条命脉的气息,被帝莘强行压制了下去。

但是这股帝魔命脉的气息,比起神力和妖力都要强大的多。

帝莘已知的奥义妖技中,还没有一种可以将其压制。

它会不定时地作,帝莘可不想再看到自己化身成杀人狂魔。

事已至此,先锋营的人都已经被自己杀光了,现场又有目击证人,不用回去打探消息,帝莘也知,天战营一定已经将其视为叛徒。

这件事,必须想办法解决,否则他就真的中了昙水和慕容泽两个家伙的计了。

越是紧急的情况下,帝莘的头脑反倒是越冷静。

他取出了自己身上的乾坤紫金袋,往地上一丢,万清流从里面滚了出来。

“你……你是?”

万清流被帝莘关在了乾坤紫金袋里,浑浑噩噩,不知天日。

刚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人站在了自己面前。

那人身上衣衫褴褛,赤着上身,上身肌肉流畅,有一张让人咋舌的绝世俊颜。

“我问你,先锋营的人和你勾结,可有留下证据?”

帝莘扫了万清流一眼,后者打了个哆嗦。

听声音,他才知帝莘就是早前抓了自己的那个摸头。

不过是一日不见,此人的气势怎么又抢了强了一大截。

万清流怎么也想不明白,此人年纪轻轻,为何身上不怒自威,就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

在帝魔家,也算是中等级别的客卿,平日嫡系的少爷小姐也是见过不少的。

可论起气质相貌,恐怕就只有高高在上的那一位才能与眼前这一位相提并论了。

帝莘一个逼问,万清流就吓得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有几封书信,但是都留在了魔煞寨。”

万清流老实交代。

“带我去取信。”

帝莘已经权衡过了,他此时若是返回天战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是百口莫辩。

但若是他拿到了先锋营通敌的证据,从而指出了帝青玄藏身兵王营,若是能找到昙水仙子和慕容泽等人与异魔勾结的证据,那就更好不过了。

“带你去魔煞寨?不不不,我做不到。”

万清流被帝莘已经逼出了不少讯息,若是再带他去魔煞寨……不对,只要将这小子引到魔煞寨,兴许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

万清流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来。

“我劝你还是少在那打主意,我要伪装成帝青玄的模样,前往魔煞寨,相信你一定有法子,让掩饰我的真容。”

帝莘一眼就看破了万清流的心思。

“这怎么行,你是神族,怎么伪装都不能伪装成帝青玄。”

万清流被帝莘的计划吓了一大跳。

他之所以能伪装成帝青玄,那是因为他也是异魔。

无论是神族还是妖族亦或者是异魔,身上总会有一股特殊的气息。

寻常人也许看不清,可是对于魔煞寨里的那些老怪物而言,一眼就能看出个真伪来。

届时,别说是帝莘,就是他都会被当成叛徒。

“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帝莘眸光一变,体内,第五条帝魔命脉气息如洪,喷涌而出。

“!!”

万清流被吓得连退了几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他目瞪口呆着。

“五命……五命帝魔?你是哪一位嫡系的子嗣?不对,所有嫡系的帝魔少爷小姐,我都认得,你不可能出身嫡系。”

在帝魔家族中,五命以上,那必定是血统纯正,没有和其他异魔族群通过婚的帝魔正统。

“哪来那么多废话,我只要你将我伪装成帝青玄。”

帝莘定了主意,一定要在魔煞寨找到证据,这一次,他要一举击溃昙水等人,永绝后患。

万清流哪敢再得罪这位喜怒无常的魔头,他忙用了特殊的魔技,将帝莘改头换面,两人一起前往了魔煞寨。

帝莘前往魔煞寨,自是又免不得一场腥风血雨。

而此时,在神界,还有一场更为声势浩大的风暴正在酝酿。

兵王城内,频临月底,各大势力的年度排行榜即将出炉,而另一方面,帝青玄的下落依旧是毫无头绪。

叶凌月虽心怀担忧,可也只能是暗中观察,只希望进入精英兵王营后,能尽快现帝青玄的下落。

另一方面,叶凌月也尝试通过雁方仙,想方设法,打听帝莘的消息。

她想让帝莘知道,帝青玄和帝纣相似这件事,只可惜,雁方仙那一边,迄今也没有半点关于帝莘的音讯,叶凌月几次询问,雁方仙都搪塞过去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