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纣还没死?

帝莘无法肯定。

但是让帝莘更加恐惧的是另外一件事,若是那人真的是帝纣。

倘若帝纣是异魔,那他又是谁?

他难道也是异魔?

从到了神界之后,帝莘对于自己的身世就持有怀疑。

当初在妖界时,没有人知道他的母亲到底是何人。

族中一度谣传是人族,可帝莘很清楚,自己的娘亲不可能是人族。

只因帝莘的体内,拥有一部分可怕的魔力。

这种魔力,蛰伏已久,在对战异魔时,曾经一度爆。

帝莘也曾经怀疑过,自己的娘亲是异魔。

可这个事实,他一直不愿意去承认。

在人界时,因为他妖族血统的事,让他几乎错失了叶凌月。

历经磨难,两人终于走在了一起。

两人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成婚了,但是若是这时候,确定他异魔,那后果,帝莘不愿意去想象。

他什么都不怕,甚至愿意再直面一次帝纣,唯独洗妇儿那边,他不愿意再让她担惊受怕。

无论如何,先弄清楚。

画像上叫做帝青玄的男人,就算不是帝纣,也必定和帝纣有些关系。

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自己身世相关的一些事。

想到了叶凌月,帝莘的心绪稍宁了一些。

帝莘觉得自己的心底,有什么东西,正在隐隐破土,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底的强烈欲望,压了下去。

他再度睁开眼时,眼底的血色已经散去,再度变回了那个冷静沉着的帝莘。

“整顿军队,我们趁着夜色,一路尾随。待到天明前后再动攻击。”

帝莘看了看天色。

“可是队长,前方是天罚戈壁。”

那些新兵胆战心惊到。

他们才加入天战兵多久,就听说了不少关于天罚戈壁的可怕事迹。

传闻一些不长眼的新兵,擅自闯入天罚戈壁,都是有去无回。

“凡事有我。”

帝莘一挥手,身后几十名天战兵尾随着其隐入了夜色之中。

天罚戈壁的上空,一道深色的雷闪如巨龙一般,蜿蜒而过,夜,更深了。

夜色葱茏,天还未亮。

经历了一场符斗风波的叶庙,沐浴在一片静谧中。

叶凌月骤然惊醒,她抹了抹额头,一手的冷汗,湿漉漉的。

“帝莘?”

微微喘了几口,叶凌月才缓过了一口气。

她梦到帝莘了,她已经许久没有帝莘的消息了。

有些人,你不会时时刻刻惦记,并不是不想,而是无时无刻不在惦念。

梦境中,叶凌月只能看见帝莘的背影,他越走越快,她在身后追赶,可任凭她怎么喊破嗓子,帝莘都不曾回头。

叶凌月心烦意乱,天还未亮,她已经了无睡意,索性披衣起身,踱出了房门。

她先是到了前院,像是早几日那样,在太虚神像面前上了一炷香。

前院内,插着香的炉鼎里,一阵白烟袅袅。

自从太虚神像修复后,叶庙里的香火旺盛了一些。

叶凌月在神像前站了片刻,可脑中依旧回荡着那个稀奇古怪的梦。

自从叶凌月和帝莘认识以来,算上在人界那会儿,两人也从未分开过那么长的时间。

尤其是这阵子,叶凌月66续续得到了一些关于天战的消息。

几乎所有的消息都表明了,天战是极其危险的,尽管叶凌月对帝莘很有信心,可还是不免受到了一些影响。

耳边一阵沙沙声,叶凌月低头一看,就见了身上的那张大平安符翩然落地。

她将符箓捡了起来。

早前炼制的几张平安符,叶凌月都已经送出去了,叶盟人手一张。

可唯独这张大平安符,叶凌月一直留在身边。

这张带有幸运属性的大平安符,她最想送的人,只有帝莘。

“吉人自有天相,相信帝莘一定不会有事的。休要再胡思乱想,若是让他知道了,必定会笑话我。”

叶凌月自嘲道。

她收起了幸运符,走出了前院,这才现,不知不觉中,天已经大亮了。

“这一次符斗之后,接了五十张平安符的炼制任务,还是早些将平安符炼制出来,趁着这一次次天符阁的失败,瞬势打开叶庙的符箓业务。”

叶凌月思忖着。

和谢兵王这一战,叶凌月已经彻底和天符阁撕破了脸,既是如此,叶凌月无需再顾忌什么,她已经委托枯面和金牙兵王两人,这几日采购一批炼符材料。

一大早,两人也已经去城中采购了。

叶凌月正等着两人归来,哪知道等到的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枯面和金牙兵王都是空手而归。

“没有买到符纸和朱砂,这是何故?”

叶凌月得这个消息时,很是吃惊。

她手头上一次采购的符纸和朱砂,都已经用光了。

这些都是很寻常的基础炼制符箓的材料,照理说购买应该很容易才对。

只是叶凌月却忽略了一点,符纸和朱砂这种,外界随处可见的材料,在兵王城里却成了一纸难求。

“兵王城说白了,既是一个密闭的世外洞天,这里所有的物品,都是从外界采购的。本城并不自给自足。天符阁早前以五倍的价格,收购了全城所有的符纸和朱砂,市面上,已经没有了材料供应,我们一大早就接连走了四五家店铺,都是一样的答复。”

金牙兵王一脸的郁闷。

“天符阁果然没有死心,没想到,价格上做不了文章,他们就从材料上下手。市面上暂时没有,那之后的货物供应呢?我们也可以用五倍的价格,预定下一批材料,毕竟我们炼符周期有一个月。等待材料的时间还算是充裕。”

叶凌月得知这个消息时,也很是恼火。

但她迅又想出了应对之策,她以一千功勋值出售平安符,炼制的材料成本就算是提高了五倍,也不过五百功勋值,这个成本,叶凌月还是能承受的。

虽然她也很恼火,天符阁做出如此卑鄙的行径。

“按理说这样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是预定材料这条路,怕也是行不通了。”

枯面鬼母告诉了叶凌月一个更糟的消息。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