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体内,怎么会有两颗心脏。

其中一颗,还是异魔之心。

叶凌月,你到底是何人?

慕容九城的眼眸瞬息万变,身为第十四军的少帅,未来慕容家的少主,慕容九城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击杀异魔。

异魔,对于如今神界,以及慕容家族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无论叶凌月是不是异魔,为了免除后患,他都必须杀了叶凌月。

慕容九城的手,缓缓上移,落到了凌月的脖颈上。

女子的脖颈,纤细而又修长,泛着莹润的光泽,就如一颗上好的珍珠。

她这会儿,正昏迷不醒。

体内的那股魔力,也已经彻底消失了。

长长的睫,覆在了眼睑上。

这会儿的叶凌月,看上去就如一个酣睡中的婴孩,那般脆弱,又那般无邪。

只要轻轻一扼,她就会香消玉陨。

慕容九城的手指,环住了叶凌月的脖颈。

手指渐渐收拢……

一旁的寂灭塔,忽是出了一片紫光,似乎预见了慕容九城接下来的举动。

可就在慕容九城收拢手指的一瞬,他力道一松泻。

他闭上了眼,指腹下,女子的皮肤光滑的犹如一匹上好的丝绸。

方才,在慕容九城打算永绝后患之时,他脑中,闪过了叶凌月身死后,自己会如何?

一瞬间,心就跟空了似的,一切都变得无意义了。

什么慕容家的家主之位,什么天人的身份,全都不重要了。

慕容九城一下子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他深知,为了叶凌月能够活着,他愿意用这一切东西,来换取。

也罢,还是等到她醒后,再问问是怎么回事。

慕容九城松开了手,叹了一声。

他终归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啊。

叶凌月浑然不知,这一次自己到底惹出了多大的麻烦。

她只知这一次取心头血,自己宛若死了一次。

昏天暗地,元气大伤。

足足是十二个时辰之后,叶凌月才醒了过来。

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了。

嘴里一片苦涩,眼皮子千斤重似的,她颤了颤眼皮,迷糊中看到了个人影。

“凌月!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叶苏玉就跟一头老母鸡似的,趴在了叶凌月身旁,嘀嘀咕咕着。

“苏玉,你……我这是怎么了?”

叶凌月感到心口的位置,隐隐还在做疼。

她记得,自己在取异魔心头血,再后来,好像是体内的异魔之心生了暴动。

甚至还听到了辩机的声音。

叶凌月睁开了眼,看到了叶苏玉。

在看到叶苏玉的一瞬,叶凌月怔了怔。

“姓名:叶苏玉,年三十一,三步虚空境修为,丙级兵王。擅长各种火属性神力,奥义乃是火鸾冲击,最避讳水属性神力攻击。优点:为人机敏,谨慎。缺点:有些傻白甜,容易被人诱骗。”

在叶凌月看到叶苏玉时,她的眼前,一行行文字逐字逐句,出现在叶凌月的脑海中。

那些文字,清楚地分析了叶苏玉的个人基本情况。

叶凌月眨了眨眼,那些文字又消失了,就如昙花一现那样,可叶凌月可以肯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凌月,你怎么了?身子还不舒服吗?我这就去叫慕容少帅过来。”

叶苏玉见叶凌月如同痴傻了似的,盯着自己的脸呆,心里一阵惶恐,担心叶凌月是因为自残,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你回来,我没什么事吗,只是有些口渴。”

叶凌月心里也是莫名其妙。

她也知自己是取心头血取出了麻烦来,慕容九城也在叶庙,难道说早前她取血之时,慕容九城都看到了。

叶凌月心底一阵翻腾,这样一来,慕容九城岂不是现了她体内拥有异魔之心的事。

叶凌月一阵心烦意乱,心想着要怎样和慕容九城解释才好。

叶苏玉连忙倒了杯水给叶凌月,叶凌月喝了几口,心绪也平和了下来。

她审视了下伤口,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

不得不说,取心头血留下的伤口还是挺深的,否则以叶凌月如今的体质,一般意义上的剑伤,经过了一天,早已自动痊愈了。

“我取得那滴心头血呢,还有我炼制的那些涂料怎么样了?”

叶凌月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用乾鼎炼制的那份涂料。

涂料已经完成了九成九,就只差最后一滴心头血,叶凌月可不想一切前功尽废。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那个。我真不懂,不过是一个神像的神印而已,你何必那么在意,难道你真的相信,只要修复了神像,就能让神像再度显灵。”

叶苏玉没好气着。

她从没见过比叶凌月更不爱惜自己的人了。

她往自己身上捅的那一刀,已经洞穿了她的后背,慕容少帅手下的人替其包扎时,都一个劲在说,只要再拖延一阵子,叶凌月就死定了。

叶凌月笑而不语。

“那涂料的事,你不用太担心,慕容少帅见你伤情稳定后,就立刻去替你护鼎了。这一日一夜,他也是不眠不休。你一定想不到,我们俩刚破门而入,看到你时,他的脸色有多难看。”

叶苏玉叽里呱啦,埋怨了一通。

叶凌月的心,又沉了几分。

果然,慕容九城一定是现了异魔之心的事。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已经被现了,就没什么好在隐瞒了。

“苏玉,你扶我去前院。”

叶凌月想了想,还是决定和慕容九城亲自解释清楚这件事。

前院,慕容九城站在了乾鼎旁,鼎前,是那座缺失了神印的太虚神尊神像。

乾鼎里,那些如血一样的涂料,经过了一个晚上的熬制之后,变得粘稠无比。

那柄无邪剑,就供奉在了一旁的香案上,剑尖上,有一滴已经凝固了的心头血。

十二个时辰之后,异魔的心头血已经凝固成了血玉。

慕容九城已经检查过那滴心头血,他可以判定,那滴心头血并非是叶凌月的血,它属于一名级别相当高的异魔侯的。

只是叶凌月的体内,又怎么会有异魔侯的心头血?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