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判宣布结果的同时,叶盟那边欢呼一片。

天符阁那边,谢兵王铁青着脸。

“把人抬走,立刻疗伤。”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平安符哪里不如叶凌月的平安符了。

更何况,那平安符还是慕容老方仙最后修复的,难道说,那死丫头的炼符技艺,比慕容老方仙还要厉害得多。

这件事,他无论如何也要查个明白。

“慢着。”

谢兵王等人还未走开,叶凌月就一步跨前,挡住了谢兵王的去路。

叶凌月手掌一摊。

“五十万功勋值,天符阁一点都不会少了你们。”

谢兵王闷哼了一声。

五十万功勋值,还真不是个小数目,就算是天符阁,这一次,也要折损不少元气。

说罢,谢兵王就示意手下的人,将五十万功勋值一点不落,转给了叶盟。

哪知叶凌月依旧不让开。

“敢问谢兵王,是不是还欠了一句道歉?”

叶凌月不依不饶道。

“白兵王。”

谢兵王心底是千万个不情愿,可既然夏判都宣布了符斗结果,天符阁也只能照做。

谢兵王示意白兵王上前道歉。

白兵王恨得牙痒痒,可还是走到了叶凌月跟前,不冷不淡说了一句。

“抱歉,叶兵王。”

“你能代表天符阁?一个连九重精神海都不敢进入的人,居然也能代替天符阁?原来天符阁,不过如此。”

叶凌月斜睨了眼白兵王。

她最看不起的就是白兵王这种人。

白兵王被叶凌月讽刺得面红耳赤,支吾着。

“叶凌月,你不要太得寸进尺。”

让谢兵王向一个辈分和名声都比自己低了无数的小丫头片子道歉,谢兵王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到底是谁得寸进尺,还是谢兵王想要让大伙儿知道,方才在符斗时,到底生了什么。”

叶凌月嗤了一声。

谢兵王面色一尬,心底明白,叶凌月说的是慕容老方仙那件事。

若是叶凌月真将这件事抖出来,谢兵王真要颜面尽失了。

“抱歉,这一次是谢某不对。”

谢兵王只得垂向叶凌月拱了拱手。

“谢兵王先别急啊,我说的赔礼道歉,可不是向我。而是他,金牙兵王。”

叶凌月冲着金牙兵王使了个眼色。

金牙兵王一脸的懵,半晌才回过神来知道叶凌月叫的是他。

他很是惶恐地走到了叶凌月面前。

“你让我向他道歉!”

谢兵王恨不得一把掐死叶凌月。

可迫于有把柄在叶凌月手上,谢兵王只得含恨向金牙兵王道了个歉,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带人离开了。

“我有没有耳背,方才天符阁的第一兵王居然向我道歉!”

今夜兵王半晌才回过神来,激动不已。

他不过是一个新丁,居然让城中第二大联盟的第一兵王向自己道歉。

“我早就说,没有人能欺负我们叶盟的人。”

叶凌月笑了笑,拍了拍金牙兵王的肩膀。

这一声道歉,就算是她给金牙兵王那场无妄的牢狱之灾的赔礼吧。

“好,这一次是谢某栽了。叶凌月,你最好求着这辈子别栽在我手上。”

谢兵王走了几步,蓦然回,看着叶盟一干人等,他恨恨地咒骂了一句,这才摔袖而去。

这一场符斗结束后,围观的不少兵王就纷纷上前,询问叶凌月关于平安符的求购事宜。

尤其是一些普通兵王营的兵王们,他们要通过高级兵王营的考核,就必须经过第九重精神海的历练,若是能够得到一枚叶盟的平安符,在通过第九重精神海时,胜算无疑会大很多。

“我要订购一张平安符。”

“还有我,我愿意出六千功勋值购买一张平安符。”

那些普通兵王们都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要求购买一张平安符。

“从今日开始,叶盟将会调整平安符的价格,从五千功勋值降到一千功勋值,一个月限量五十张。”

叶凌月也趁着这个机会,将平安符的价格和价值做了更更近一步的解释。

她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针对天符阁。

“让开,全都让开。”

正在叶盟开始接受平安符的炼制订单时,刀剑盟的人走上前来,将人群强行驱散。

剑主信不而来。

“恭喜叶兵王,叶兵王真是好能耐。老夫也想求购一张平安符。”

说着剑主就命人付钱。

“剑主,且慢。平安符的定制需要排队,方才已经有五十人订购了第一批的平安符,剑主若是真想要,可能需要等到下个月了。”

叶凌月可没因为剑主的身份,就额外融通。

“叶凌月,你别给脸不要脸,剑主是什么人,难道还要和你那些普通客人相提并论?”

柳芸在旁呵斥道。

“你又算是什么人,我和剑主说话,何时轮到你说话了?”

叶凌月冷嗤一声。

“你!”

柳芸一恼。

剑主一个手势,柳芸就不敢吭气了。

“老夫想要的平安符,就是早前叶兵王给那位姑娘带入第九重精神海的那一张。若是叶兵王不愿意,老夫愿意以五千的原价求购那一张平安符。”

剑主一脸的和蔼。

建筑何等老辣的目光,他可不信,靠着一张和天符阁一样的平安符,叶苏玉就能获胜。

那其中,必定有什么猫腻,而猫腻就在那一张平安符上。

“剑主,虽然叶某很爱财,不过一张已经用过的平安符,就等于是报废了,又怎能出售给您。”

叶凌月笑了笑。

“既然叶兵王不愿意出售那张平安符,那一块佛门舍利又如何?老夫以为,那块舍利就算是留在了叶兵王手里,也挥不了什么作用,反倒会给叶兵王惹来不少麻烦。既然如此,叶兵王不如将其卖给老夫,老夫愿意出一百万功勋值,收购那一块佛门舍利。”

剑主摆明了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明了自己真正的用意。

“那块佛门舍利,我已经借给夏判了,夏判愿意一月出十万功勋值,若是剑主还有兴趣,大可以找夏判商量。”

叶凌月耸耸肩,一脸的无辜。

剑主一听,老脸沉了沉。

“叶兵王好心机,老夫佩服。”

说罢,他也冷哼了一声,带着人从容而去。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