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九城目光灼灼,凝视着叶凌月,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叶凌月脸上紧绷,过了片刻,小脸一垮,带了几分无辜又有几分无奈。

“实不相瞒,叶庙是有宝物,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苏玉也是一知半解。”

“你们当真不知道?”

慕容九城故作吃惊道。

其实慕容九城早前也收集到一些消息,得知叶庙内可能藏有异宝。

那异宝具体是什么,慕容九城并不知,它可能是一门异魔魔兵技,也可能是叶庙本身藏着的宝物。

慕容九城假装不知道,也是在试探叶凌月。

“叶凌月摇了摇头。

“慕容学长,你是否知道些什么,若是你知道,还请告知,我这几日一直在提心吊胆。”

叶凌月一脸的“为难。”

她也猜出了,叶庙里必定藏有了什么,很可能是叶然留下的的。

可是叶然那家伙,防备心太重,对自己也一直很避讳,到死都没告诉她真相。

今早剑主来叶庙转悠了一圈,他随行的还带了几名方士。

叶凌月虽然没有随行,可神念一直紧随着那几名方士。

那几名方士,已经将整个叶庙都查探了个遍。

只是他们显然也没有现什么端倪。

慕容九城也聪明得很,他也知自己在叶凌月心目中的地位,一时半会儿是比不上蚩印的。

他若是一味唐突,反倒是容易吓到叶凌月,他索性就来了个以退为进,以学长的身份自居,叶凌月对其的态度,果然也缓和了不少。

这次机会,慕容九城自然不会放过。

“凌月,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叶庙里应该是藏了一颗佛门舍利。”

慕容九城说道。

“佛门舍利?”

叶凌月满脸的诧异,这次她倒不是伪装的。

佛门舍利是什么东西,为何会在叶庙。

这件事,别说是叶凌月,就算是叶苏玉怕也是不知情的。

“消息我也是刚得到没多久,是从妖界那边收集来的,应该不会有误,至于佛门舍利的作用,不外乎有两样,一样是固本培元,修补佛力,还有一样就是凝神聚气,帮助突破,尤其是在神念方面的修炼,更是如此。在神界,这可是万载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慕容九城解释道,说罢,意味深长看了眼叶凌月。

对神念修炼都大有好处的佛门舍利,叶凌月心底无疑掀起了惊涛骇浪。

叶凌月自从陈将军那里学习了神念之后,一直苦心专研。

但是神念修炼比起精神力来,要难得多,这些日子,叶凌月日夜修炼,收效甚微。

她在第七军团里,短短几个月,就突破到了一星,到了兵王营后,靠着精神冲击,也突破到了二星神念师。

可是再往下,就有些止步不前了。

若是有了这颗佛门舍利,相信对神念的修炼,大有好处。

不仅如此,叶凌月还想到了另外一点。

佛门圣舍利能固本培元,也即是修复元神大有好处,其作用岂不是和九重玉净柳的杨枝甘露有些神似。

听小南九和尚说,师父紫需要的正是固本培元的宝物,那么说来,这佛门舍利,对师父紫而言,也是一大不补药才对。

“只是我有一事不明,方才学长你说佛门舍利对神念修炼和修复元神有好处,我看剑主乃是武修,他又为何需要佛门舍利?”

叶凌月纳闷道。

“寻常的武修自然不用,但剑雄不同。我若是没看错的话,剑雄在剑术的修炼上,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造诣,他应该即将领悟剑意。所谓的剑意,对于方士而言,就如神念,所以剑意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慕容九城坦言道。

佛门舍利,即便是对于慕容九城而言,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但既然佛门舍利身在叶盟,慕容九城自然不会与叶凌月相争。

而从私心角度而言,他更希望佛门舍利为叶凌月所有。

一旦得到了佛门舍利,叶凌月的神念修为必定大大增加,若是她能突破到五星神念师,也许,爷爷对其的身份就不会如此排斥了。

“只可惜,我们都不知道佛门舍利的下落。叶庙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里哪里有什么佛门舍利。”

叶凌月耸耸肩,佛门舍利虽好,但也得能找到才行。

叶庙就这么丁点大,佛门舍利身为佛门宝物,必定有佛力波动,叶凌月和慕容九城都没有现。

“想来是叶然那小子隐藏在了哪里。不碍事,这阵子,我帮你留意下。”

慕容九城说罢,又留下了几名隐军兵士,这才离开了叶庙。

慕容九城离开后,叶庙附近的一条巷道里,剑主和柳芸隐身在其中。

“剑主,难道你就打算这样放过叶盟的人?”

柳芸铁青着脸,她成立鸿袖会这么久以来,还从未像今日这般,受人奚落过。

对她而言,今日所受的耻辱,全都拜叶凌月所赐。

“那还能怎么样,你也看到了,叶庙里根本没有什么佛门舍利。柳芸,你不会在骗我吧?”

剑主冷嗤了一声。

他带着的那几名方士已经再三确定过了,整个叶庙里没有半点佛力波动。

这证明,叶庙里,根本没有什么佛门舍利。

既是叶盟没有佛门舍利,慕容九城又是个不好招惹的,他又何必自讨没趣,和叶凌月为难。

“剑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大可以去打听打听,我柳芸在兵王城里的口碑,我虽说只是女流之辈,可对人一向坦诚,从未欺骗过任何人。”

柳芸也想不明白,为何说好的佛门舍利完全没有的踪影。

只可惜,知情者都已经身死。

“是真是假,你自己心中最有数。叶盟的事,暂且过一段落。”

剑主说罢,丢下了柳芸,扬长而去。

柳芸留在原地,脸色红白相间,她狠狠地瞪了眼叶庙的方向,在心底冷笑道。

“那些男人都是有眼无珠,瞎了他们的狗眼,被那小贱人的无辜外表给欺骗了。叶凌月,我就不信,我一直派人盯梢着,你能一直不露出狐狸尾巴来。”

柳芸说罢,身形隐匿在了巷道里。

~双倍月票期间努力求周末党手中的月票哦~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