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下来,叶凌月体内的天地之力已经稳定了许多,闭目之时,她审视着体内的虚空。

天地之力形成的虚空范围又增加了数倍。

“此番托了佛门舍利的福,武境突破两重,比起来,神念的突破就要难得多了。”

叶凌月心中感慨着。

她神念一动,离开了鸿蒙天。

叶庙不大,叶凌月和叶苏玉住在同一个房中,叶凌月因鸿蒙天的缘故,不时会外出修炼,她只得是告诉叶苏玉,自己经常外出修炼。

刚一进房,叶凌月就是一怔。

屋内,叶苏玉、枯面鬼母都等候在那里。

一大早的,人怎么都到了,不过,金牙兵王哪里去了?

见两女脸上满是焦虑之色,叶凌月心底隐隐不安,知道必定是生了什么事。

“凌月,你可回来了,出事了。”

叶苏玉一夜未眠,一直在等叶凌月归来。

“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示意叶苏玉不要紧张。

“是关于平安符的,就在昨晚,天符阁宣布出售平安符。”

叶苏玉昨日力排众议,决定在叶庙继续推行平安符,哪知入夜后不久,就有人撕了叶庙外的出售平安符的布告。

那人不仅撕了布告,还口出脏话,金牙兵王闻讯赶了出来,和那人起了冲突,两人打成一团,最后被判官府的人带了回去,这会儿人都关在了牢里。

叶苏玉等人知道时,已经是太晚了。

她们急急去打听,才知道傍晚前后,天符符开始出售平安符。

不仅如此,天符阁的平安符的价格只需要一千功勋值。

这个价格,只有叶凌月早前出售的平安符的五分之一罢了。

“天符阁开始出售符箓后,就明令禁止城中再出售平安符,他们的人得知我们叶庙也出售平安符,就上门寻衅。二哥性情耿直,听他们辱骂我们,就上当了。保释二哥需要五千功勋值,判官府的人,让你过去商讨这件事。凌月,很抱歉,我也没料到事情会展到这个地步。”

枯面鬼母又是担忧,又是愧疚。

“天符阁也未免欺人太甚了些,凭什么都是平安符,就只有他们一人能出售,我们的平安符和他们的平安符怎能一样。”

叶苏玉俏脸白,气得直磨牙。

天符阁竟炼制出了平安符,看来天符阁比她想象得还要厉害些。

叶凌月得知这件事时,也很是吃惊。

“糟糕的是,他们的平安符还真是和我们的平安符是一样的。”

叶凌月无奈道。

“什么?可是你早前不是说,平安符是你炼制出来的新符嘛?”

叶苏玉一听,俏脸白。

无论是在神界还是在兵王城,一种全新的符箓,炼制者都有专有权。

可以禁止其他方士和势力出售平安符。

叶凌月身怀万符录,万符录上很多的符箓,都是神界从未出现过的。

说叶凌月对平安符享有专有权,并不为过。

“平安符是我一人最先炼制出来的,天符阁早前以五千功勋值在我手中购买了一张平安符,他们眼下出售的平安符应该也是根据我的符箓炼制出来的。”

叶凌月耸了耸肩。

这次还真是她疏忽了,她本以为,天符阁的人没法子炼制出平安符,至少在叶凌月看来,郭兵王和白兵王是不行的,只是没想到天符阁也是深藏不露。

“岂有此理,这么说来,是天符阁贼喊捉贼了。凌月,要不我们找找慕容少帅?听说他和天符阁的关系很不错。”

枯面兵王提议道。

怎么说,慕容九城也算是叶盟的一份子,他帮助叶盟的人,也还说得过去。

天符阁和慕容家的关系匪浅,从上一次天符阁的人和慕容九城一起出现在判官府的地牢就可以看得出来。

“慕容学长已经离开兵王城里。”

叶凌月摇了摇头,慕容九城离开得还真不是时候。

不过,天符阁的人,怕也是算好了时机,特意等着慕容九城离开后,才开始搞大动作的。

叶凌月怀疑,这件事,并非表面表露的那么简单,天符阁的这次出手,没准是慕容家出的手。

“我们先去判官府,事情的真相我会告诉夏判,相信他必定会还我们一个公道。”

叶凌月说罢,带着两女往判官府去了。

判官府内,夏判得知了事情的实情之后,很快就找来了天符阁的人。

这一次,天符阁派来的人是白兵王以及一名陌生的中年兵王。

此人的年龄比和叶凌月有过几面之缘的郭兵王还有年轻些,略清瘦。

他身上的精神力波动,很是强大。

叶凌月只是扫了他一眼,脑海中出现了几行字。

“谢权忠,年龄:五百三十六岁,天符师,慕容老家主的直系仆从。优点:精通三百多种天符的炼制,具有高的符斗能力。缺点:傲慢自大,不懂得变通。”

此人是一名天符师,看样子,修为比裸心谷的龙谷主还要厉害不少。

叶凌月靠着神机符的帮助,一眼就看透了这名谢兵王的底细。

叶凌月在神界时,见过的天符师只有两人,一人是龙谷主,还有一人是自家导师关千秋。

可即便是关千秋,也只是精通百余种天符的炼制。

这谢权忠,懂得三百多种天符,其实力可见一斑。

同时,叶凌月也证实了自己早前的猜测。

谢权忠果然就是慕容老方仙派来的,慕容九城对自己三番五次的袒护,想来已经引来了慕容老方仙的极端布满了。

叶凌月暗中观察着谢兵王,他则是随意地扫了叶凌月一眼。

在看到叶凌月那种过分出众的脸时,他眼底明显多了几分轻蔑之意,仿佛叶凌月是鸿袖会那些靠卖弄风情为生的下贱女子似的。

“这位是天符阁的第一兵王,谢兵王。这位是叶盟的第一兵王,叶凌月。本官今日找两位前来的目的,相信两位应该都已经很清楚了。”

夏判为了平安符的事,也已经头疼了整整一晚了。

两边都说平安符是自己创的,他只能是请了两位事主亲自来解决此事。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