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早就已经经历过各种血腥的战乱场面,可像是眼前这般,直接生啃同族的场面,叶凌月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股说不出的毛骨悚然之感油然而生。

这些血傀因体内拥有异魔精血的缘故,异魔精血会彻底吞噬他们本体的血肉,若是不啃食他人的血肉,本体的肉身就会不断腐烂。

待到异魔精血完全吞噬了本体的血肉后,就会彻底化为血傀。

早前腾蛇兵王能清醒过来,也是亏了他体质很是强横,加之被异魔精血控制也不过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才能侥幸脱逃。

可这里的其他血傀就不同了,这些血傀大部分都已经被控制了数个月,他们的神识大部分已经被异魔精血控制得差不多了,闻到了血肉的气味后,他们本能的想要吞噬,以滋养体内的异魔精血。

一连三名兵王,都没能经受得住异魔精血,他们纷纷爆体而亡。

珊瑚礁附近,只剩了一片断臂残肢。

腾蛇兵王四周,已经多名血傀争先恐后上前吞噬活人血肉了。

“真是晦气,一个血傀都没有成功。”

斗篷人也是一脸的恼火,他耗费了四五滴异魔精血,却连一个血傀都没有制作成功。

比起来,数月之前的那一次就顺利多了,上次也是四五名兵王,一次性就成了三人。

其中一人体质很是惊人,甚至一下子就成了一名半魔人。

他目光一扫,忽是留意到匍匐在地的腾蛇兵王。

“我记得,你就是上次那个半魔人。”

斗篷人在兵王营的这阵子时间里,制造出了大量的血傀。

血傀乃是异魔精血所控制而成,比起一般的异魔魔兵要厉害得多。

可是体质强横,身法方面大多数比正常的异魔将领要差一些,唯独腾蛇兵王那一次,成了半魔人。

所以斗篷人对腾蛇兵王的印象尤其深刻。

“你为何没有啃食生人血肉,那玩意对于你而言,该是大补之物才对?”

斗篷人环顾了下四周,才留意到,只有腾蛇兵王没有和那些血傀分食。

其他血傀,大多嘴角淌血,早已和异魔没什么两样,唯独腾蛇兵王一动不动。

“你眉心的那一滴异魔精血!”

斗篷人不禁生疑,他骤然出手,斗篷下,那只手如电闪雷鸣般,一把抓向了腾蛇兵王的衣襟。

叶凌月心底一惊。

神念一动,腾蛇兵王眉心,那一滴异魔精血闪了闪。

却见腾蛇兵王眼神一变,早前已经被精血所控的神识,在了那一刻,电石火光之间清醒了过来。

他身下几个起落,左掌平推而出,一掌挥向了那斗篷人。

斗篷人却没料到,早已化为了血傀的腾蛇兵王会忽然恢复清醒,掌风所及之处,斗篷脱落,露出了斗篷男人的真容来。

叶凌月一眼扫过,在看到那人的真容时,她心魂一震。

她看到了什么!

眼前那斗篷男人,她曾经见过。

“帝纣,怎么会是他?”

叶凌月曾经想过这一名身份来历神秘的斗篷男人,到底会是谁?

他可能是精英兵王营的任何人,却唯独不可能是帝纣。

帝莘的父亲,早已在太虚墓境里被杀的帝纣,他竟没有死,他还成了异魔精血的拥有者。

还是说,他原本就是异魔。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一时之间,思绪万千。

关于帝纣,叶凌月了解的并不多,只知帝纣对于曾经的帝莘而言,是一个噩梦。

小帝莘幼年时,因为保护阎九,一直以为自己手戮了亲生父亲。

这个阴影,让帝莘自小就变得冷酷无情,险些成为了杀人的工具。

若非是帝莘之后遇到了叶凌月,只怕他早已泯灭了良知。

也是帝纣,刺杀了叶凌月,让叶凌月险些丧命。

若非是紫堂宿和帝莘合两人之力,叶凌月体内又有生死符作祟,只怕早已被帝纣刺杀。

无论是帝莘还是叶凌月,一直都以为帝纣早已魂飞魄散在太虚墓境。

“腾蛇,身份已经暴露,立刻离开河畔。”

叶凌月看清了斗篷人的真面目后,有一瞬间失神,可她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

趁着帝纣还未反应过来,叶凌月神念作用之下,立刻命令腾蛇兵王离开。

反正她已经看清了帝纣的模样,届时只要画上一幅画像就能辨认出帝纣乃至是那斗篷人的真正身份。

“想走,想的容易,原来,你就是炼化了帝魔精血的人,你到底是何人?”

貌似“帝纣”的男人暴怒。

他雷霆怒喝一声,一股可怕的力量,自体内迸而出,那件斗篷一瞬被撕成了碎片。

却见斗篷下的那只手,五指上,生出了十寸许长的指甲,指甲上,闪动着青紫色的黑光。

指甲一指就落向了腾蛇兵王的眉心。

“帝纣”也很是狡猾,他现眼前这名半魔人有反常后,就留意到了此人眉心处的精血。

异魔精血哪怕是对于他而言,也是珍贵的很,每一滴都浪费不得,而且每一滴异魔精血对于“帝纣”而言,都是有关联的。

当初叶凌月炼化了那一滴异魔精血时,“帝纣”是有所察觉的。

但他无法确定到底是何人炼化了他的异魔精血,也无法是哪一个血傀被炼化。

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自己最得意的这一个半魔人,所以在现叶凌月的存在时,他震惊之余,勃然大怒。

他森寒的指甲刚落到了腾蛇兵王的眉心处,却见了一抹弧光,自眉心处迸射而出。

那一滴被叶凌月炼化的异魔精血在半空中爆开了。

异魔精血炸开的一瞬,里面夹杂这一股浩然的佛力,化为了无数的光影,朝着“帝纣”的双眼射去。

“帝纣”惨叫一声眼前一片漆黑。

这一滴异魔精血,就好比被佛门舍利净化过的圣品,对于身为异魔的“帝纣”而言,简直是穿喉毒药。

他的双眼,迅皮开肉绽,溃烂开了。

“佛力?好生醇厚的佛力,你是佛门中人?当真是天助我也,想不到会让我在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遇到佛门中人,连天都在帮我!”

“帝纣”被逼退了几步之后,惊怒之余,忽是出了刺耳的笑声。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