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九城的眼中,弥漫起了一片红光。

方才,他在感受到第二次的地震时,忽然现到,那股震动之中,带着一股熟悉的波动。

这种波动,不是一般的神力波动,而是神念!

能透过地底,直接传导到了判官府的地面上的精神力波动,自然是一般的精神力波动,那是神念。

而在整个神界,据慕容九城所知,懂得神念操控的最多不过一手之数。

其中身在军团的,只有叶凌月一人而已。

地牢里的,那名被关押污蔑的女兵王,很可能就是叶凌月。

至于蚩印,在方才,慕容九城忽然想起了蚩印的来历。

蚩印,不就是第四御史,也就是早前叶凌月口中提起过的那位双修伴侣。

该死,兵王城的人居然敢为难叶凌月!

柳芸被慕容九城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慕容少帅,你这是怎么了?地牢里关押的不过是一名下贱的……”

柳芸还未说完,忽觉得脖颈上一阵激烈的疼痛,她惊呼出声,可声音被卡在了喉咙里。

内厅内,一群女兵王们吓得花容失色,惊呼着逃出门去。

陪在一旁的金副判也懵了,不知慕容九城为何会突然变了脸,也不知柳芸到底说了什么,激怒了慕容九城。

慕容九城的手,扼住了她的脖颈,一点点收紧。

她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出了咯咯吱吱的响声。

她不用怀疑,只要她再多说一句,慕容九城就会掐断她的脖子,像是掐死一头小鸡那么的容易。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骂她?”

慕容九城气得不轻。

“副判,救命……”

柳芸出了艰难的呼救声,一双眼看向了一旁早已吓傻了眼的金副判。

“慕容少帅,有话好好说,快放下柳兵王。地牢里关押的那人,乃是城中的一名女兵王。她早前不是得罪过少帅您吗,刚好她又犯了事,我们就想着要好好教训她一顿。”

金副判结巴着。

他早前和林副判可都是看清楚了的,慕容少帅一看到叶凌月,就没什么好脸色。

所以方才夏判在处理叶凌月的案件时,林副判和金副判都是在旁推波助澜,让夏判严惩叶凌月。

他们甚至想要暗中对叶凌月动刑,都是为了讨好慕容九城。

“我再问你一句,牢里的是不是叶凌月?”

慕容九城气得不轻。

这些自作聪明的蠢货,他们哪知眼睛看到他见叶凌月不顺眼了。

他爱她疼她护她都来不及。

一群眼睛长到了屁股上的蠢货。

“不错……牢房里关押的就是叶凌月。”

金副判一说完,慕容九城一把甩开了柳蓉。

他怒视着柳蓉和金副判。

“你们给我听清楚了,若是叶凌月少了一根汗毛,我定能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慕容九城不顾身后多名隐军将士的呼喊,踏步就往地牢走去。

金副判怎么也不明白,慕容九城不是很讨厌叶凌月嘛,怎么一听到叶凌月有事,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几位大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慕容少帅早前不是很讨厌那叶凌月嘛?”

金副判苦着脸,而柳蓉早已被慕容九城的神力所伤,昏死了过去。

“讨厌?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少帅讨厌叶凌月了,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我们少帅……”

隐军的几名将士面面相觑,叹了一声,忙随着地牢走去。

看少帅的模样,分明已经是气昏了头脑,一怒之下做出什么冲冠为红颜的事,可就糟了。

再说地牢内,夏判得了消息之后,一脸的怒容,心急火燎冲了进来。

一进地牢,就闻到了一股厚重的血腥味。

牢房里,几名狱卒更是吓得呆若木鸡。

方才生了那事后,那些狱卒谁都不敢进牢笼。

这会儿一个个看到了夏判,就跟见了救命稻草似的。

“夏判,您来了就好,杀人了,里面那女人疯了,她把灵箭盟三位兵王都给杀了。”

“饭桶,你们是怎么看人的!”

夏判气得满面通红,他一脚踢开了地牢的们,冲了进去。

一进地牢,就见了地面上有大量的血迹洒落。

零散之间,还有一些断指残臂,地牢其他牢房里的囚犯们,都吓得脸色苍白。

“叶凌月,你好大的胆子,今日本官不杀你,本官如何在兵王城当判官。”

夏判也没想到,现场的场景会如此惨烈。

那三名兵王很显然,身前是被叶凌月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了的。

“夏判,你要处置我之前,可是要调查清楚了,我可没杀人。”

让夏判更生气的是,叶凌月竟然还不承认杀了人。

“你没杀人,难道这几人都是自爆身亡的不成?”

“他们的死,确实与我有些关系,可都是因为他们咎由自取。”

只听得前方一阵锁链松动的声响,叶凌月和叶苏玉走了出来。

叶凌月一脸的风轻云淡,却见她星眸依旧明亮,整个人如沐浴在月光中一般,即便是在黯淡无光的地牢里,依旧是难掩她身上的风华。

夏判见了,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当他意识到自己居然会为一个黄毛丫头的风采所折服时,他心底很是郁闷。

和满地都是血污的地牢相比,叶凌月和叶苏玉除了脸色有点难看之外,全身半点血迹也没有,不仅是血迹,就连鬓都是一丝不乱。

看两女的样子,还真不像是经过了激烈的厮杀的。

夏判见了两人的模样,下意识地也是怔了怔。

两女的样子,不像是刚动手杀过人,还是说,她们掩饰的太好了?

可是一想到灵箭盟的几人横死的模样,肚子里的那股而起,再度死灰复燃。

“你还狡辩,来人,大刑伺候。”

夏判又怒又气,就欲拿下两女。

“且慢,夏判,你若是不信,大可以问问地牢里的其他囚犯。方才狱卒们都在外头,并没有目睹事情的整个经过。不过在场的这些囚犯们可都是看得一清二楚。他们都可以作证,我并没有主动出手。”

叶凌月坦然自若地说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