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叶凌月像往常一样完成了冥想。

院落里,金牙、枯面鬼母、叶苏玉都是顶着一双熊猫眼。

“你们这是怎么了?”

叶凌月纳道。

“昨夜我们俩在城里忙碌了一个晚上,就等出效果。”

金牙和枯面两人也不知叶凌月这么做的效果如何。

“我听着外头静悄悄的,也不像是有人来参拜的样子,果然这个法子还是行不通。”

叶苏玉满脸的郁闷。

叶庙已经荒废多年,一下子,哪里能那么容易重振名声。

“你去打开庙门就知道了。”

叶凌月但笑不语。

叶苏玉将信将疑,走到庙门旁,一打开庙门,她不禁出了一声尖叫。

“生了什么事?”

金牙兵王和枯面鬼母闻之色变,急忙跟了出去。

叶凌月不慌不忙,拿出了一块木牌,挂在了前院的那尊神像前。

“香油钱,参拜者每人三十,游览叶庙者,每人五十。”

叶苏玉和金牙等人,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庙的门外,已经等候了近百人。

这些人,显然是很早就来叶庙抢占位置的,有些人三更前后,就已经到了庙外,就想争着第一个进叶庙。

谁都以为,只要早点进入叶庙,就有机会早点现那异魔魔兵技。

“大伙儿慢慢来,不要拥挤。每次最多只允许三人进庙。”

金牙兵王用彪悍的身形堵住了门口,防止庙门口的人群挤进来。

叶苏玉则是负责引导人群进入叶庙。

这一日下来,叶苏玉等人都是忙得够呛。

“这可算是搬到叶庙后,最忙碌的一天了。以前,几年的香客加在一起都比不上今天一天的。”

叶苏玉快在功勋手册上记录着。

一算下来,叶苏玉眼不由瞪圆了几分。

“乖乖,这一整天,竟有一千左右的功勋值进账。这已经是堪比一个乙级兵王任务的数量了。”

叶苏玉咋舌不已。

今日一整日,一共有一百三十多名香客进入叶庙参拜参观。

美其名曰说参拜,可这些人实则都是为了异魔魔兵技而来。

当然,他们最终什么都没现,就铩羽而归了。

就算是城中的大联盟譬如几大军团联盟,也不可能在一天时间内,完成乙级兵王任务,尤其是,叶凌月等人压根连一根手指头都没动。

“照这个趋势下去,叶庙很快就可以富得流油了。”

金牙兵王笑得合不拢嘴。

“这只是横财,权宜之计罢了,长期来看,叶庙也好,叶盟也罢,都必须找到一条合适自己的谋财之道,这样才能光大叶盟。此外,以后立一个规矩,每日傍晚,叶庙就不再对外开放。”

一日没解开神像之谜,叶凌月就决定,每日雷打不动,学习叶然在前院参拜神像。

今日,也不例外。

叶庙一日之间,接待了上百名香客的事,还是被有心人传到了几大联盟里。

其中就有鸿袖会的柳芸。

“叶庙那种破地方还会有人前去参拜?”

柳芸一听,登时火冒三丈。

千余功勋值的收入,叶庙的人轻而易举就到手了。

就算是她鸿袖会,最出色的几大女兵王头牌前去陪城中的显贵们,出场费也不过一百一整晚。

叶凌月只是继承了一座破庙,就有天大的好处,柳芸自是看不过去的。

“柳老大,原来寺庙那么赚钱,要不我们也去建一座寺庙?”

鸿袖会的那些喽啰们提议道。

“放屁,你们以为叶庙能赚钱是因为它座庙的缘故?叶庙可不是一座庙那么简单。这件事,我决不能坐视不管,否则叶庙真的借着势头起来了,对鸿袖会必定是一威胁。”

柳芸就是见不得叶凌月好。

“你们派人去灵箭盟打听下,就问是上一次灵箭盟接下八星鳞鳄的任务,那任务到底是多少功勋值,什么级别的兵王任务……”

柳芸叮嘱了几句后,鸿袖会的人就匆匆钱去了灵箭盟。

叶庙不断有人前去参拜的热潮,一直持续了好几日。

这几日,叶凌月靠着那根本不存在的异魔魔兵技,吸引了不少香客。

可是好景不,没过几日,叶庙就从门庭若市到了门口罗雀。

到了第六日时候,一直从上午到中午,都不见有几名香客。

“这几日,来叶庙的人越来越少了。”

叶苏玉在功勋手册上统计着这几日得来的功勋值。

看着每天入账的功勋值也越来越少,叶苏玉一脸的苦闷。

“六天时间里,我们赚了三千功勋值,这一笔功勋值,用来维持叶庙今年的日常开销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一万左右的功勋值,还可以另作他用。”

叶凌月早就料到,这股参观热潮只能是短期行为。

毕竟异魔魔兵技的诱惑有限,而且大部分香客在进入叶庙后,现叶庙里并无什么魔力波动,他们也就知道,自己是上当受骗了,当然不会再浪费功勋值,二次前来。

几人正商量着,日后要怎么继续赚去功勋值,就听到门外有人问话。

“叶凌月、叶苏玉,夏判传召你们前去判官府。”

叶凌月和叶苏玉一听,才猛然想起,早前夏判说过给他一些时日,让他来调查八星鳞鳄和叶然之死的真相。

算算日子,也是时候公布调查结果的时候了。

叶凌月就和叶苏玉随着判官府的人,一起前往判官府。

判官府内,夏判和两名副判都已经等候在那。

叶凌月还看到了几名武者,看其身后佩戴着弓箭,想来应该是灵箭盟的人了。

“叶盟、灵箭盟,既然你们的人都已经到齐了,本官公布下,这几日案件的调查结果。”

夏判说着,开始宣判案情结果。

“经过调查,本官判定八星鳞鳄是有灵箭盟所杀,但是灵箭盟在猎杀过程中,也存在过失,导致了叶然身死。所以本次案件,双方各有一半责任。任务也以失败告终。最终双方各需按照对等原则,此次任务以失败告终双方都必须承担任务失败导致的惩罚性后果。至于那张八星鳞鳄皮,本官也已经做主,当做补偿款的一部分上缴判官府。”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