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四处都是血。

直至最后一个天战战士都倒下了。

整个先锋营,别夷为平地。

“生了什么事?蚩……蚩印?”

刀主和多名闻风赶来的天战营的战士们看到了这一幕。

满地都是残肢断臂,蚩印满身浴血,他那一身黑袍,已经被鲜血浸透,化为了暗红色。

他的手上还提着营长的头颅。

他面上的面具悄然脱落。

嘶--

刀主看清了蚩印的脸,他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无关男女,让人的呼吸都被瞬间攫取的一张脸。

蚩印,竟是长了这么一张倾倒众生的容貌。

帝莘单手抓着营长的头颅,淡樱色的唇勾了勾,扯开了一抹弧度。

他将手中的那颗头颅一抛,头颅就滚到了刀主的脚下。

“告诉昙水和慕容泽,他们的命,我要了。”

帝莘比了比脖子,做了个砍头的手势,他长臂一张,人就如一头巨鹰,凌空而起。

“蚩印这小子是疯了不成,这……”

刀主看了看满地的尸体,心底翻江倒海,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蚩印成魔了!他把营长他们都杀了。”

天战营顿时就炸开了锅。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所有人都目睹了,蚩印杀了先锋营大部分的人,他还扬言要杀昙水仙子和慕容老方仙。

蚩印当时的模样,根本不像是个人。

刀主想要解释,压根是无从解释。

他想了想,唯一的法子就是尽快找到蚩印。

可是等到刀主追上去的时候,压根连赤影影子都没有找到。

蚩印在先锋营时,就是隐匿方面的能手,他要躲藏,没有人可以找到他。

刀主无奈之下,只能是尽快写信联系曹判等人,他尤其希望曹判能够想法子,让叶凌月到天战战场一趟。

因为在刀主看来,蚩印如今的状态,很可能六亲不认,他唯一能避讳的,恐怕也就是叶凌月了。

可刀主也没想到,曹判等人考虑到叶凌月的特殊情况,将这件事隐瞒了下来。

等到叶凌月后来知道帝莘的真正情况时,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刀主没法子找到帝莘,只因他根本没法子追上帝莘。

帝莘被围攻之时,身上的伤口带动了体内的几条血脉催动。

他只觉得体内,一股暴戾之气吞噬了他的神智。

帝莘的体内,曾经融合了妖力和神力。

他进入神界后,不断压制这两股力量,两股力之间,已经达成了某种平衡。

正常的情况下,总算是而这一股暴戾之气的出现,却是打破了这种平衡。

如今帝莘的体内,有三股气在不断地上下窜动。

他感到身体,像是有无数只手在撕扯,身子就如同要爆炸开一般。

他放足狂奔,根本看不清前方的方向。

他甚至没有留意到,自己一路奔行的方向,正是天罚戈壁。

天罚戈壁,一阵狂风大作。

漫天的雷霆轰鸣不止,待到帝莘意识到自己身处天罚戈壁的深腹处时,已经是为时已晚。

只听得天空,一阵电闪雷鸣,犹如紫色怒龙般的雷霆凌空而起,重重地落在了帝莘的天灵盖上。

上一次,帝莘在天罚戈壁时,已经是深受重创,他靠着强横的体质,恢复了过来,一气杀到先锋营。

可在先锋营里,他又遭受了二度重创。

这一次重创,让帝莘体内的几条血脉彻底苏醒,那血脉,让帝莘狂性大作,体内的气息混乱不堪。

他的伤势,也再度爆了出来。

天罚雷暴声声不绝,当雷暴击中帝莘的天灵盖时,他只觉得,头颅中,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被劈碎了。

脑中,走马灯似的,出现了一幕。

一个啼哭不止的婴孩,还有一张熟悉的脸。

帝莘的脑中,出现的那个人正是帝纣。

帝纣怀里抱着个孩童,他满身都是血,身后,有多名灰衣男子在追缉。

其中一名灰衣男子,忽是祭出了一张符箓。

那符箓,化成了一头恶狠狠的火狼,朝着帝纣怀里的婴孩扑了过去。

帝纣反身避开了火狼,可那名灰衣男子却忽然出现在了帝纣的身前,他一把抓起了孩童,枯柴一般的手指,狠狠扼住了孩童的脖颈。

孩童不过一岁大小,这一扼杀,他的脖颈出了轻微的声响,竟是生生被掐死了。

“天命之子又如何?”

灰衣男子出了刺耳的笑声。

帝纣了疯般,扑了上去,将婴孩死死搂在了怀里。

可那婴孩早已没有了气息。

帝纣抱着婴孩,看了看身后茫茫的戈壁滩,那一片戈壁,竟是如此的眼熟,赫然正是天罚戈壁。

此时,正有一片雷暴云正朝着这边拢来。

帝纣一跃而起,冲入了戈壁中。

戈壁上空,那一片雷暴云在不断地压下来。

“真是自寻死路,不过是两命异魔,竟选择进入天罚雷暴之中。反正天命之子已经被杀了,我们还是回去复命吧。”

数名灰衣人见状,没有再继续追踪,而是折身就离开了。

天罚戈壁之中,帝纣抱着孩童,声嘶力竭的的怒吼着。

孩童的双眼紧闭着,一动不动,四肢有气无力地垂在了身侧,早已气绝多时。

雷暴声和帝纣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忽然间,一道紫闪落下,不偏不倚,正击中在了孩童的天灵盖上。

一刹间,原本已经绝了气息的孩童,眼皮动了动,陡然睁开了。

他的身上,一道筋络正在迅生成。

孩童的眼眸,是淡淡的琥珀色……

“九命异魔,异魔九死方得九命。每一个异魔想要觉醒命脉,就需经历一次生死境。”

帝莘倏然睁开了眼,一段已经缺失了不知多少年的记忆,在慢慢复苏。

他就是那个孩童。

他就是那个帝纣亡命逃走的那个孩童。

从孩童时开始,他就已经死过一次。

成为妖祖后,他又死了一次。

巫重和凤莘融合时,他再度死了一次。

剔除妖体,神骨入体时,他再度死了一次,而这一次……

轰鸣一声巨响中,帝莘的体内,第五道帝魔命脉觉醒了。

~今天赶机脑子实在浆糊,只能先六千了,默默爬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