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星尘沼的最后一缕雾气还没散尽。

叶凌月和叶苏玉已经是满载而归,两人的储物器里,都已经装满了七星鳄的尸体。

只要将其带回城中,请了成衣坊的师父们出手,就能完整地切割出漂亮的鳄鱼皮来。

两人这一次的丁级任务,可谓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不仅仅是猎杀到了几十头七星鳞鳄,还击杀了好几名对手。

叶苏玉早前也担心过,她们杀了鸿袖会和第六军团的人,会不会被现。

“我们可没有动手,6、曾两人是死在了七星鳞鳄的嘴下,至于鸿袖会的那两人,则是被冻死的,我们连对方一根指头都没碰过。”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叶苏玉一想,也对啊,那几具尸体的身上还真乜有留下两人的任何痕迹。

就算是兵王城里的人要追究,也追究不到她们身上来。

如此一来,她们这一次的丁级任务总算是能顺利完成了。

叶苏玉走了几步,忽皱了皱眉,停下了脚步。

前方就是星尘沼的出入口了,她在出入口的位置,仔细端详了起来。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异样?”

叶凌月也顿住了脚步。

“这好像是我哥留下来的叶盟的信号。”

叶苏玉凝神,留意着地上的一堆树叶。

这些树叶看似很不起眼,落在了叶凌月的眼里,和寻常的落叶枯枝没什么两样。

但是在叶苏玉的眼中就截然不同了。

那几片树叶被规则的堆积成了三堆,每一堆枯叶上都要一片绿叶。

叶盟的信号的位置,指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和早前叶凌月和叶苏玉前去捕捉七星鳞鳄的地方,显然不是一个方向。

叶然和叶盟的人,也到了星尘沼?

叶凌月回忆了起来,早前叶然和那几名叶盟的新成员,也的确是在判官府里接任务。

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也接了什么新任务。

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新任务究竟是什么。

“叶盟的信号……其实早前我就现了,鸿袖会的人跟踪我们的时候,叶然也跟踪了我们一段路程,只不过在半路上,他们跟丢了。”

叶凌月留意过身后,有好几拨人跟踪过她们。

显然,叶然嘴上虽说和叶苏玉脱离了兄妹关系,可还是打心眼里在乎叶苏玉这个妹妹的。

叶苏玉凝视着叶盟信号的方向,迟疑着。

叶然的性格很是倔强,轻易不肯求助于人。

他留下的叶盟信号,刚留下没多久,他一定是生了什么事。

叶苏玉心里担心着自家兄长的安危,可回想起早前哥哥所说的那些狠话,她又犹豫了。

“你若是真的担心,我们就先不回兵王城,先过去看看。我们早前来到这里时,并无这样的讯号,应该是你大哥刚留下来的。距离我们交任务还有一天半的时间,时间绰绰有余。”

叶凌月善意地提醒道。

“谢谢你,凌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前方看看,不过说来也怪的很,他们到星尘沼来干什么。这一带也就只有七星鳞鳄,这种级别的神兽,我哥哥压根看不上眼。”

叶苏玉最纳闷的还是这一点。

叶然因为拥有太虚神印的缘故,防御力惊人,一般的神兽攻击他全然不看在眼里。

他要猎杀的,至少也是乙级任务里的高级神兽。

叶苏玉想的,也正是叶凌月纳闷的地方。

叶凌月是亲眼见过叶然的本事的。

叶然拥有玄武兽阵,在玄武兽阵的作用下,他近乎是刀枪难如,就连神器、符箓也难以攻破他分毫。

勉强算起来,叶凌月在青龙兽阵的状态下,才能和叶然一拼。

他到星尘沼来,若是只是猎杀七星鳞鳄,那显然是不合乎常理的。

两女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往前走去。

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叶凌月的鼻子动了动。

她忽然做了手势。

“噤声。”

“怎么了?”

叶苏玉紧张了起来。

叶凌月的脸色沉了沉,身法一动,疾驰而去。

她在空气中,闻到了淡淡的血的气味。

尽管气味很淡,可是叶凌月可以十成十肯定,那是人血的气味。

见叶凌月神情不对,叶苏玉也紧张了起来。

两女一前一后,朝着前方掠去。

前方,出现了一片沼泽。

只是沼泽上……

“哥!”

叶苏玉的眼眸骤然一缩,她失声喊了出来。

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有跌倒在地。

叶凌月急忙将其搀住,两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沼泽上。

昔日黑色的沼泽,此时已经化成了一片血泊。

血色的沼泽上,有两具尸体……确切地说,是半具人尸以及一头鳞鳄的尸体。

那鳞鳄,比叶凌月、叶苏玉早前猎杀的那一头要庞大的多。

它就如一座巨大的小山。

鳞鳄全身的皮肤已经被剥离了,在其背脊位置,有八个凹痕。

那八个凹痕,生前必定是八颗星辰星辰。

那是一头八星鳞鳄,和七星鳞鳄不同,八星鳞鳄事一种很罕见的凶兽。

它的实力远过了七星鳞鳄,实力堪比高级巅峰神兽。

而眼前的这丫头八星鳞鳄的背脊上,除了八星纹路之外,隐隐还有了第九颗星辰。

这一颗星辰是极不寻常的,它意味着,八星鳞鳄正在突破晋级到九星。

鳞鳄一旦突破到了九星,那就是不是寻常的高级神兽了。

所谓九五之尊,九星的神兽,乃是圣兽,其实力也就稍逊色于太古的圣兽们。

谁都想不到,在兵王城外的星尘沼里,居然蛰伏着这样的庞然大物。

而这头可怕的半圣兽此时已经是断了气。

它的胸膛前,坚硬的鳞片已经被切开了。

胸膛内的兽魂已经被人采集走了。

频死前的半圣兽,一定是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它的锋利的牙上,还带着人血和破碎的衣袍。

而这破碎的衣袍的主人正是叶盟的叶然。

叶然只留了半截身子在沼泽上,而他的另外半截身子,早已被半圣兽给要咬烂了。

血早已干涸,叶然一动不动,看上去早已死去多时。

叶苏玉和叶凌月赶来时,看到的只有这极其残忍的一幕。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