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军团的叶凌月,这小子,总算松了口。

帝莘离开后,刀主嘿嘿贼笑了两声。

“也好久没理会刀剑盟的事了,罢了,看在蚩印那小子的面子上,姑且先和剑主联络联络。”

刀主想了想,写一封信,送回了兵王城。

帝莘和刀主叮嘱了几句后,就出了营帐。

五十名天战兵如影随形般,跟在了他的身旁。

“蚩印队长,时辰已经不早了,营长叮嘱我们,一定要在日落前后,赶到二十里外东北角的山口附近。异魔军队的人,会在日落之后出没。我军先行埋伏好,伺机出手。”

一名天战兵禀告。

“天黑前后偷袭异魔?你们是何时加入天战军团的?”

帝莘蹙了蹙眉,冷声问道。

几十名天战兵一怔,面上流露出困惑之色。

“我们是一个月前刚加入先锋营的。”

“加入先锋营才一个月?”

帝莘的眼眸一暗,一个月的新兵,就让他们参与特别任务?

先锋营的这位营长到底是安了什么心?

“我们现在就出,先跟踪敌人,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擅自出手。”

帝莘沉声道。

“而是队长,营帐分明说让我们傍晚前后下手,若是不照着做,岂非是违背了军令?”

新兵们忐忑道。

“我是你们的队长,全权负责这一次的任务。”

帝莘的声音里,已经多了几分寒意。

“可是营长的级别……”

新兵们嘀咕着。

“异魔的习性和神族相反,白天魔力较低,夜晚魔力最强。傍晚正值日夜相交,他们的魔力会不断变强。想死的,就傍晚出手。”

帝莘扫了众人一眼。

他加入了天战战场后,这三个月来,完成各种刺探任务数百个。

这也让帝莘很快就摸清楚了天战战场上的异魔们的特性。

天战战场上的异魔,比起神界的异魔有些不同。

这里的异魔更加凶残,数量更多,他们是夜行生灵,夜间的战斗力是白天两倍。

这些新兵们加入没多久,对此不清楚并不奇怪。

可先锋营的那位营长,乃是老将,他刻意派这些新人来辅助帝莘,用意很是明显。

帝莘可以十成十肯定,其中必定有诡。

既是对方想要暗算自己,他偏要看看,这一只异魔兵有什么特殊。

新兵们被帝莘的气势所震慑,一个个都不敢说话。

五十一人朝着东北角行去。

帝莘等人前脚才走,先锋营的密探就进入了营帐。

“启禀营长,人已经出了。”

先锋营的营长冷笑道。

“蚩印,别怪本营长翻脸无情,要怪,就怪你小子命不好,得罪谁不行,居然得罪了我的老相好。”

先锋营的这位营长,早年和探视仙子有过几次露水之欢。

得了昙水仙子的一些好处后,他就开始对帝莘下手。

这一次的魔兵任务,不用说,就是一个陷阱。

帝莘等人,经过了两个时辰,在傍晚前后,赶到了东北山口一带。

这一带,山体乃是一片松散的黄土乱石,只有一种叫做黄棘木的树木可以生长,树木可以隐蔽人形。

此处很是荒凉,平日几乎难见人影。

帝莘命人四下散开。

傍晚前后,一阵阵铁蹄声,山面上不断有乱石滚落。

一队人马从了山口位置出现。

为的乃是一名魔将,身后近百名身着黑甲的异魔兵士。

帝莘眸微微一眯,看向了异魔队伍中的那名异魔将士。

来人……帝莘心头一跳,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帝莘的心重重一震,脑中刹那间,有一瞬的空白。

异魔魔兵押送着几辆车马碌碌而过,直到他们走远了,帝莘的队伍还是一动未动。

“队长,我们是不是要跟上去?”

几名天战兵还是一脸的错愕,他们轻声提醒着帝莘。

哪知帝莘蓦然回头,他的眼……

天战兵们吓得浑身一凉,险些没被震住。

帝莘的眼,一片血红色,就如燃烧的夕阳那样。

他的目光冰冷满是暴戾之气,漫天的杀气,从他身上弥漫开。

帝莘缓缓起身,像是过了一甲子那么久,他拿出了怀里的那幅画。

早前,先锋营的营长给了他一封信,一幅画,说是这一次任务的对象。

帝莘只是看了眼信,却没来得及看画。

毕竟对于帝莘而言,对方长什么模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只要是异魔,就非死不可。

可是帝莘万万没想到,这位所谓的帝魔将领竟会是他。

画上,是一名伟岸的男子。

眸光深邃,身形高硕颀长,散出一股凛然的英气。

这是个俊伟的男人,哪怕他是异魔,也改变不了事实。

画像上的这个男人,帝莘认识。

他从一出生就认识,化成灰都认识的男人。

“帝青玄?他怎么可能是帝青玄?”

帝莘哑然失声,死死盯着那幅画,仿佛要将那幅画瞪出一个窟窿来。

“帝纣!怎么会是你?”

帝莘咬紧牙关,用尽了一身的力气,才挤出了那个名字来。

方才那一队押送异魔魔兵的将领,竟是帝莘的父亲帝纣。

那个早就已经死去了多年,被帝莘亲手杀死的帝纣。

也是帝莘在世上,第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人。

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情,对于帝莘而言,是他从童年开始的一个噩梦,多年来一直挥之不去。

他一直将其深埋在心底,努力不去触碰。

那处伤口,自叶凌月出现后,就已经被填补,帝莘本以为这一切都会因为帝纣的死,烟消云散。

可帝莘万万没想到,这个梦靥会有再度降临的一天。

“队长,天快黑了,我们还要不要追上去。”

那些天战兵们胆战心惊着,不知如何是好。

方才那些异魔兵离开的方向,乃是天罚戈壁,那一带,只有老的天战兵们才敢进入。

他们这些新丁,可不敢贸贸然靠近。

再看队长,也不知队长到底怎么了,从方才现异魔兵到现在,都一直一言不。

帝莘闭了闭眼,心底的思绪万千。

那个人是否真的就是帝纣,还只是一个和帝纣长得相似的男人?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