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五的功勋值,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对于叶盟这样的小联盟而言,在前盟主刚死不久的情况下,无疑是最糟糕的一件事。

城中多少势力都在等着看叶盟出丑。

不仅如此,其他联盟和势力的人还希望叶盟交不出这笔惩罚金,这样一来,叶盟就必须宣告破产。

叶盟的产业,包括叶庙都必须出售,这样一来,城中觊觎叶庙的那些人就有机可乘了。

柳芸也是天符阁的大客户,一次性购买一百张金刚不坏符,也是很大的手笔。

至少也要两万多功勋值,她这分明就是在叶凌月面前炫耀。

“柳兵王,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也劝告你一句。就鸿袖会的实力,什么金刚不坏符只怕是不管用的,还是买一百张金刚不倒符更好一些。”

叶凌月嗤之以鼻。

她这话一出,柳芸的脸色一白,杏眼瞪圆。

“叶凌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别以为,有慕容少帅护着你,你就能随意侮辱人。我鸿袖会可是正儿八经的联盟,你再敢污蔑我,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柳兵王,你又何必与这等不入流的人争吵。想我天符阁,也从不出售那些下三流的符箓。”

叶凌月的话,也是惹到了柳芸身旁的那位白兵王。

她本就见叶凌月不舒服,听叶凌月这般一说,眼底的敌意更浓了。

叶凌月见了,心底暗叫不妙,该不会眼前这位,又是帝莘招惹过的。

白兵王的下一句话,就验证了叶凌月的话。

“不愧是蚩印的女人,牙尖嘴利,又长了副好皮囊,难怪慕容少帅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白兵王冷笑道。

“我和慕容学长关系清白,并非你们说的那般不堪。”

叶凌月也动了真怒。

“慕容少帅可是有亲事在身的,也不是你这种女人惦记得了的,我要是你,趁早死了这份心,乖乖离开兵王城。”

白兵王言语尖酸刻薄,字字句句都针对叶凌月。

叶凌月一口恶气憋在了心底,上下不得。

可她想到了自己此行来的目的,只能将恶气吞了回去。

“白兵王言下之意,是不欢迎我这位客人了?”

白兵王虽不喜叶凌月,不过她也不傻,其他五位阁主将天符阁的日常营生交给她,她自然不会将上门的客人往外赶。

哪怕眼前这位客人,一看就是个没钱的穷光蛋,可她身后有慕容少帅撑腰,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若是让慕容少帅知道了,自己把叶凌月给赶出了门,怪罪下来,白兵王也是的得罪不起的。

但是她早已打定了主意,绝不会让叶凌月秤心如意。

白兵王皮笑肉不笑道。

“叶兵王此言差矣,上门都是客,只要是你出得起价钱,天符阁自然就肯出售。”

一旁的柳芸似笑非笑,她就不信,叶凌月在这种关头,还能买得起好的符箓。

“我今日来,不是来买符箓的,而是来出售符箓的。”

叶凌月说着,拿出了那几张绘制好的平安符。

一听说是来出售符箓的,白兵王脸上的神情更不乐意了。

不过她还是随意瞟了瞟叶凌月手中的平安符。

一看那符箓,她脸色又是一变。

“这是什么符箓?”

白兵王在天符阁也呆了很久了,天符阁里什么符箓没有,还从未见过叶凌月手中这样的符。

白兵王一眼看过去,竟是看不出,它到底是天符还是地箓。

“这是平安符,天符的一种。”

叶凌月对此也是见怪不怪。

万符录中的符箓众多,很多都是神界方仙不曾涉及的,白兵王不知道也不奇怪。

“开什么玩笑,这种也算是天符。这和一般寺庙里祈福的平安符有什么区别?”

一旁的柳芸瞅了叶凌月手中符箓一眼,嗤之以鼻道。

她可不相信,叶凌月能拿出什么像样的天符来。

白兵王一看,也觉得叶凌月手中的符箓,和以前叶庙里曾经出售过几十功勋值一份的平安符如出一辙。

白兵王顿时恼羞成怒。

“岂有此理,叶凌月,我看在慕容少帅的份上招呼你,你居然敢愚弄我天符阁。立刻给我滚出去。”

白兵王恼火道。

“这符箓千真万确就是天符,和叶庙里的出售的平安符不可相提并论。你们若是不信,大可查看古籍,上面必定有平安符的记载。”

叶凌月面对两人的羞辱,也不心急,耐心解释道。

“什么古籍不古籍的,我本人就是一名高级符师,我没见过什么平安符。我们天符阁从不收这种只值几十功勋值的破烂玩意。你若是再不离开,别怪我赶人。”

白兵王最后一点耐心也被叶凌月磨掉了。

叶凌月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

身后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对话。

“这位姑娘,你手中的那张符箓可否借给老生一看?”

说话的是名面目慈祥的老人家,她一身素雅的紫烟色方仙袍,身后还跟着一个有些眼熟的男子。

老妪的头已经灰白,有一双慈爱的眼,她冲着叶凌月点了点头,很是好奇地望着叶凌月手中的那几张平安符。

叶凌月不认得老妪,却认得老妪身后的那名男子。

此人正是早前邀请叶凌月加入天符阁的郭兵王。

“郭兵王,这位是……”

白兵王一看老妪,也是一脸的诧异。

老妪显然也是到天符阁购买符箓的,由郭兵王陪同,此人的身份必定不简单。

只有天符阁最高级别的客人,郭兵王才会出面招呼。

看对方的相貌气度,又不像是兵王城的人、

“这位是雁方仙,她是八大扛鼎方仙之一,如今是曹判身旁的席符师,她同时也是一名天符师,今日到天符阁来是想购买一些合用的符箓。”

郭兵王也认出了叶凌月来,他冲着叶凌月微一颔,很是恭敬地介绍切了老妪的身份来。

曹判身旁的席符师,那不就是精英兵王营的人?

叶凌月一听对方的身份,感到很是诧异,为何精英兵王营的人会突然出现在兵王城。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