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叶凌月不动声色,将佛门舍利收了起来。

叶凌月可以肯定,腾蛇兵王体内的这一滴异魔精血,很可能和辩机有关。

而且看上去,这滴血的主人,其力量似乎还在辩机之上。

只是这滴血,又怎么会突然到了腾蛇兵王的体内。

这一切,还得等到腾蛇兵王醒来后再行盘问了。

异魔精血消失之后,腾蛇兵王身子一软,金牙兵王连忙上前将其搀住。

“老大,你醒醒。”

枯面鬼母和金牙兵王搀扶着腾蛇兵王,后者眼皮子动了动,睁开了眼来。

见其总算是苏醒了过来,叶凌月也舒了一口气。

腾蛇兵王张开了眼,当他看到枯面和金牙兵王两人时,先是一愣。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还以为,有生之年,我再也没有机会进到你们了。”

“腾蛇老大,是叶兵王救了你。你怎么会……成了这副模样?”

金牙兵王声音有些哽咽。

“这件事说来话长,这里是哪里,我记得,我明明在罗摩河畔一带寻找五彩魂玉的下落,怎么会突然到了这里……”

腾蛇兵王再看看四周,看到叶凌月时,他一脸的茫然。

可是看到叶凌月身旁站着的夏判时,腾蛇兵王忙起身,他到兵王城时,曾经见过夏判一次。

他恭恭敬敬向夏判行了一礼,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判官府内。

“你就是腾蛇,我问你,你可知第六和第八兵团的第一兵王在哪里?”

夏判见腾蛇兵王双眼清明,行动自如,显然已经是恢复如初,没想到,叶凌月还真是把人给救活了。

要知道,他早前为了审讯腾蛇兵王,连雁方仙都请动了,可即便是雁方仙亲自来了,见到腾蛇兵王也是束手无策。

“第六和第八军团的兵王?他们又是何人?”

腾蛇兵王茫然地摇了摇头,他的记忆,还停留在几个月之前,自己刚到罗摩河畔一带时。

之后的记忆,就只有一片黑暗了。

“他不像是在说谎,方才的情况,夏判你也看到了,他只是受了那一滴异魔精血的操控罢了。我想腾蛇兵王也是被陷害的。夏判,还请你看在他是被控制的情况下,能够网开一面,放过他这次。”

叶凌月帮忙求情道。

她也已经打听过了。

判官府虽有数人因为审讯腾蛇兵王受伤,可好在都没有大碍,只要夏判肯法外开恩,腾蛇兵王就不会被追究。

“这件事,即便是本官也没法子做主,你也知道,此事涉及到四方悬赏。城中无数双眼睛都盯着兵王失踪事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除非你能找到两位兵王的下落,否则,人是绝对不可以带走的。”

夏判没有答应叶凌月。

第六和第八军团联盟的人,每天都会到判官府纠缠,夏判也是怕了他们了。

他也想能够尽快平息这次事件。

“好,我就答应判官府,在半个月时间内,一定会调查出线索来。此外,你还需额外支付一百万功勋值,保释腾蛇。唯有这样,本官才能答应释放他。”

叶凌月沉思了片刻,咬牙答应了下来。

几人一起走出了判官府,虽说是劫后余生,可每个人脸上都是忧心忡忡。

“抱歉,这一次,是我拖累了大伙。”

腾蛇兵王很是不好意思。

他也知道,叶凌月是万般无奈之下,才答应了夏判的保释条件。

可是一个已经悬而未决几个月的案子,又怎么可能在半个月的时间里查个清楚。

“你是金牙兵王他们的老大,他们如今是叶盟的人,你也就是叶盟的人,既然是一个联盟的人,又何必分彼此。我总不能坐视不管。”

叶凌月安慰着腾蛇兵王。

其实这一次失踪案件,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毫无头绪。

可是对于叶凌月而言,却并非如此。

她至少已经拥有了一滴异魔精血。

叶凌月想要回到叶庙之后,通过分析那滴异魔精血,找出一丝蛛丝马迹来。

此外,她还需要到罗摩河畔看一看。

那里,就是接连生了多起失踪事件的案地。

几人还没走出几步,就听到了个无比讥讽的声音。

“我以为是谁,这不是叶盟的叶盟主嘛。你居然和杀人凶手在一起。”

柳芸和鸿袖会的男男女女等在了判官府外。

见了叶凌月时,柳芸迎上前去。

她可是费了老大的气力,才抓住了腾蛇兵王,当时以为自己抓住了真凶,很快就能顺滕摸瓜找到其他几位兵王的下落,哪知道,腾蛇一问三不知。

柳芸也只是得了一百万功勋值。

这个结果,柳芸无疑是很不满的。

“你说谁是杀人凶手,兵王失踪的事情,压根和我们老大没啥关系。”

金牙兵王一脸的恼火。

若非是柳芸等人,腾蛇兵王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他压根就是异魔的同党,只有傻子才会花一百万功勋值去赎回一个异魔的奸细。叶凌月,我还以为你有多聪明,原来也不过如此。连前二十都进入不了,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还怎么冲击精英兵王营。”

柳芸已经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虽说没有成功拿到三百万功勋值,可是一想到叶凌月为了救腾蛇兵王,额外花去了一百万功勋值,柳芸就觉得很是满意。

原本叶盟的功勋值已经达到了前十左右,可这么一个保释,叶盟的功勋值就下降了一个水平,连鸿袖会都比不上了。

腾蛇兵王和金牙兵王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他们也没想到,叶凌月居然要直接冲击精英兵王营。

尤其是腾蛇兵王,他一想到自己的让叶凌月损失了百万功勋值,就觉得很对不起叶凌月。

好在叶凌月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能不能进入精英兵王营,那是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多说事。好狗不挡路,滚开。”

叶凌月扫了柳芸一眼,后者忽觉得一股寒意袭来,下意识地一退。

“我看你月底还怎么嘚瑟。”

柳芸恨恨地对着叶凌月的背影唾了一口。

~求个月票,前面系统问题,更新错了,抱歉~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