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凌月的指,落到了腾蛇兵王的额头,温热的血,瞬间就进入了腾蛇兵王的眉心。

腾蛇兵王浑身一震,喉头翻滚,难以压抑着,出了一阵痛苦的嚎叫声。

“快,腾蛇兵王又魔化了。”

“来人,快将其抓住!”

腾蛇兵王觉得脑中,有一股血潮扑天盖地而来,他唯一能听到的,是叶凌月等人故作惊慌的声音。

再之后,他就陷入了彻底的无意识状态中。

半刻钟后,曹判已经带着人手赶到了罗摩河畔。

他看到了已经魔化了的腾蛇兵王已经被五花大绑,捆绑在了河畔附近的一块空地上。

附近的兵王都围了过来,冲着腾蛇兵王指指点点。

“诸位,我们万分悲痛地告知大伙,腾蛇兵王又再度魔化了。为了防止他再乱杀无辜,我们会将其用符阵困住,这几日,各大势力需各自巡逻,严密监视周围的一举一动。一旦其他异魔的奸细出现,一定要及时通知。同时,叶盟的第一兵王叶兵王因为遇到腾蛇的偷袭,受了重伤,正在紧急治疗中。大伙儿看守时,一定要万分小心。”

人群中,听到了这件事的柳芸顿时眉飞色舞。

刀剑盟的众兵王听了,也是面露喜色。

“活该,被自己的人偷袭,那叶凌月果然是个蠢货。”

柳芸看了眼魔化的腾蛇兵王就如一头困兽般,不停地吼叫着,他膨胀开的四肢,不断挣扎着,符链被甩地啪啪作响。

柳芸趁机上前,主动请缨由鸿袖会第一晚看守腾蛇兵王。

曹判就将当夜看守的任务交给了柳芸等人。

是夜,叶凌月依旧没有“脱离危险。”

鸿袖会的几名兵王在空地上生起了篝火,许是挣扎了一天的缘故,腾蛇兵王安静了下来。

三更前后,只听到河畔上一阵阵风啸声。

柳芸和几名女兵王在篝火旁留守,歧玉几名兵王在河畔旁巡逻。

河畔旁,有一片人多高的水草,这个时节,水草已经开了花,白天看着是白茫茫的一片,可是到了夜间,却是一片黑漆漆的,就如一朵朵乌云,远远压境而来。

“老大,我们干嘛不直接审讯这小子。我们在这一带,风餐露宿的,已经干等了一整天了。”

柳芸手下的几名女兵王抱怨着,她们习惯了兵王城里靠迎合男人为生的日子,对这一次的任务都很是不满。

“一天而已,叫什么叫。想当初我们刚到兵王城时,几天没吃没喝不都是忍过来了。”

柳芸喝斥道。

这时,风中,有一缕微微的乐音。

“老大,好像有人在吹笛子。”

一名女兵王狐疑着,看向了河畔位置。

那里什么都没有。

“是风声,你们在这坐着,我去看看那小子。”

柳芸起了身,走到了腾蛇兵王的身前。

腾蛇兵王的身躯,被一条条手臂粗细的符链锁住,他此时一点动静都没有,看上去已经昏迷过去了。

“醒醒。”

柳芸扬起了手,在腾蛇兵王的脸上重重扇了两个耳光。

两个耳光下去,腾蛇兵王依旧是一动不动,倒是柳芸的手被震得一阵麻。

“啧啧,魔化的威力还真不小。若是有机会能得到一些异魔精血,倒是可以想法子用其来控制那些臭男人。”

柳芸暗暗想到。

风依旧是隐隐呜呜吹着,忽然间,柳芸像是听到了两声惨叫声。

她骤然回头,看向了篝火处。

“生了什么事!”

柳芸心底一凛,飞身就要上前,可就在这时,她听到了身后,一阵铁链拖动的声响。

柳芸不待回头,身后,一阵疾风呼啸而来,一条铁链应声而断。

原本一动不动的腾蛇兵王骤然挣开了铁链,他足有柳芸腰身粗细的铁壁,猛地抡出,飞舞的铁链划成了几个黑弧,缠住了柳芸的脖颈。

“你!”

柳芸还未来得及呼喊,她的喉骨处就传出了一阵可怕的骨裂声。

下一刻,她的眼睛凸出,曾经讨好过无数男人的樱桃小口里,一截舌头吐了出来,竟是生生被腾蛇可怕的力量给活活勒死了。

腾蛇兵王张开了眼,他的眼底,只有一片血红色,瞳仁早已不知所踪。

他飞身跃起,身形虽是高大,却很是灵巧,几个回落,已经落到了篝火旁。

篝火旁,几名女兵王早已气绝。

有几名和腾蛇兵王长得很是相似的血傀,早已站在了那里。

他们的手上,还抓着几个热腾腾的冒着血气的人头。

其中一名血傀,嘴里出了咕叽咕叽的怪笑声。

他抓起了一个人头,啃食了起来,鲜血从他的嘴角不断滴落。

几名血傀,犹如被饿了多日的饥兽,不过一会儿,就将鸿袖会的多名兵王生吞活剥了。

若是第六和第八军团联盟的兵王们在场,必定会认出,这一名生嚼人头的怪物,正是已经失踪了很久的他们的第一兵王。

篝火渐渐熄灭,腾蛇站在了河畔,一动不动。

空气中,血腥味厚重的让人作呕。

河畔方向,又有一阵隐隐呜呜的声音飘来。

那的确是一乐曲,乐曲高低起伏,和风声混为一体,若是不细辨,根本没法子听清楚。

乐曲一响起,腾蛇兵王和其他几名血傀兵王就如听到了命令一般,同时掠过了河畔,朝着东南方向掠去。

按个方向,正是精英兵王营的方向。

只有精英兵王营的兵王们才能真正找到精英兵王营的下落。

谁又能想得到,这些失踪的兵王会隐匿在精英兵王营,难怪早前任凭各大势力如何寻找,都没能找到任何线索。

乐曲还在此起彼伏,却见几个人影,落到了早已熄灭的篝火旁。

“全都死了?这……”

看清了在场鸿袖会的兵王们的惨况后,叶苏玉惨白着脸,险些没吐出来。

“我们要不要立刻追上去?”

金牙兵王很担心腾蛇兵王的安危。

“不,不可打草惊蛇,我的神念一直留在腾蛇身上,我们只需静观其变。”

叶凌月神识一动,留在腾蛇兵王体内的那一抹神念已然挥了作用。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