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真是倒霉。

当看到柳芸和第六军团的人一起出现时,叶凌月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她杀6、曾两人和第六军团的人时,早已设想过后果。

最糟的打算不过是得罪了鸿袖会和第六军团,横竖她和这两个联盟之间也早有冤仇。

只是千不该万不该在这个时候,被捅到夏判面前来。

照理说,星尘沼一带路途遥远,且极其隐蔽,那几具尸体短期内不会被现。

可柳芸等人只是用了一两天的时间,就得知了几人的死讯,此间必定有诈。

叶凌月极快地瞥了眼叶苏玉。

在看到鸿袖会和第六军团的人后,叶苏玉很是紧张。

叶凌月安抚性地冲着她眨了眨眼,示意她不要自乱了阵脚。

叶苏玉心领神会,咬了咬牙,没有吭声。

早前叶凌月就再三叮嘱过,一离开星尘沼,里面生的任何事情,她都必须三缄其口,否则只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打死叶苏玉,她也不会透露半点关于星尘沼的事情。

“叶凌月,你可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夏判本就对于处置叶凌月的事迟疑不决,再加上鸿袖会和第六军团联盟一搀和,让原本就已经很复杂的情况变得愈的复杂。

“我并无什么要解释的,只是死要见尸,定罪也要有证据。我方才也拿出了证据,鸿袖会和第六军团的几位,要证明我杀人,好歹也要拿出证据来。我倒是要看看,就凭我们两名弱女子,是怎么杀害这么多老牌的兵王的。”

叶凌月淡然自若道。

柳芸和第六军团的人果然一愣。

她们虽是得了消息,知道自己的人遭了毒手,也有证人亲眼目睹叶凌月是和几名遇害者一起进入星尘沼的。

可是横看竖看,曾、6等人,以及几位第六军团被溺毙在了沼泽里的老牌兵王,实力和经验都远胜于叶凌月两人。

要是说死了一个还好解释,可是一下子死了好几个,且都是被叶凌月等人给害死的,那就有些说不通了。

至于那几名兵王身上,也没有像是叶然那样的显著伤口,证明是叶凌月动的手。

6、曾两人身上,是鳞鳄撕咬过的的痕迹。

而其他几名兵王,则是全身冻僵直接被冰封砸了沼泽下。

这诡异的死法,还真难和眼前娇滴滴的叶凌月等人联系在一起。

“既是诸位都拿不出真凭实据,那哪来的证据说人是我们杀的?”

叶凌月反讽道。

“虽无证据和伤口,可有人亲眼目睹你们几人一起进入了星尘沼。进入时,有多人,离开时却只有你们两人。且那么多进入星尘沼猎杀七星鳞鳄的兵王,只有你们两人毫无伤,还带回了七星鳞鳄,这一切都说明了你们乃是真凶!”

柳芸怒斥道。

“真凶是谁,你说了不算,夏判说了才算。”

叶凌月索性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嘴脸。

“岂有此理!叶凌月,你别以为身在判官府,我就不敢奈你何。”

柳芸气得脸色白,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就要与叶凌月动手。

“够了!一个两个的,可有把本官放在眼里!”

夏判见状,喝斥了一声。

叶然的死,夏判大抵心中有数。

这件事,八成是刀剑盟和灵箭盟捣的鬼,至于这两大联盟为何要那么做,夏判也猜出了七七八八。

可鸿袖会和第六军团的事,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若是说叶凌月和叶苏玉两人没有杀两边的人,那些人是怎么死的?

可若是杀了,就凭她们两个,又是怎么做到的?

今日若是不处置了两女,柳芸等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

可若是处置了,叶凌月的身份又是……

夏判一时之间,迟疑不定了起来。

“夏判,时辰不早了,再过不久,慕容少帅就要到府中赴宴了。据属下所知,那慕容少帅不是很喜那叶凌月,早前他们在城门口时,曾经起过冲突。那叶凌月也是个惹事精,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依属下之见,这种人,应该早日处置了好。”

见夏判左右为难,他身旁的林副判自作聪明,主动献计。

“叶凌月得罪了慕容少帅?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女人,真是个祸水。姑且不论怎么处置她,先将其关押起来再说,免得一不留神,又给本官惹了麻烦。”

夏判一听,太阳穴突突直跳。

这叶凌月,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慕容少帅那样的大人物,她都敢得罪。

一想到叶凌月可能得罪了慕容九城,夏判就头疼不已.

他也不再多做考虑,摆了摆手。

“来人,把叶凌月和叶苏玉先押下去,还有灵箭盟的几人,一并押下去,隔日再行审讯。”

柳芸等人一听,心有不甘。

“大人,真相已经摆在眼前,还需要审讯什么?”

“大人,柳兵王等人说的不错,那两个女人留不得。”

刀剑盟的那位长者,也借机说话。

“本官办事,历来就有分寸,何须你们指手画脚。尤其是你,莫兵王,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算盘,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兵王城始终是我下某人的地盘,手不要伸得太长,免得像上一次一样,赔了夫人又折兵。”

夏判冷嗤了一声,将刀剑盟的那位骂了狗血淋头。

后者也知夏判的火爆脾气,只得灰溜溜地先行离开了。

其余几人,除了柳芸之外,也不敢再招惹夏判,只得讪讪着离开了判官府。

其余围观的兵王们也各自散去了。

夏判命人将叶然以及几名老兵王的尸体,也一并都收了起来,打算等到慕容九城离开后,再行定夺。

为了迎接慕容九城的到来,夏判还专门关闭了判官府,一门心思等着慕容九城前来。

慕容九城到时,已经是黄昏前后。

判官府外,夏判带着两名副判等候在外,见了慕容九城,夏判眉开眼笑,迎上前去。

“慕容少帅,久仰久仰。”

慕容九城扫了夏判一眼,眼底波澜不惊,开口第一句就是。

“夏大人,不知你今日下午审讯的那个案子,可有头绪?”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