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了判官府,叶凌月顿住了脚步。

“腾蛇兵王,你已经恢复了自由身,是去是留,你可以自己做主。”

腾蛇兵王一怔,很是吃惊。

“你让我走?”

腾蛇兵王虽是被叶凌月所救,可是心里还是直犯嘀咕的。

他本就是心高气傲之辈,金牙和枯面鬼母与他情同兄弟姐妹,早前两人一直以他马是瞻。

可方才在判官府里,两人虽嘴上没承认,可一言一行,都已经不自觉遵从叶凌月。

这让金牙兵王很是不服气。

在他看来,叶凌月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黄毛丫头,不过是际遇好一些,才能够成为叶盟的盟主。

可偏偏他欠下了叶凌月一百万的功勋值,他这人,不喜欠人人情。

所以他一路上都在纠结,是否要加入叶盟。

若是叶凌月对他趾高气扬,他是绝不会从的。

可哪知,叶凌月连一句都没多问,就让他自由离开。

这无疑让腾蛇兵王很是意外。

“你……你让我走?可是你不是要调查其他几位兵王失踪的事情?还有我欠下你的一百万功勋值……”

不仅是腾蛇兵王,就连金牙和枯面两位兵王也同样很吃惊。

叶苏玉也急得冲着叶凌月挤眉弄眼。

叶盟如今可是缺人手缺得厉害,毕竟他们剩下的时间,不过半个月。

腾蛇兵王无疑是所有人中,武力值最高的。

他若是肯留下来,对于叶盟而言,必定是个助力。

而且他也是唯一一个经历过罗摩河畔事件,还能侥幸生存下来的人,他一定能帮助他们更好地调查罗摩河畔的事情。

在这种节骨眼上,叶凌月居然让腾蛇兵王离开,也不知叶凌月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

金牙和枯面兵王也都跟随了叶凌月好一阵子了,他们都知道叶凌月的脾气,说得好听点,那叫护短,说得难听点,那叫雁过拔毛。

她能白交出一百万功勋值,怎么想怎么不可能。

“你没有欠我什么。那一百万功勋值,等同于用来购买你体内的那一滴异魔精血。至于罗摩河畔的事,其实我方才在和你比斗时,已经用了神念检查了一遍。你的确是什么都不知情,操控你的,一直是那滴异魔精血。”

叶凌月耸耸肩。

她虽喜欢占小便宜,但心思细密,又怎么会看不出腾蛇兵王对自己有些不满。

那一滴异魔精血,只要她带回去,好好分析,必定能出不少线索。

她也懒得留下一个心存异心的人。

“大哥,不如你留在叶盟好了。叶兵王她是个很了不得的人。我们能到兵王城,全都是托了她的福。”

金牙兵王在旁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劝起了金牙兵王来。

“不错,叶兵王虽然只是一介女流,可是只要大哥你和她相处一阵子,必定会现,她并非一般人。”

枯面鬼母也小心翼翼道。

“腾蛇兵王,如果你能够留下来,我愿意把我副盟主的位置交给你。”

叶苏玉见大伙都是诚意挽留腾蛇兵王,也走上前来,主动表态。

腾蛇兵王看看众人,再看看叶凌月,轻咳了几声。

“既然大伙儿都邀请我留下来,那腾某就恭敬不如从命,勉强答应了。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就算是我加入了叶盟,我还是可以随时脱离叶盟。我会竭我所能,为叶盟找到兵王失踪事件的线索。另外,若是途中有得到五彩魂玉,五彩魂玉必须归我。”

叶凌月听罢,微微一挑眉。

难道说,兵王失踪事件还和五彩魂玉有关?

与旁人不同,腾蛇兵王从普通兵王营到高级兵王营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变强,而是为了五彩魂玉。

他到了兵王城后,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现五彩魂玉的下落。

好不容易,他在找到了一丝丝线索,追踪到了罗摩河畔,哪知道就莫名其妙被异魔精血控制,险些魔化了。

“五彩魂玉的事,我早前和几位兵王也早有约定,由于某些原因,我需要用到五彩魂玉。你我之间,大可以公平竞争,任何一方若是得了魂玉,另外一方不可有异议。”

叶凌月沉吟了片刻。

她早前和金牙、枯面兵王是有约定。

但那时,他们强她弱,所以她才只答应了借用五彩魂玉。

如今看来,乾鼎的威力一日不如一日,叶凌月寻找五彩魂玉也愈迫切。

她必须一争五彩魂玉。

“那是自然。”

腾蛇兵王回答的也很是干脆。

在他看来,即便是叶凌月治疗了魔化的他,可论起实力和真正的本事,叶凌月还是不如他的。

他刚好也借助叶盟的力量,调查清楚五彩魂玉的下落。

“既是如此,腾蛇兵王从今日开始,就是叶盟的副盟主了。你且将罗摩河畔经历的事,详细告诉金牙、枯面两位兵王,明日午时,我们启程去罗摩河畔一趟。”

叶凌月与几人说话间,就回了叶庙。

磐清、苍悟几位兵王先后加入,叶庙自是容不下那么多人了,叶凌月早前就做主,让叶苏玉整顿了叶庙,又修缮了天符阁。

一干男兵王都住进了天符阁,叶凌月和叶苏玉、枯面鬼母等人住在了叶庙内。

三人各自有了各自的住处,腾蛇兵王和金牙、枯面四位兵王久别重逢,免不得要欢言畅语一番。

叶凌月与众人寒暄了几句后,就径直返回了叶庙。

回到了叶庙后,叶凌月就取出了那一块佛门舍利。

不过半个小孩拳头大小的佛门舍利,在了昏黄的优等喜爱,静躺在了叶凌月的手心。

通透如水晶的舍利,舍利的中心部位包裹着那一滴黑红色的异魔精血。

“这玩意,要如何取出来?”

叶凌月小心翼翼查看着佛门舍利。

她从到手这块佛门舍利后,为了笼络人心,只能将其租借给了夏判,自己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佛门舍利。

叶凌月缓缓将神念融入了佛门舍利中,试图将那一滴异魔之血提取出来。

可哪知神念一入佛门舍利,里面的异魔之血,一点反应都没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