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围观群众们的情绪越来越激动,谢兵王也慌了。

“叶凌月,你别含血喷人!”

“是不是含血喷人,你们找人鉴定下这批符箓即可。”

叶凌月毫无畏惧之色。

谢兵王急得满头大汗,他一手抢过了叶凌月手中的平安符,胡乱看了看。

这一看,谢兵王的脸色又变了变。

他的手不知觉抖了抖。

岂有此理!

这些符箓上的符文,黯淡无光,全都没有了符力。

再看看符箓上的标示,也的确就是天符阁的出品,出自他之手。

谢兵王冷哼了一声。

“荒谬,这根本就不是天符阁的符箓。叶凌月,你摆明了是要栽赃嫁祸。”

谢兵王也知,夏判这阵子已经闭关,只要自己一口咬定符箓不是出自天符阁之手,叶凌月也拿他没有什么法子。

“谢兵王,那几张平安符你真都不认得?”

叶凌月冷笑道。

她还真没料到,谢兵王会不要脸到了这个地步。

“不是天符阁的就是天符阁的,来人,把叶盟的人都给我轰出去!”

谢兵王示意左右,强行驱逐人群。

“几日不见,没想到谢兵王连自己炼制的符箓都不认得了。”

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自人群后传来。

谢兵王神情一僵,看到了一名白老妪穿过了人群,走了过来。

“雁方仙?”

谢兵王瞠目结舌,怎么也没想到,这节骨眼上,雁方仙会突然出现。

雁方仙的突然出现,一下子让形势变了变。

雁方仙回到兵王营不久,她一回到兵王营不久,就听说了早前叶凌月和谢兵王符斗的事。

符斗的起因,正是平安符的独门炼符权。

雁方仙没想到,谢比我囊这样成名已久的前辈,会不惜污蔑叶凌月这样的一个晚辈。

她早前得了叶凌月的两张平安符,算是唯一的知情者。

得知叶凌月被诬陷,她也很是内疚,就急忙赶来了兵王城,想要找夏判为叶凌月洗刷源泉。

哪知恰好就遇到了夏判在闭关,雁方仙就想直接来找叶凌月。

哪知才到闹市,就听到有人在说天符阁和叶盟的人动手了。

雁方仙赶了过来,就见了谢兵王矢口否认自己炼制的符箓的这一幕。

身为符师,每一位符师都有自己独道的炼符之法,符文行文看似相同,可内行人一看,就恢复现每位符师都有自己独到之处。

雁方仙一眼就看破了,叶凌月手中的平安符,出自谢兵王之手。

“雁方仙,这件事有些误会,你听我解释。”

谢兵王一见雁方仙出现,就知大事不妙。

雁方仙的性格,刚正不阿,最见不得这等栽赃嫁祸的事生。

果不其然,不等谢兵王解释,雁方仙就当着所有围观兵王的面宣布。

“诸位,老生是精英兵王营判官座下的雁方仙。关于平安符,老生可以作证。兵王营流传的平安符,第一个炼制出来的人正是叶盟的叶凌月。天符阁购买了叶凌月的符箓后,暗中临摹,还对外想要垄断平安符的买卖。如此行径,当真是为人所不耻。”

眼前这位白老妪,居然是精英兵王营的人。

谢兵王居然无耻到,去污蔑叶盟。

“难怪谢兵王早前炼不出平安符。”

“什么天符阁,就是骗子。”

“呸,不要脸的东西,贼喊捉贼,老子以后再也不到天符阁买东西了。”

“我早前还在天符阁买过符箓,一定也是假符箓。”

“退钱!立刻退钱,否则老子就砸了天符阁。”

当真是一时激起了千层浪。

那些昔日都是天符阁的老主顾的兵王们听说之后,都是满脸的义愤,一个个冲上前去,要天符阁退钱。

“大伙都静一静,天符阁的符箓全都是……”

天符阁的几位阁主们这时候都惊呆了。

他们根本拦不住这些愤怒的兵王。

不少兵王趁乱哄抢天符阁,还有人暗中偷偷袭击天符阁。

“混账!谁若是再敢妄动,别怪谢某出手了!”

眼看天符阁就要陷入一片混乱之中,谢兵王怒喝一声,却见其手一扬,数张符箓嗖嗖飞了出来。

符箓在人群中炸开,一道道黄烟四散开。

黄烟里夹杂着刺激的气味,人群里顿时乱成一片。

趁着乱势,谢兵王忙令人驱散了人群,可有些人赶得走有些人却是怎么都赶不走的。

“雁方仙,这件事是我和叶盟的事,你最好不要插手管此事。”

谢兵王好不容易,将天符阁里的人都赶了出去。

可回头一看,却见叶凌月和雁方仙还未离开。

谢兵王可没把握,能够赶走雁方仙,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和两人交涉。

“谢兵王,这件事原本与我无关。可这一次,叶兵王帮了我和曹判一个天大的忙,她等于是我救命恩人。老生的救命恩人的事,老生又怎能坐视不管?”

雁方仙扫了谢兵王一眼。

后者和叶凌月都是一愣,尤其是叶凌月,怎么一不留神,自己就成了雁方仙的救命恩人了?

还有,她什么时候帮了精英兵王营的曹判?

谢兵王一听,脸色更惨淡了。

叶凌月居然和曹判也扯上了关系?

曹判是三大判官之,他要帮叶凌月,那天符阁根本就拿叶盟没半点法子。

谢兵王登时就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焉了。

“雁方仙,这件事,的确是天符阁做得不对。但天符阁也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大不了,从今往后,平安符的独门炼制权,交由叶盟就是了。”

今日这事一闹腾,天符阁的声望必定再受重创。

谢兵王光是想着怎么恢复声望,就已经足够头疼了,哪里还有心思,对付叶凌月。

“叶兵王,你认为如何?”

雁方仙看了看叶凌月。

雁方仙也知,让谢兵王做出如此让步,已经是极其不容易了,毕竟天符阁的背后乃是慕容家。

若是真的逼急了天符阁,慕容家必定会大为火光。

这势必也不是曹判等人愿意看到的。

所以雁方仙希望,叶凌月能够顾及大局,接受谢兵王的这次和解,只是叶凌月的反应,却是大大出乎了雁方仙的意料之外。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