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谢兵王身上的就是慕容老方仙后,叶凌月反倒是镇定了下来。

“烛照老前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本不该出现在兵王营的人,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叶凌月知道的慕容家族,是一个飞升家族。

虽然不知道飞升到了何处,可无疑,慕容泽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慕容九城得了家族的命令,离开了兵王城,可慕容老方仙却来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对方动用了什么特殊的法子,把人请过来的。对方是一名很强大的神念师,至少也是九星巅峰的存在,实力比你强了无数倍。”

烛照可以断言,叶凌月遇到了慕容老方仙,绝对的尸骨无存。

“不过,也不是全都是坏消息,至少有一点,对方只是神魂附体,这种状态下,神念会折损一半,不仅如此,他能逗留的时间不会过一刻钟。”

烛照看得分明,否则,一名九星巅峰神念师,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叶凌月遭受重创。

“一刻钟的时间?”

叶凌月再看了眼谢兵王,后者已经是收回了视线,却见其手一挥,已经开始了最后的几笔符文绘制。

那丫头,居然也是一名神念师。

二星神念师,她的神念技艺,到底是何人传授的?

慕容老方仙心底迟疑不定,对叶凌月的来历和身份更加怀疑。

他手下几笔,早前被谢兵王弄断掉的符文,再度连贯了起来。

寥寥几笔,一张平安符已经渐趋完成。

“好快!不愧是九星巅峰的神念师,即便是实力被压制了一半以上的情况下,依旧能够恢复破损的符文,再这样下去,我们只能是打成了平手。”

叶凌月见了,已然察觉到,慕容老方仙的突然出现,必定是因早前他在炼制符箓时,失败了。

慕容老方仙摆明了就是来救场的。

“那老家后很厉害,不过众目睽睽,他身为大前辈,也不至于向你动手,你还是快点炼制好你的平安符。”

烛照也知叶凌月不是慕容老方仙的对手,为今之计,只能是祈求打个平手。

能和天符阁的第一兵王在符斗上打成平手,对叶凌月而言,也是一件很长脸的事情。

叶凌月再度聚精会神,开始完成最后的几笔符文。

“最后的一笔了。”

叶凌月神情凝重,就要完成平安符的最后一笔。

“平手?我慕容泽活了那么久,还从未与人打过平手,这一场符斗,必赢!”

可心高气傲如慕容泽,又怎么会容忍与一个黄毛丫头打成平手。

他边用神念稳定着手下的符文,另一方面,又控制着神念,迅渗入了周围的空曜晶中。

慕容泽的脚下,原本悬浮在半空中静止不动的“空中冶炼场”忽然动弹了起来。

只听得“嗖”的一声,它自半空中凌空飞了起来,朝着叶凌月所在的“空中冶炼场”狠狠撞了过去。

“这是?”

城楼之上,夏判和剑主等人就见了两个空中冶炼场,蓦地撞在了一起。

只听得轰轰两声,就如两座山峰撞击在一起。

叶凌月顿觉头晕目眩,险些没被撞地趴倒在地。

“卑鄙!”

围观的人群中,叶盟的人看到了谢兵王忽然出手,都是一惊。

他们眼睁睁看着叶凌月身形一晃,即将完成的符箓被破坏了。

叶凌月正在准备完成最后一笔符文,方才这一个撞击,她的符文,被硬生生给打断了。

笔下的符文,断裂开了,这意味着这张平安符很可能就报废了。

“这可怎么办!谢兵王太无耻了。”

叶苏玉等人本以为胜券在握,哪知道谢兵王会完全不顾礼义廉耻,公然出手。

“说谁卑鄙呢!我们老大可是和叶凌月约好了一起符斗。符斗是什么,你们难道不懂不成?炼符是一部分,彼此间的较量也是一部分。叶凌月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是因为她蠢,怪不得别人。”

白兵王等人在那里叫嚣着。

“说好的符斗,只是比拼炼制平安符,他却趁人不备,突然出手,不是卑鄙是什么!”

叶苏玉等人也是急红了眼。

一时之间,天符阁和叶盟的人相互指责着,场面也跟着混乱了起来。

“安静!符斗还在继续,谁要敢再闹事,别怪本官立刻让他滚出兵王城。”

夏判对于“谢兵王”的异举,倒不是很意外。

谢兵王其人,也不是什么善茬,当初他刚加入天符阁时也不是第一兵王。

只是通过了一场兵王符斗,最后成了天符阁的老大。

但是那时候,他就曾做过偷袭之举。

虽说谢兵王的行径很是卑鄙,可在符斗开始之前,夏判也没有说过符斗的规则,也就是说,符斗的途中,对方若是干扰,也是可行的。

叶凌月要么就只能认输,要么就必须奋起反抗,和谢兵王一较高下。

“只差最后一笔了。”

叶凌月勉力支撑住自己摇晃不停地双脚,她也学着慕容泽的做法,迅将自己的神念为二,一方面试图修补中断的符文,另一方面,她还要控制着脚下的空中冶炼场不被偷袭。

“看不出,那丫头还有些能耐,居然能修复符文,同时还能做到一心二用,她的神念操控能力倒是不错,只可惜,实力太弱了些,一个实鼎都没凝聚的小方仙,敢多次挑战老夫的权威……”

慕容老方仙边暗想着,边再次向叶凌月起了一轮新的冲击。

两个鱼缸模样的冶炼场,在了半空中,你来我往,不停地追逐着。

“这倒是较上劲了!”

夏判见了半空中,叶凌月和谢兵王两人都在完成最后一道符文绘制。

同时,叶凌月几次三番躲开了谢兵王的袭击。

“阴魂不散的老家伙!”

叶凌月被慕容老方仙追得晕头转向,手下的平安符也迟迟没有完成。

在慕容老方仙的面前,叶凌月就如一头困兽,她又气又怒,绝不能让这老家伙一直这么嚣张。

必须想法子狠狠教训他一通!

愤怒和不甘,冲击着叶凌月的理智,她的眼眸因为愤怒,犹如充血似的,化为了血荼色。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