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说神界的主宰是四大神帝,那对于天战战场而言,四大神帝反倒并非是重要的。

反倒是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之流的连接神界和天人的存在,才是天战战场的几大营长重视的。

所以在昙水仙子许诺给以好处后,先锋营营长毫不犹豫,就将手下的得力战将蚩印视为了弃子。

可就在蚩印说完“收尸”两字时,先锋营内,忽的有阴风吹过。

明亮的帐灯一下子熄灭了。

先锋营营长腾地站了起来。

不等他话毕,一股温热的液体,噗的一声,就溅在了营长的面上。

他下意识用手一抹,鲜血特有的粘稠质地,让营长心魂一震。

“什么人?”

下一刻,营长的话就咽在了喉间。

原本熄灭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咫尺之距离,站着一人。

男子黑衣如墨,与漆黑的夜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他的眼眸呈淡淡的琥珀色。

他随手就点燃了帐灯。

“怎么,不过是一天一夜未见,营长就不认得我了?”

帝莘用手拨了拨灯油,啪啪,顿时一阵火光四溅。

“蚩印?你没死,帝青玄居然……”

营长硬着头皮问道。

“我没有死,让你很失望吧。营长,方才你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帝莘的指撩过了火焰,苍白色的火焰映照在他的面具上,折出了一道道危险的光。

九命帝魔,呵~

他还真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体内,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越来越是明显。

帝莘返回先锋营,本意是想杀了营长,替自己出口气,哪知道却听到了这些“有趣”的东西。

“蚩印,你不要误会。这件事,与本官无关,是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要我下的手。你也知道,几大战营需要的符箓和丹药全都是他们提供的。我也是为了天战营和大家,才不得不牺牲你。”

先锋营营帐头皮一阵麻。

从第一次看到蚩印时,营长就觉得此人看着让人很是不安。

但平日至多也就是看上去冷酷了些,可今夜的蚩印,看上去尤其可怕。

“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是吧?他们的确该死。不过,你也该死。放心,我先送你上路,接下来就是他们了。”

帝莘缓声说道,一种嗜血的渴望,越来越明显。

他的体内,那几股热流涌动的更加厉害了。

热流催动着体内的热血,在不断蚕食着帝莘的理智。

“你!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有刺客!”

营长慌得高呼出声。

营帐外,大量天战战士和方士们一拥而入。

看到蚩印和先锋营营长时,都不由一怔。

“蚩印背叛天战营,勾结异魔帝青玄,意图加害本官。快,快即其击杀!”

营长就如见了救命稻草般,躲在了那一群天战战士和方士们的身后。

方士们听罢,纷纷释放出了各种天符。

那天符挟带着各种不同的属性,有火、冰、水、土符力,一时之间交杂在一起,编织成一张无形的大网,帝莘被完全笼罩在里头。

却见帝莘神色不变,周遭剑意如无数游鱼,闻风而动。

只听得“噗噗噗”多声,符箓还未释放完毕,就被剑意击穿,换成了一团团焦炭。

天战战士围成一团,他们手中执着一人多高的战弓。

弩弓绷直,箭是上好的戮神箭,每一名都是神弓手。

百箭齐,帝莘却是手中一挥,剑意凌厉狂暴,犹如秋风扫落叶,转瞬之间,就将眼前的箭绞成了碎末。

“再射!我就不信,你能挡得了一世。”

见蚩印在了层层包围之下,依旧是毫无伤,先锋营的营长又惊又恐。

他如今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蚩印死!

天符如雨,箭如风,在了半空中出了狂戾的呼声。

帝莘饶是能操控剑意,可在了层层包围之下,也是体力有尽时。

只听得“噗”的一声,一枚利箭正中帝莘的胸膛,刹那间,血如雨下。

帝莘闷哼了一声。

“好,射的好。”

营长欣喜若狂。

又是接连数箭,帝莘的身子上已经被多枚戮神箭所伤。

血滴滴答答落下,帝莘垂着头,琥珀色的眼渐渐变成了暗红色。

他的体内,有几股热气不断往脑门冲。

脑海中,时断时续出现了早前营长的那番话。

“九命帝魔,传闻帝魔一族有多条命脉,但并非每一名帝魔,天生就是九命。帝纣是帝青玄的弟弟,他多年之前,背叛了帝魔一族。传闻其,偷走了帝魔一族的秘宝……”

九命帝魔,帝魔一族的秘宝。

好热……浑身像是要爆开一样,热得难受。

帝莘的眼,刹那充血一片。

他的咽喉里,出了嘶鸣声。

他厉喝一声,身上的戮神箭离体而出。

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血窟窿。

可那些血窟窿里,出了一阵阵血肉蠕动的声音。

血窟窿正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着。

“快!杀了他!”

先锋营的营长没想到,蚩印到了这个地步,还能站起来。

他不由一阵胆战心惊,号施令的声音偶读颤抖了起来。

箭符如蝗,可不等射落,帝莘的身上再生变故,一阵狂暴的血光,从其爆了出来。

他的体内,有四条筋络似的脉络如奔流的怒江,翻涌不止。

他的胸膛内,一颗红色的血日,正在冉冉升起。

那一条条鲜活的经络血脉,落在了先锋营的营长眼中,就如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他的瞳重重一缩,呼吸几乎停止。

那是……他看到了什么……

血脉?!

那是帝魔血脉啊!

足足四条血脉!

这可怕的,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并非是普通的力量,而是来自帝魔家族才有的可怕血脉。

眼前这个男人他竟是帝魔一族?!

先锋营营长的心跳,像是一瞬停止了般。

他想逃,逃去告诉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蚩印是帝魔后人,可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死!统统给我死去吧!”

一声雷霆般的怒咆声,帝莘的眼前,只剩了一片血红,他的胸膛内,那一颗血日散出了可怖的死亡的力量。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