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看到帝莘的尸体,可是所有人几乎都是那么认为的。

天罚雷暴,比起人界的轮回劫来,厉害了无数倍。

那些曾经到天罚戈壁历练的兵王们哪怕是遇到了一道天罚雷,都很容易身受重伤。

何况一场声势浩大的天罚雷暴。

那些新兵们以为完成了上头布置的任务,就可以放心归程了,等待他们的必定是升官财。

哪知道,才到了半路,那异魔小队就翻脸不认人。

异魔小队反扑天战新兵们,在场的新兵全都被屠戮,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神族就是神族,真以为跟我们建立了临时的合作关系后,我们就会信守诺言。”

身为异魔小队队长的“帝青玄”在看到满地的尸体时,出了刺耳的笑声。

“谁和你们建立了合作关系?”

一个不轻不重的声音,在身后忽然传来了。

“帝青玄”大惊,他迅回头,哪知脖子上一凉,周身,听到了一阵阵惨叫声。

数道剑意,如暴雨倾盆,转瞬而至,在场的异魔,竟是在了剑意下,无一生还。

“你……你没死?”

“帝青玄”的脖子上还是凉飕飕的。

他一脸惊悚,看到了早已该死在天罚戈壁的那一个神族,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死?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帝纣,好久不见,你可还认得我?”

帝莘冷声问道。

“什么帝纣,我不认识。你到底是谁?为何能在天罚雷暴下全身而退。”

“帝青玄”忽是眼眸一深,却见其身上,有一股神念迅涌出。

那神念如同绳索般,迅朝着帝莘的身上缠去,它就如一张蛛网,悄无声息地扩散开。

“方士?你不是帝纣。”

在察觉到了对方身上强大的精神力波动时,帝莘断定了眼前之人并非帝纣。

帝纣是武者,从未修炼过精神力。

眼前这人的精神力非比寻常,甚至比洗妇儿还要强一些,他绝不是帝纣。

“我本就不是什么帝纣,我乃是帝家的座下的三星神念师万清流。你在天罚雷暴之下都能安然无恙,你不可能是神族,你也是异魔?说,你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奸细?”

那名神念师满脸的傲然,看着帝莘被自己的神念层层束缚住。

“神念师万清流?你也不是帝青玄,那你为何和帝青玄长得一模一样?真正的帝青玄到底在何处?”

帝莘倒是是没想到,此人帝青玄都不是。

的帝莘可以肯定,帝青玄和帝纣一定有关系。

他一定要抓住帝青玄,问清楚帝纣的真正身份。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信不信我用了牵魂网杀了……”

万清流不耐烦道。

说来也是凑巧,万清流正是早前帝青玄为了找寻第二处天魔井向帝魔族求来支援的那一名神念师。

第二处天魔井被帝魔族的异魔冒险家现后,帝魔族就立刻拍帝青玄前往寻找。

可帝魔族的族老会很是老奸巨猾,他们为了能第一时间找到封天令,并没有将找到第二处天魔井的消息告诉其他异魔家族。

他们假装派帝青玄前往天战战场,实则上,却是暗度陈仓,让帝青玄潜伏进入了兵王营。

这个秘密,从未被人现过。

在帝青玄要求派遣一名神念师时,为了防止其他异魔家族现,帝魔族老会又故技重施,将万清流伪装成了帝青玄,想要故技重施。

可这万清流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也是野心之辈,伪装成帝青玄后,他就想利用帝青玄的职权,立下几件功劳。

所以在得知近期有军械运输任务时,就主动请缨前往,哪知半路上却和企图击杀帝莘的先锋营的营长给勾结在了一起。

原本先锋营的营长表示,只要把帝莘给杀了,就会大开方便之门,让万清流混过天战战场,可哪知,帝莘的大难不死,让两边的计划都乱了套。

万清流本以为自己的神念可以轻而易举地击杀了帝莘。

哪知帝莘冷笑一声,只听得一阵魔力波动,那牵魂网生生就被绞成了碎片。

“怎么可能,你竟连神念都不怕。”

万清流吓得倒退了几步,他可是三星神念师,这个级别,即便是在异魔中,也是很厉害的存在了。

否则帝魔家族也不会派他来援助帝青玄。

可是在这名男子的面前,万清流却觉得自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一般。

男子周身,剑意滔天,犹如怒浪般,他只要稍退一步,就会被剑意凌迟。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帝青玄是什么来历?”

帝莘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不会说……”

万清流不及说完一句完整的话。

就听得“嗤”的一声,一道剑意擦过,万清流的左耳落到了地上。

后者惨叫连连。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除了我家洗妇儿,我对人从未有过耐心。”

帝莘淡淡说道。

得罪了他的人,他绝不会放过。

万清流也好,先锋营的营长也罢,他都会一一算账回去。

“帝青玄是帝魔族的旁系子弟。”

万清流捂着耳,血流不止,他看帝莘的眼神也变得满是惊恐。

这男人,与其说他是神族,不如说他更像是异魔。

他实力强大,身上涌动着暴戾的气息。

他的强大,也足以让人退避三舍。

万清流还从未在神族中,见到有人能凝聚出如此惊人的剑意。

“帝魔家族又是什么来历?”

帝莘的眉宇,微乎其微地皱了皱。

“这……我不能说,我对帝魔家起过血誓,若是我背叛了帝魔家,必定会被血誓诛杀。”

万清流瑟缩着,不敢多说。

血誓一旦违背,就会全身血脉逆流而亡。

这并非万清流的意志可以左右,而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的本能。

“那我再问你,你可认识帝纣?”

帝莘倒也没有再为难万清流,这个万清流对他暂时还有些用处。

“帝纣?那是谁?我好像听说过这个名字……”

万清流努力回忆着,忽然他想起了什么。

“我记起来了,他是帝青玄的哥哥。”

~八千完毕,今晚和明早坐飞机回国,明天的更新应该在下午,月底大芙会做个小手术,努力不少更,月初一定恢复凌晨更新,这几天抱歉了,书评区的黑黑们,口下留情~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