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冷脸示人的慕容少帅竟会主动打听他人的事?

夏判不免有几分受宠若惊。

“不过是城中的几名兵王不懂事闹事罢了,都已经处置妥当了,关押起来了。承蒙少帅记挂,夏某真是失礼了。”

“那就好。”

慕容九城自是懒得和夏判解释,自己压根不是担心兵王城的事,他在意的只是那块八星鳞鳄皮以及几块七星鳞鳄皮的归属问题。

慕容九城盘算着,怎样才能不露痕迹,打听叶凌月的事。

夏判则是在旁叨叨絮絮着,询问着一些关于慕容老方仙以及兵王营的事。

慕容九城左耳进右耳出,压根没听清夏判说些什么。

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答非所问,一起进了内厅。

却见内厅里,早已是一派酒宴的模样。

宴席上,除去各种美酒珍馐之外,还有几名浓妆艳抹的女子。

为的,正是鸿袖会的柳蓉兵王。

设宴款待这种场合,有美酒也必须有美女相伴,夏判往常招待客人时,也都是如此排场的。

柳蓉这女人,姿色不俗,长袖善舞,之前也替夏判在酒宴上谈成了不少事。

作为报酬,夏判对于柳蓉在城中欺男霸女,诱骗威胁一些新女兵王进入鸿袖会的事,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

柳蓉也很识得大体,一听说夏判今晚设宴款待慕容家的少帅,就选了鸿袖会姿色和技艺最出众的几人,一起到了判官府。

判官府内,灯火葱茏,柳蓉精心修缮过的容貌,在了灯光下,愈动人。

“少帅还请这边请。柳兵王,还不快替慕容少帅斟酒。”

夏判一个眼神,柳蓉就款款朝着慕容九城行去,慕容九城微微皱了皱眉。

他平素并不喜欢这种声色犬马的酒色场合,可毕竟是世家出身,这种场面上的事必须应付得了。

他也没多说,顾自坐下,柳蓉也瞬时坐下了慕容九城身旁,又是斟酒,又是赔笑,乖巧的很。

席间,众人觥筹交错,夏判不时说一些兵王城的趣事,又有刀剑舞曲,判官府里倒算是一片其乐融融。

可在判官府的地下囚牢里,可就没有这般景象了。

叶凌月和叶苏玉被夏判下令打入了囚牢,与她们一起被关押进牢房里的,还有灵箭盟的几名兵王。

“都给我进去!”

狱卒推攘着,将叶凌月两人推进了囚牢。

在被推进监牢之前,两女的手足之上都被戴上了枷锁。

叶凌月一看那枷锁,厚重无比不说,上头还雕刻着大量的符文。

这种枷锁,分明是用来惩戒十恶不赦的重犯用的灵枷,一旦上身,浑身上下的神力和精神力都会被禁锢住。

“慢着,夏判只是将我们打入了囚牢,并未裁定我们有罪。神界律例,非有罪者,不上刑枷。”

叶凌月柳眉一横,拒绝上枷。

“呵~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真以为你男人是蚩印,就可以在兵王城里为非作歹了?我告诉你,蚩印那小子如今自身都难保。这里可是判官府的地牢,一切都由我们说了算。再多说几句,小心大刑伺候。”

说话的是一名尖嘴猴腮的狱卒,他恶狠狠瞪了眼叶凌月。

“凌月,别和这等小人理论。”

叶苏玉拉了拉叶凌月,小声说道。

“我知道这人,他的弟弟是个城中的恶霸,因为辱骂蚩印,早前被蚩印打伤,据说落了个下半身不遂,他一定是借此机会报复你。”

叶凌月一听,又是帝莘那小子惹下的事,不由翻了个白眼。

帝莘这家伙,还真是个害人精。

埋怨归埋怨,叶凌月又不禁想起了方才狱卒说的话。

那狱卒说蚩印如今自身难保?

说起来,她到兵王营也已经好阵子时间了,除了听魏判讲起过蚩印之外,此后就再无他的消息了。

按理说,帝莘身在精英兵王营,应该不会有危险才对,还是说,他还生了什么事?

叶凌月心底忐忑着,又不断告诫自己,以帝莘的实力和智谋,绝不会出事才对。

寄人篱下,叶凌月也不好和那狱卒硬碰硬。

两女被迫都上了灵枷,枷锁一上身,只听得一声哗然,叶凌月只觉得整个人矮了一截,再看手脚上,勒出了一条血痕。

叶凌月提了提体内的天地之力,这灵枷果然有些玄妙,一上身,她的天地之力就被束缚了七七八八,叶苏玉的情况更糟,她的精神力和神力到被压制到了最低。

这种情况下,两人就算是想要越狱都是不可能的。

两女刚进了囚牢之后,那几名灵箭盟的兵王也被推了进来。

五人竟是被关押在了同一座牢房里。

“大人有令,让你们几个在这里好好忏悔认罪,谁要敢闹事,我第一个不饶他。”

说罢,那狱卒就不怀好意,瞟了眼叶凌月等人,转身离开了。

叶凌月和叶苏玉眼神一变。

叶苏玉大声叫喊道。

“岂有此理!男女怎能关押在一个牢房里。放我们出去。”

她的声音在整个囚牢里来回回荡着,只是那狱卒压根不理会她。

“死丫头,这会儿知道害怕了,方才你们在夏判面前,不是很威风嘛?”

灵箭盟的三位兵王咬牙切齿道。

只听得他们“啪”的一声,手中的灵枷应声而裂。

原来困住那几人的灵枷压根只是摆设,没有实际的作用。

叶凌月和叶苏玉面色一变。

三位兵王步步向着叶凌月和叶苏玉逼来。

“来人……”

叶苏玉近乎是绝望了,她们手脚被困,神力根本无法施展,这种情况下,她们只有被羞辱的份。

叶凌月的眸光一冷,手腕上的灵枷出了细微的响声……

判官府的内厅,柳蓉借着给慕容九城斟酒的机会,不时恭维着慕容九城。

而慕容九城对于这些甜言蜜语,却是置若未闻。

“慕容少帅年轻有为,柳蓉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不知慕容少帅可有心上人?”

柳蓉含情脉脉,看着慕容九城。

“夏判,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慕容九城也不理会柳芸,忽是开口问道。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