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之下,叶凌月的一张俏脸依旧是熠熠生辉。

那那一抹笑,当真是暗夜生香,美的不可方物。

6、曾都是看的心神一恍,险些难以把持。

“不好,这女人竟是懂得精神蛊惑之法。”

两兄弟的修为也是不浅,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呵~死到临头还嘴硬,叶凌月,你少在那装腔作势,没有了蚩印撑腰,你一介女流能有多大的能耐,我倒是要看看,你要让我们兄弟俩怎么个叫天天不应法。”

6才反讽道。

“一、二、三……”

叶凌月像是没听到6才的话那般,轻声念到。

静谧的夜,女子的声音显得尤其的清晰。

“姓叶的,少在那装腔作势……”

曾一臣怒斥道,他极快地往身后看了看,除了那一片不断冒着气泡的沼泽,什么也没有现。

可忽的,他面色一白,脸部的肌肉一下子扭曲了起来。

身旁,6才的身子也晃了晃。

两兄弟的脸色迅变化着,从白到青,分明就是中了毒的征兆。

“贱人,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6才只觉得浑身四肢无力,体内的血液忽冷忽热,神力一点都没法子提起来。

他们这分明是中了毒。

但问题是,他们两人是什么时候中了毒,怎么会中了毒?

“你们,你们对我们下了毒!”

6才最先反应了过来。

“你也不算是太蠢嘛,总算是现了。”

叶凌月耸了耸肩。

算算时间,6、曾两人身上的毒也的确是该作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在曾、6两人假意接近她们时,叶凌月靠着神念师的直觉,就认定了两人怀好意。

只是她也没有说破,而是顺水推舟,随着两人一起进入了星尘沼。

“是方才的植魄?可是你们明明也服用了植魄,为何你们一点事都没有?”

曾一臣比6才更加谨慎。

早前叶凌月让两人服用植魄时,他分明就留意过,叶凌月和叶苏玉也服用了解毒的植物魄,这才跟着服用了。

可这会儿,两女看着一点事都没有。

“星尘沼里,有可以解毒的火烈芦苇,但是同时也有一种和火烈芦苇很是相似,但属性完全不同的水蛛芦苇,这种芦苇,非但不能解沼气之毒,相反还会加中沼毒的时间。而它们的植魄,和火烈芦苇一模一样。”

叶凌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卑鄙,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6、曾两兄弟怒不可遏,可他们的体内,半点神力都提不起来了。

两人只能眼睁睁着,被叶凌月和叶苏玉捆绑了起来。

“凌月,我们要怎么对付他们,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们,反正离开了兵王城,也不会有人在意他们的死活。”

叶苏玉踢了两兄弟一脚,居然敢暗算她们,叶苏玉恨不得将两人一刀给杀了。

“杀了我们,第六军团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6才一听,威胁道。

“你们俩竟还是第六军团的人?”

叶凌月好笑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她和秦家的人还真有缘,干什么都能撞上。

“不错,你们若是敢伤了我们,第六军团的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6、曾两兄弟趾高气扬着。

有了第六军团撑腰,他们俩在兵王城才能混下去。

“这么说来,我们还真不能下手了。”

叶凌月沉吟道。

6、曾两人一听,不由松了口气。

“可难道就这么放了他们?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叶苏玉很是不满。

“我们是不能下手,不过不代表我们要放了他们。”

叶凌月笑着说道。

“你……你想干什么?”

6、曾两兄弟只觉得毛骨悚然。

“不干什么,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相信居住在星尘沼里的七星鳞鳄们也饿了,也许我们该给它们送些早点过去。”

叶凌月说罢,和叶苏玉一手一个,拎着两兄弟一起朝着七星鳞鳄真正居住地方掠去。

两女身法不俗,一掠就出了一里开外,身后的一切,很快就被抛到了脑后。

这时,东方已经渐渐浮白。

两女消失的方向,有几个人影骤然出现。

“这……看样子,没有我们什么事了。”

叶然和几名叶盟的新成员们一脸的呆滞,从夜色中走了出来。

尽管是和叶苏玉大吵了一通,可叶然终归还是放心不下自己的妹妹,他跟随着在几人之后,一起进入了这一片沼泽地,只可惜,半路把人给跟丢了。

他们昨夜被6、曾两人狠狠戏耍了一通,等到他们几人再现曾、6两人的行踪时,就现了叶凌月和叶苏玉已经收拾了两人。

最让人头皮麻的是,两女收拾对方的手段,可谓是兵不血刃,硬是让他们这些七尺男儿都黯然失色了。

“我倒是真的小看了她。”

叶然的脸色也是一阵红一阵白。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叶然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是他看走了眼,妹妹叶苏玉的眼光比他要好得多。

他口中的她,自然是叶苏玉,而是叶凌月。

叶然对自己的妹妹很是了解,若不是今晚有叶凌月在,自家妹妹只怕真的已经被人暗算了。

其他不说,光是在智谋上,叶凌月就远胜他们兄妹俩。

想起了早前妹妹再三坚持,要将叶凌月拉入叶盟……叶然平生第一次有些后悔了。

他将叶凌月赶出叶盟,会不会是做错了。

也许,在叶凌月的权谋的推动下,叶盟真的会有不俗的展。

“叶老大,那我们还要不要追上去?”

叶盟的人问道。

“追什么追,我们也有自己的任务在身。想来这次的任务对她们没什么难度。走。”

叶然看看天色,天快亮了。

他盘算了下,以叶凌月的聪慧加上叶苏玉的实力,应该猎杀十头七星鳞鳄不会有太大的难度。

他已经耽误了一夜,必须在天亮前后,赶到那个地方。

说罢,几人就如离弦的箭,一起朝着和叶凌月等人相反的方向掠去。

晨曦初现,在了星尘沼的东北方向,叶凌月和叶苏玉一手一个,落到了一片沼泽地前。

  

章节目录

神医弃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最新章节