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睁开眼,那长者的眼底,就一下子绽放了精光来。

原本看上去很是平平无奇的长者,顿时锋芒尽显。

长者的眼神锐利,犹如一柄宝剑,只是落到了人的身上,就让人遍体生寒,仿佛是被凌迟了一遍。

人未动,气势已经输了一半。

“这位想必就是刀剑盟的剑主了。”

柳芸也还是第一次见到了刀剑盟的两大巨头之一,不免有几分胆怯之意,话语之间,还有几分颤意。

剑主只是瞄了柳芸,对于柳芸那张颇为动人的脸蛋,剑主似乎全然不为所动。

他的目光,落在了柳芸身后的那几具灵箭盟的尸体上。

尸体已经蒙上了白布,但是布匹上血迹斑斑。

只听得“嗡”的一声,原本竖立在旁的石剑车了一阵可怕的剑吟。

柳芸只觉得头皮麻,不待回头,石剑就已经凌空而起。

看似笨重无比的金石剑,在了半空中一个凌空腾飞,剑气如瀑布般倾泄而下。

柳芸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那几块白布已经四分五裂。

包裹在了布匹里的尸体也滚了出来。

看清了尸体的模样时,剑主灰色的眸闪了闪。

那哪里算是什么尸体,分明就是尸块。

灵箭盟的三人,早前不自量力,和叶凌月较劲,他们撞击在了无双阵上,经不起无双阵强大的阵法防御,尸体早已四分五裂。

“混账!”

刀剑盟里,传出了一阵雷声般的怒咆声。

整条长街都知道,刀剑盟的剑主动怒了。

柳芸煞白着脸,颤巍巍说道。

“剑主息怒,这些人都是叶凌月杀的,那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邪门的功法,把人肢解成了这副模样,连全尸都不留。她明知灵箭盟是刀剑盟的附属,还敢这般做,简直是没把剑主放在眼里。”

柳芸趁机煽动。

灵箭盟和刀剑盟的关系,说来还和剑主有些关系。

灵箭盟乃是刀剑盟的一位长老所创,那长老原本又是剑主座下的大弟子,所以严格算起来,灵箭盟应该算是剑主的徒子徒孙。

也正是因为灵箭盟有这层渊源,所以灵箭盟的人一直在城中有恃无恐。

剑主对此也是略有耳闻,只是觉得事情没有闹大,也就睁眼闭眼过去了。

哪知道,这次竟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连他的徒子徒孙都敢动。

“叶凌月又是何人?”

剑主一听闹事者竟是个从未听过名讳的,不免有几分好奇。

“叶凌月是叶盟的新盟主,她还有层身份,就是蚩印的伴侣。关于蚩印,剑主总该有些印象吧?”

果不其然,当柳芸提到了蚩印时,剑主有了反应。

“哼,蚩印就是那自称懂得了剑意的小子?那小子打伤了我刀剑盟好几个弟子,早前,我正在闭关,没能与他交手。他借机逃到了精英兵王营,算是躲过了一劫,想不到,他的女人又惹到了刀剑盟头上来了。”

剑主一听,冷笑了几声。

帝莘在兵王只呆了三个月不到,但是他在城中掀起的风波显然还没平息。

刀剑盟的剑主还有帝莘都修炼剑,在剑的研究上,都到了很高深的地步。

可同时练剑之人,帝莘和剑主的恩怨还是因为剑上。

帝莘还是巫重时,精通十八般武艺和兵器,可最擅长的还是剑。

一手帝御九天剑,在了人、妖两界所向披靡。

他自天河倾落时,又领悟了剑海潮生,领悟了剑意,这是帝莘最大的秘密,也只有身边最亲近的几人才会知道。

自回到神界军团后,他就鲜少再使用了。

他被昙水仙子派遣到了兵王营,为了降服兵王城的那些不服管的兵王们,帝莘摆下了擂台。

帝莘一人独战两三百名兵王,从此在兵王城声名大噪。

他守擂成功后,就按照夏判的意思,设下了专门的武修课程。

不少兵王都慕名前来学习,在了授课时,帝莘曾经提起过剑的修炼。

哪知正是因为他无心的一次提起,却引来了刀剑盟的几名兵王的不满。

他们派人前来砸场,要与帝莘论剑。

结果可想而知,帝莘甚至没有动用真正的剑意,就以帝御九天将来砸场子的数名刀剑盟的兵王打成了重伤。

那些人还口出狂言,以刀剑盟的势力威胁帝莘,帝莘那般桀骜的脾气,当场作,直接将那几人的丹田废掉。

帝莘更是扬言,刀剑盟徒有虚名,压根不懂得剑为何物。

而不凑巧的事,其中有一人正是剑主的弟子,两人的梁子也就是那时候结下的。

待到剑主出关之时,哪里还能找到帝莘的影子。

剑主为此,一直耿耿于怀,想要到精英兵王营和蚩印一较高下,奈何蚩印已经去了天战,音讯全无。

如此一来,剑主就好像蓄足了力的拳头,一拳砸在了棉花上,郁闷不已。

“那叶凌月可不懂什么剑术,她不过是仗着有蚩印和慕容少帅的庇护,才敢在城中为非作歹。你看,今日叶凌月杀了灵箭盟的人,指不准明日就欺到了刀剑盟的头上。想她叶凌月不过是一个小小联盟叶盟的第一兵王,却压倒了第一联盟刀剑盟的头上。这口气,剑主您当真能咽得下去?”

柳芸舌灿若莲,不断地蛊惑剑主。

剑主冷笑道。

“柳芸,收起你魅惑其他男人的手段来,老夫不吃你这一套。那叶凌月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女人,老夫若是真和她较劲,传出去还真是丢尽了刀剑盟的脸。”

柳芸吃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脸上青白相间,心底暗骂道。

这老东西,真是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

剑主虽是恼恨蚩印和叶凌月的所作所为,可他乃是练剑之人,其千年修炼,早已是练就了一颗坚定不移的剑之意志,意志之坚韧远非一般人所能比。

柳芸在煽风点火,他又岂能看不出来。

更何况,那元力根本不是练剑之人,剑主不屑与她动手。

柳芸见一计不成,又想到了想,再说到。

“剑主,那叶凌月的确不配与你动手,可她如今继承了叶盟,难道你没听说过叶盟的秘密……”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