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叶盟炼制出平安符之前,兵王城里,所有符箓都是由天符阁一手承办的,天符阁因此成了城中的第二大联盟势力。

而负责从外界,将大部分物品供给运送到兵王营的却是刀剑盟。

天符阁出面,高价抢购了市面上所有的炼符材料,刀剑盟在同一时刻宣布,独家补给炼符材料给天符阁,不再提供货源给城中的其他店铺。

“这分明就是刀剑盟和天符阁联手一起打压我们叶盟。”

枯面鬼母在知道炼符材料不足后,就想方设法,预定材料,可得到的答复却让她很是心寒。

两大联盟一起打压叶盟,叶盟根本没法子购买到炼符材料。

“好不容易有人和我们第一批订购平安符,若是一个月时间内没法子交出足量的平安府,光是赔偿就足以让叶盟喝西北风了。”

枯面和金牙兵王都唉声叹气起来。

叶盟才刚靠着符斗,赚进了第一桶金,可眼看,这第一桶金都不够赔了。

“刀剑盟也不过如此,想来是恼怒我不愿意将佛门舍利卖给他。”

叶凌月倒是没想到,剑主会在这时候和天符阁联手。

“那我们该怎么办?要不,再去和天符阁或者刀剑盟商量商量?”

金牙兵王提议道。

“有什么好商量的,若是真找他们商量,只会让他们更得意。”

叶凌月也不打算向两大联盟低头。

这只会让他们的气焰更加嚣张。

“还是我们去找找夏判?”

枯面鬼母认为,能和两大联盟抗衡的,也就只有判官府了。

“夏判得了佛门舍利后,会闭关两个月,这两个月时间里,判官府只有两名副判管事,我可不认为,他们对我有多少好感。”

叶凌月早前还还得林副判被夏判骂了一通,两位副判对叶凌月很是不感冒,叶凌月自然也不会去自讨没趣。

“这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金牙兵王急的团团转。

“坐以待毙?该坐以待毙的不是我们,而是天符阁,既然他们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也是时候,我们反击了。两位兵王,还得让你们再跑一趟。”

叶凌月略一思索,就想到了一条妙计。

“还要再去找炼符材料,可是城里的店铺我们都已经跑遍了,真是一张空白符纸都没找到。”

两位兵王为难道。

“我让你们再跑一趟,可不是为了找炼符材料,而是让你们想法子,将早前天符阁卖出去的那些平安符全都收购过来,无论多高的价格,一张不落,全都买回来。”

叶凌月笑道。

“买天符阁的平安符,那玩意不是没用嘛?”

金牙兵王和枯面兵王更加纳闷了,压根看不透叶凌月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你们买回来就知道了。”

叶凌月笑而不语,打起了哑谜。

金牙兵王和枯面鬼母找不到炼符材料,可是找起天符阁出售的平安符,就容易多了。

天符阁的谢兵王早前靠着临摹叶凌月的平安符,第一时间就出售了五十多张平安符。

但是由于谢兵王后来符斗失败,天符阁的平安符还还得天符阁阁主之一的郭兵王丢了双腿,平安符一下子就变成了凶符。

早前买了平安符的那些城中的兵王,谁还敢再用。

他们有心向天符阁索赔,又唯恐得罪了天符阁,以后没地方再买疗伤符箓,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往肚子里吞。

这样一来,那五十多张符箓,就全都成了废纸,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

哪知这一天,兵王符里突然出现了两位神秘人,他们以一百功勋值的价格,收购那些报废的凶符。

那些兵王们一听说,立马就将手中的凶符全都脱了手。

不过是一天时间,五十多张天符阁的平安符,就全都被叶盟给收购了回来。

这些平安符只是耗费了五千多功勋值罢了。

“凌月,你把这些破符买回来干什么,天符阁的符箓根本不管用。”

叶苏玉看到叶凌月花五千功勋值买回了这么一堆废纸,很是心疼。

“你错了,这些可不是废纸,这些是真正的平安符。”

叶凌月笑了笑。

“可如果它们是真的,那一日,为何郭兵王在第九重精神海会被神兽攻击?”

叶苏玉不解道。

“那一天精神海里的平安符和这些平安符不同。”

叶凌月笑着摇了摇头。

平安符是一种新式符箓,神界基本大部分符师都不懂得上面的符文。

所以一般人看去,这五十多张平安符和上一次谢兵王炼制的平安符基本没什么两样。

可事实并非如此,若是那一日,郭兵王用上了这五十多张平安符里的任何一张,他的双腿都很可能不会有事。

“可明明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平安符怎么会不同?”

叶苏玉困惑着。

“那是因为,我那一天,在谢兵王的平安符上动了手脚。”

叶凌月耸了耸肩。

确切的说,符斗那一天,叶凌月同时在叶苏玉使用那张平安符和谢兵王炼制的那张平安符上动了手脚。

只是旁人都没有现,就连当时附身在写兵王身上的慕容老方仙也没现这一点。

叶凌月先是将五彩圣母的血抹在了叶苏玉的平安符上,可早在此之前,也就是慕容老方仙数次阻碍叶凌月炼符时,叶凌月一怒之下,用上了神魂冲击。

包括烛照和慕容老方仙都以为,那神魂冲击自是用来逼退慕容老方仙的。

可实则上,那神魂冲击只是个障眼法罢了,叶凌月正是趁着慕容老方仙神魂脱离和谢兵王还未恢复神智的那一刹那,趁机用神念修改了谢兵王平安符上的最后一笔。

谢兵王的平安符,经过了慕容老方仙的修改,本以为完成,可正是因为叶凌月的那一修改,让平安符成了废品,这才有了郭兵王事后的惨况。

“居然是这么一回事?那你收回这些平安符的用意是?”

叶苏玉禁不住吞了口口水。

“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也该是时候找天符阁算算账了。”

叶凌月拿起了一张平安符,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来。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